「釘子戶」獅子大開口!老房拆遷「索要1億加6套房」不成功 硬撐14年「住在馬路中間」今現況曝光


「我要1億的補償款,外加6套房,否則別想拆!」


這句話便是上海的一位「釘子戶」張新國所說的。

本以為自己的獅子大開口,能獲得更多的補償款。誰曾想,政府的拆遷工作依舊有序地進行著。

這可讓張新國又驚又氣,這一氣之下,張新國一家就在這套馬路中的房子內住了14年之久!

雖然房子位於上海,但又是什麼原因,使得張新國居然報出如此天價補償款?

圖源網路,侵權聯繫刪除

Advertisements


自2011年,上海市松江區滬亭北路的道路拓寬工程,竣工以來。

每天在此道路往返的路人,都能看到一棟三層的粉色小樓。小樓的外觀被粉色瓷磚包裹,雖然如今時隔多年,但依舊可以想象其曾經有多麼的時髦。

不過房子時髦歸時髦,就這樣矗立在車水馬龍的公路上,又顯得有些不妥。

不僅如此,當路人看到這粉色小樓中,居然還住著人,就更加的不解了。按理說,這棟小樓應該被拆了才對,這又是怎麼回事?說起這件事,就要追溯到1951年了。

圖源網路,侵權聯繫刪除

Advertisements


擴建房屋

1951年,徐民強在婚後,便接手了位於松江區滬亭北路的祖宅。

在當時,這棟祖宅,還只是農村的自建房,周邊更是沒有如今的高樓大廈,藍天白雲下只有一片片黃土地。幾年後,徐民強與妻子生下一女。

時間來到八十年代。

隨著時間的推移,女兒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這時一位名為張新國的小夥子,出現在女孩的面前。因為張新國老實本分,兩人的戀情也一直都很穩定。在雙方家長見了面之後,二人便結了婚。

到了1996年,為了提高家人的生活質量。

張新國和妻子便有了改造房屋的想法,他們不僅將隔壁鄰居家的宅基地買了下來,還在其原有的基礎上,又蓋了一層。據說,當時張新國掏了20萬出來!加上其岳父岳母的10萬,整整30萬(rmb)!

Advertisements

要知道,在當時,這可是一個天文數字。就連當時上海的房價也不過幾千一個平方米,相信在那個時候,絕大多數家庭都掏不出這個資金。

圖源網路,侵權聯繫刪除

Advertisements


張新國不僅將房子擴建,還專門聯繫了設計師,對房屋進行改造、設計。

如大家所見,現在的粉色小樓就是出自設計師之手。

房子建好後,確實非常時髦,街坊鄰居無不羨慕,更是稱讚不斷。甚至不少人看到張新國家的新房,都有了重新裝修、改造的念頭。

每當街坊鄰居問起房子改造花了多少錢時,張新國都裝作不在意地說道——也就30萬而已。

看到街坊鄰居的眼神,張新國的虛榮心也得到了很大的滿足。自此,在當地,張新國也成了大家口中的「有錢人」。

張新國一家住進了粉色小樓後,沒過多久,張新國夫妻便接連生下了兒子和女兒,一家人過得更是其樂融融。

多出來的房間,也被張新國租了出去。每個月拿著穩定的租金,有了額外的收入,張新國一家過得非常舒適。

Advertisements

圖源網路,侵權聯繫刪除


拆遷喜訊

時間來到了2003年,一條拆遷的消息,傳入了張新國所在的那條街。

原來,滬亭北路因為拓寬的需要,需要附近的居民配合拆遷工作。

Advertisements

拆遷意味著什麼,大家都知道。只要簽了字,不僅能住上新房子,還能獲得一筆不小的補償款。

這對於張新國一家來說,自然也是如此。隨著孩子的長大,這個粉色小樓也早已顯得有些擁擠。

但是,就是這麼一個好消息,張新國卻沒有高興幾天,這又是為什麼呢?

圖源網路,侵權聯繫刪除

Advertisements


原來,此次拆遷政策並沒有像張新國想象中的那般賠償。而是按照這兩個方式進行賠償:

①按照房屋面積賠償。雖然張新國家的面積並不小,但拆遷辦卻是按照房本上的登記面積來進行賠償的。而其中一套宅基地的轉讓證書,又是20世紀50年代的,因為時間太長,又沒有相關的印章,所以面積自然是不算的。

所以,即使張新國家的房子是三層小樓,獲得的賠償也只是和周邊的街坊鄰居一樣。


②按照家庭男子的數量。根據這個方式,張新國家也只能分到四套房子。

不管是哪一種方式,張新國都覺得有些委屈——自己的房子又大又好,為什麼和鄰居的「破房子」拿一樣多?而且隔壁有兩個兒子的居然能拿到6套房子!

於是,原本其樂融融的一家,也因為拆遷補償分配不均,產生了不少「矛盾」。

圖源網路,侵權聯繫刪除


張新國多次與拆遷辦溝通,但事情都無法解決。張新國越想越覺得不公平,本來心中就很委屈,再加上兒女又為了拆遷一事經常「吵鬧」。

這才有了開頭,張新國的話——「我要1億的補償款,外加6套房,否則別想拆!」

所以,2003年首次拆遷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圖源網路,侵權聯繫刪除


簽字

轉眼間,2008年10月滬亭北路的道路拓寬工程也正式啟動。

當時拆遷辦的工作人員也開始,挨家挨戶地了解情況。幾年的時間過去,張新國一家還是覺得自己住了幾十年的房子,還是應該是給予賠償,不能說不算就不算。

兩處宅基地上都蓋著自己家的房子,所以想要拆遷,還是應該按照兩份宅基地,進行補償。

張新國也將自己的訴求告訴拆遷辦,表示兩份宅基地就要6套拆遷房。但是,拆遷辦的工作人員並沒有答應張新國的訴求。

圖源網路,侵權聯繫刪除


隨著時間的推移,整條街的居民全都與拆遷辦簽署了拆遷協議,都開開心心地搬了家。

很多人知道張新國的情況,也都過來勸說他們,畢竟早點簽字,就能早點住進新房子里。而有些平時不太熟的人,還諷刺他們一家是「釘子戶」。

不僅是背上了「釘子戶」的「罵名」,再加上房子周邊一直不停歇的拆遷工作,實在太過嘈雜,張新國終於忍受不住,找到了拆遷辦,表示自己願意簽署拆遷協議了。

圖源網路,侵權聯繫刪除


然而,張新國剛剛把協議簽了,家裡人的意見又來了。

兒子剛剛結婚,兒子與兒媳就覺得給的賠償實在是太少了,還是應該按照之前的訴求。而女兒此時也到了結婚的年紀,當然也想要一套房子。

拆遷補償,顯然無法滿足所有人。

於是,在張新國一家多次討論後,還是決定不搬了,繼續住在房子里。

而拆遷協議,自然又一次不了了之了。

圖源網路,侵權聯繫刪除


雖然張新國一家不願意搬走,但是馬路拓寬的進程可沒有耽誤。

就這樣,隨著滬亭北路的通車,他們一家就這樣住在了馬路的中間。

然而,馬路中間又豈是那麼好住的?

隨著馬路的開通,路上的車輛也越來越多。不僅是白天的雜訊特別大,就連晚上也會時不時地傳來汽車的鳴笛聲。更何況,住在路中間,自然也存在很多安全隱患。來來往往的車輛,時不時地發生交通事故,給張新國一家,帶來了很多困擾。


轉機

在這樣的環境下,張新國一家可以說是度日如年。

曾經的街坊鄰居和親朋好友,甚至把他們當成「反面教材」。

這麼多年來,政府不但沒有給張新國家斷水斷電,甚至還因為發生了幾次交通事故後,給房子周圍安裝了護欄。

這下,張新國一家心裡更沒底了。

圖源網路,侵權聯繫刪除


到了2016年9月,松江區九里亭街道成立了拆遷辦。

作為拆遷辦主任的陸輝,多次登門拜訪張新國一家,聆聽張新國一家的訴求。

幾次拜訪後,張新國也看到了拆遷辦的誠意,便將這十幾年來的苦惱以及訴求都說了出來。

當說到自己被別人說成「釘子戶」時,拆遷辦的幹部們也安慰起張新國來。

雙方在不斷的交流中,也產生了信任感。看著眼前親切的陸輝,張新國終於主動提出拆遷一事,並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圖源網路,侵權聯繫刪除


於2017年8月19日,拆遷辦的工作人員與張新國夫妻,就拆遷一事,聊了近兩個半小時!

而拆遷辦的工作人員,也很認真地介紹了現有的兩種方案:

①按照1:1.25的拆遷安置面積,進行補償,而且可以享受到多子女家庭的安置政策。根據張新國一家的情況,可以分配到四套房子以及230萬(rmb)的補償款。

②依法徵收。按照1:1的面積進行補償,且無法享受多子女家庭的安置政策。


說完之後,陸輝將其中的利弊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如果真按照依法徵收,不僅在房屋面積上有所損失,就連多家庭子女的安置政策也無法享受。」

說著,陸輝又看著張新國,認真地說道:「何況,住在馬路中間,真的舒服嗎?」

在這次談話後,張新國一家終於同意簽字了。

往大了說,住在路中間,對公共交通帶來了很多安全隱患;往小了說,繼續拖下去,還可能會損失補償款。

於情於理,張新國一家都想明白了。

圖源網路,侵權聯繫刪除


2017年9月18日凌晨。

這棟堅守了14年的粉色小樓,終於在挖掘機一個半小時的工作下,倒下了。

因為怕親眼看到會難過,所以當天張新國一家並沒有都現場。


圖源網路,侵權聯繫刪除

話題:

你們覺得,堅守了14年的張新國一家,最後虧了嗎?

評論區說一說你們的看法。



文章參考: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