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之母與初戀「兩婚兩離後牽手」一生忠於愛情 苦等55年「換1年相處時光」親自為愛人闔眼

戴愛蓮被稱為「新舞蹈之母」 ,她的邊疆音樂舞蹈,是大陸當代舞蹈的奠基之作,她開創了舞蹈教育事業,栽培了無數現代舞者,曾當選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舞蹈理事會副主席。

在英國皇家舞蹈學院的接待廳裡,陳列著全世界4位傑出女性舞蹈家的肖像作品,其中之一,就是戴愛蓮。

而74年前,她初至英倫學藝時,卻因身高膚色受盡嘲笑,更在這裡與自己深愛一生的初戀威利·蘇考普憾別。

直到78歲時,她才重新回到初戀身邊,與他共度了最後一段時光……

2006年2月9日,舞蹈家戴愛蓮因病離去。按她生前的要求,舉辦了獨特的葬禮,告別式中,20位民族歌舞團的老藝術家,在她旁邊彈響民族樂器,跳起她創作的一段舞蹈,送別了這位90歲的傳奇女子。

Advertisements


因身高受嘲笑,不服輸的戴愛蓮勤學舞藝,與初戀威利心心相印

戴愛蓮祖籍廣東新會,祖先闖南洋來到西印度群島一個叫特立尼達的島國,到戴愛蓮已是第四代華僑。

她12歲入芭蕾舞學校學藝,14歲時由母親陪伴前往英國倫敦,先後在著名舞蹈家安東·道林的芭蕾工作室和M.蘭伯特芭蕾學校學習古典芭蕾。

左一戴愛蓮


Advertisements

1930年,在英國學習芭蕾舞的華裔還很罕見,加上她身材嬌小、膚色偏黑、五官也不驚艷,因此老師們並不看好她,還有人斷言她的身高根本不適合學芭蕾舞。

正因為在英國遭受到的異樣眼光,讓從未踏足大陸土地的戴愛蓮開始認同自己的身份,她前往大英博物館,讀《中國歷史》,看中國古代藝術品展覽,開始了尋根之旅,試圖讓民族文化特色融入舞蹈之中。

1932年,她以優異成績從芭蕾舞學校畢業後,潛心研究還是新生事物的現代舞,糟糕的是,1936年,她的父親突然破產,讓她必須打工維生,20歲的戴愛蓮靠打掃衛生和在電影裡跑龍套賺取學費。

1939年夏天,她獲得位於達亭頓莊園的尤斯-萊德舞蹈學校獎學金,師從現代舞蹈理論之父魯道夫·拉班。

Advertisements

在達亭頓莊園,她遇到此後夢寐難忘的奧地利雕塑家威利·蘇考普,暑期裡,被邀請到達亭頓莊園訪問的威利·蘇考普想找一個模特做雕塑,他選中了身段窈窕、具有東方美的戴愛蓮,貧窮的雕塑家在工作室的地板上放了張墊子,戴愛蓮就在這裡住了下來,為他當模特兒的同時,還為他做飯、縫補衣服。

威利工作勤奮,性格溫柔友善,休息時,二人在森林裡散步、聊天,互相感到言語投機,路上遇到有水的地方,威利就把戴愛蓮抱起來,不讓她踩到水,可走著走著,威利突然說起了自己的法國未婚妻西蒙,正陷入朦朦朧朧戀情的戴愛蓮這才知道,自己和他相遇得太晚了。

儘管與威利在一起的時間只有兩週,戴愛蓮卻已經深深陷入對他的感情。

Advertisements

可她也明白,威利是不會改變與西蒙結婚的承諾的,她深感痛苦,一心想要忘記威利,可用了一生也沒成功。


與葉淺予結婚十載,一直想傾訴與威利的往事,葉淺予卻始終不聽

威利的雕塑完成後,失戀的戴愛蓮就離開了英國,正逢抗戰,她受宋慶齡的邀請參加募捐演出,宋慶齡託付畫家葉淺予照顧不會說中文的戴愛蓮。

葉淺予與戴愛蓮


Advertisements

戴愛蓮看到葉淺予的速寫作品,認為他的才華不在威利之下,深感崇拜,又看到他相貌英俊、還是《今日中國》雜誌的負責人,她想,「葉淺予有這麼多優點,我一定會愛上他!若能真正愛上他,我就能忘記了以往的一切。」

葉淺予這時候剛與女畫家梁白波,也在感情空白期,因此二人的關係很快密切起來,募捐結束後,在宋慶齡的辦公室裡,由宋慶齡主婚,戴愛蓮與相識才九天的葉淺予舉行了婚禮。

葉淺予寫給戴愛蓮的英文信裡畫有各種服飾


Advertisements

在戴愛蓮心中,要通過新的愛情來讓自己忘記失戀的痛苦,就要把自己過去的心事完完整整地讓葉淺予知曉,可葉淺予比她大九歲,感情歷史比她豐富得多,並不看重這些,每當戴愛蓮提到威利的事情,葉淺予都不願聽,認為那是她個人過去的私事。

這讓戴愛蓮感到失望,在自傳中,她寫道:「在與葉淺予共同生活的10年中,我總感到他不理解我。雖然他非常愛我,但我卻沒有像最初想像的那樣深深愛上他。」

葉淺予1980年作品《飛天》


Advertisements

葉淺予認為行動更能代表他的愛情,與戴愛蓮結婚後,他一直跟著她到處打雜、當翻譯、做飯,還陪她一起到少數民族地區,研究學習各地的舞蹈,畫了不少少數民族婦女服飾畫給她參考,用敦煌壁畫和佛畫的手法畫了大量印度舞,甚至後來以印度舞蹈畫著稱,讓戴愛蓮成功創作出表現唐人敦煌畫的《飛天》,從而一舉成名。

戴愛蓮雙人舞《飛天》


但戴愛蓮渴求心靈的親密無間,她希望能與葉淺予無話不談,這卻是不善言辭的葉淺予做不到的。

1950年,戴愛蓮隨舞蹈團從新疆訪問回北京,向葉淺予提出離婚,原來她愛上了與她在舞蹈《和平鴿》中搭檔的舞伴丁寧。葉淺予的女兒葉明明與她親如母女,不斷追問她為什麼要和父親離婚,戴愛蓮遺憾地說:「因為我們十年來始終不能交流。」

在自傳裡,她說:「在工作中,葉淺予給了我很大的幫助。然而我們的心不能貼得很緊,直到最後,他也沒有真正理解我內心深處的想法。我耐心等了10年,最終還是失望,我決定提出離婚。」

1951年,戴愛蓮與葉淺予離婚。

1954年,她創辦了北京舞蹈學校,培育了大批舞者,還以極具民族特色的現代舞蹈奪取多個國際獎項。在她的努力下,人們發現,原來中國本土的舞蹈如此優美、動人。

蒙古族舞蹈家莫德格瑪說,戴愛蓮是舞蹈最大的「無形資產」,她讓所有人知道了什麼是舞蹈藝術,什麼是藝術的想像和創新。


55年後又回到初戀身邊,走過一段難忘暮年時光,人生不留遺憾

1956年,戴愛蓮嫁給比她年輕許多的舞蹈演員丁寧。

她認為二人是同行,在工作中合作無間,在生活中也會幸福,但婚後不久,她就後悔了,丁寧的性格和為人,讓她覺得難以接受。

文革中,戴愛蓮被下放到農場,用那雙舞者的手去餵豬掃地,丁寧就在此時離開了她,還帶走了她的全部財產。

戴愛蓮對此泰然處之,只是偶爾她會談起舞蹈,談論起年輕時那段無果而終的愛情,她想知道,失去音訊多年的威利到底怎麼樣了,還寫信到特立尼達島和英國,讓朋友們幫她聯繫威利,1978年,一個蘇格蘭朋友幫她找到威利,朋友說,在威利的工作室裡,她看到了幾十年前威利為戴愛蓮塑的頭像的照片,原作已經被送往英國皇家舞蹈學院大廳陳列。

原來他也一直把她放在心底深處。


結婚兩次、又離婚兩次,戴愛蓮卻始終忘不了達亭頓莊園裡的那個影子,1979年,她前往英國達亭頓莊園參加紀念恩師拉班的百年誕辰會議,在會上見到了威利,還被威利的妻子西蒙在家裡設宴招待,威利十分興奮,穿著白色西裝來到戴安蓮的住所,模樣和40前一樣瀟灑,他們坐在房後的花園裡長談了分離後的40年歲月,戴愛蓮望著威利的眼睛,終於把心底的話說出了口:「多少年了,我一直都無法忘記你!」

威利與戴愛蓮


此後,戴愛蓮多次前往英國,與威利一家人團聚,她多年前因身體狀況,一生沒能有自己的孩子,因此對葉淺予的女兒葉明明和威利的兒子米歇爾都視如己出,收了他們當乾女兒、乾兒子,以母子相稱,與西蒙也成了好友,積澱多年的深情,此時已經成了難分彼此的親情。

她常陪威利一起看雕塑展覽,一起散步,與他有說不完的話,感到十分愉快。

1993年,她再度前往倫敦時,西蒙離開了,1994年,威利獨居時患上了輕度中風,生活不能自理,米歇爾為父親找保姆、管家,他都不同意,他問戴愛蓮:「你能留下來陪伴我嗎?」

戴愛蓮含淚點了點頭,從此她公開以人生伴侶身份與威利相處,照顧他的生活,直到1995年,她親自為自己年輕時的戀人闔上了眼睛,米歇爾由衷地說道:「你真像天使一樣好!你們有個開始,也有個結束。」

威利走後,葉明明曾試圖勸說戴愛蓮與葉淺予復婚,戴愛蓮卻拒絕了。此後,在她的書桌上擺放著威利的照片和那座雕像的複製品,與她朝夕作伴。

雖然對婚姻不夠忠貞,她卻忠誠於自己的內心,忠誠於自己的愛情。

相思55載,卻只有一年的相處時光,也許正因為那漫長歲月裡的思念、垂暮之年的相守,才使這段戀情顯得格外珍貴,支撐著戴愛蓮的內心世界,一直到最後時刻。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