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歲放棄牛津嫁豪門!因丈夫3個字「摘掉腸胃」暴瘦至44斤 「又被設計掃地出門」後另娶她人

對於「女明星硬要嫁豪門」,我不理解。

這股風氣,我的印象里還停留在80年代的香港,每個禿頭又凸肚的富豪身邊,總會站著明艷動人的女明星。


Advertisements

當時很多港星雖然容顏姣好,但大多出身於社會底層,很難抵擋住富豪的金錢攻勢,同時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然而有些家境優渥不缺錢的女星,在擇偶時,卻同樣也想躋身豪門,哪怕冒著竹籃打水一場空的風險,也要以身試法。


Advertisements

伍智恆就是這方面的代表人物。

我最初並不知道她。

但看到她錯嫁偽豪門,患病後被設計掃地出門,暴瘦至44斤形同骷髏時,還是忍不住嚇一跳。

這個曾經明媚動人的嫩模,為何變成今天的「鬼模樣」?這還要從頭說起。

Advertisements


01

2000年,22歲的伍智恆風光嫁入豪門,對象是有「永安集團太子爺」之稱的郭永淳。

兩人當時可謂男才女貌,不失為坊間一段佳話。


Advertisements

如同偶像劇一般,兩人最初的相遇是在教堂里。

純白,神聖,浪漫,唯美,一切的幻想塞進了當時只有19歲的少女腦子裡。

永安集團是什麼來頭呢?1907年,也就是清朝時,永安百貨就已經被創辦了,是真正有年頭的大企業。

少女面前的這位「王子」,他的父親便是永安百貨的董事之一。


Advertisements

當然,郭永淳並非吃老底的草包,也是哈佛名校畢業,有學識在身的。

簡單來說,就是位有頭有臉也有才的富二代。

如果是平凡出身的女孩,對金光閃閃的郭永淳心動,我也能理解。

但是發生在伍智恆身上,就十分不該了。


Advertisements

伍智恆的家庭條件雖然比不上豪門,但人家出生在醫藥世家,是家中獨女,父母都是醫生,父親更是厲害,是香港首屈一指的腔肺科醫生。

在她的學生時代,每月零花錢就超過3萬了。

這是什麼水平,大家捫心自問一下,你們現在一個月的月收入有3萬塊嗎……是不是很扎心。

而且她不光是被富養長大,長得還漂亮身材也高挑,算得上啥也不缺。


Advertisements

16歲時,因為形象出眾,伍智恆直接被模特圈遞了名片,成為新起之秀。

有了名氣的加持,追求者是絡繹不絕,當然不乏青年才俊。

就像《小捨得》里南儷所說:「孩子起點高,從小就不缺什麼,我們家孩子原生家庭沒有那種匱乏感,幾代人不用攀附誰,也不用靠什麼由頭改變命運,打根里就沒有那種急火火的意識。」


萬萬沒想到,沒有匱乏感的伍智恆,因為「真愛」,竟然對富家子弟動了心。

只是,為這樁感情能按下加速鍵,卻是因她口中男方的「圈套」。


02

如同我們身邊的美女一樣,她們的追求者前仆後繼。

而且這些人,絕不會因為她有了男朋友,就放棄追求的腳步。

畢竟在一些「普信男」看來:只要她不結婚,我就還有機會。


伍智恆身邊的眾星捧月,讓還在美國上學的郭永淳充滿了危機感。

這點也是讓我很吃驚,他都是有「鈔能力」的太子爺了,還怕挖牆腳,只能說明當時的伍智恆真是魅力無限吧。

心急如焚的他,就在伍智恆去國外探望他時,動了手腳。

在伍智恆的回憶里,她是被困在了公寓里,連吃飯睡覺都是問題,在無力反抗的條件下受到冒犯。


整整四天四夜。

從當初兩人的相遇在教堂可知,伍智恆是有信仰的,所以會把身體的交付看得很重。

哪怕當時兩人已是男女朋友了,但只要沒有那紙證書、結婚儀式,都算是偷食禁果。

事後郭永淳對她承諾,一定會愛她照顧她一生一世,伍智恆這才沒把事情公開。

不過,這個說辭僅出自她一人之口,郭永淳卻是一字不認。


不管是一廂情願,還是兩情相悅,從那之後兩人的關係按下了加速鍵,在20出頭的年紀就考慮到了結婚。

雖然伍智恆被愛情沖昏了頭腦,但是家裡還是有個明白人的。

關鍵時刻,伍智恆的父親站出來勸導女兒:牛津大學的通知書來了,這不是你夢想進入的學校嗎?你年紀這麼輕,先好搞學業再考慮嫁人的事好不好?

可父母和子女在感情上的博弈,父母永遠是輸家。

而此時的伍智恆,比起學業,更要緊的是為兩人的關係蓋章定論,好彌補心靈之罪。

直到穿著白紗嫁給他,她終於心安了。


03

豪門的圈子,就一定高端嗎?

其實未必,但因為我們都是普通人階層不同,所以和豪門打交道,心理上就先自卑露怯了。

嫁入豪門的伍智恆也是這樣。


雖然她出身也不差,但和豪門比起來還是差一個階層的。

而且她此前的工作又是模特,豪門媳婦必然不會再被允許拋頭露面,反倒天天閑在家裡,做起擺設般的豪門闊太太。

不得不承認,工作才會給人安全感,和向上的動力。

「失業」的伍智恆,逐漸沒了自信。


丈夫依舊是當初的青年才俊,事業也越做越好,而自己沒有名校的文憑,也沒有成熟的事業。

感情里的角色對調,伍智恆變成了患得患失的一方。

丈夫不經意的一句「你胖了」,讓伍智恆忐忑不安。

他會不會嫌棄我,他會不會厭惡我,他會不會拋棄我?無數個想法一瞬間就涌了上來。


為了快速瘦身,伍智恆選擇了減肥藥。

大把的減肥藥,意外刺激了腸胃,引發了罕見的腸塞症,是減肥的後遺症。

於是伍智恆無奈奔走於醫院,在冰冷的手術台上,完成大大小小的手術。

然而在一次手術中,出了醫療事故,她的胃無法恢復消化,需要整個切除。


同時她的膽里也長了13粒結石,也需要切除。

而切除胃和膽的她,又誘發了腸粘連和腸阻,食物不能通過,因而無法進食。

於是她又切掉了大部分小腸,如今只剩八分之一。

伍智恆再也做不到像以前一樣大口吞下食物,腸道無法正常蠕動,劇痛、嘔吐、腹瀉,都是她吃下食物的代價。


為了維持生存,她只能吊營養液。

情況好一些的時候,也只是能啜一口食物的湯汁。

這次她是真的瘦了,但是瘦過頭了。

丈夫被伍智恆的身體狀況,搞得心力交瘁。

為了撿起耽擱下的事業,郭永淳主動提出先分居一段時間,她需要靜養,而他可能會忙到天昏地暗。

殊不知,伍智恆又掉進了郭永淳的另一個圈套。


04

分居之後,丈夫像人間蒸發一般,再也聯繫不上。

伍智恆本就身體欠佳,肚內的零件相繼罷工,讓她一度暴瘦至44斤。


牙齒也不斷脫落,連走路都需要人攙扶,更別提千里尋夫了。

她等了兩年,丈夫終於主動聯繫了她,可她卻瞬間傻眼。


郭永淳以分居兩年為由,向她提出了離婚。

迎面而來的暴擊還不止一個,媒體拍到了丈夫已有新歡,影星楊愛瑾。


同樣是22歲,同樣青春活力,就如當初嫁給郭永淳的自己一樣。

「照顧她一生一世」的承諾,他終究是沒有做到。

可世界上總有一位不顧一切愛她的男人,即便生命沒有餘期,他也會和死神抗爭到底,那就是她的父親。

伍爸爸親眼看著女兒,從當初的活力四射,到如今面如枯槁,不人不鬼,心痛不已。


於是他放下工作,開始帶著女兒四處求醫。

維持她生命的營養液,每包價格近千元,又是進口葯無法報銷。

所以很快,伍爸爸多年的積蓄全用光了。

看著父親花白的頭髮,老無所依,生活被自己攪得天翻地覆,伍智恆終於用一紙狀告,將前夫告上法庭。


不是報復,也不是留戀,只是想要一點贍養費,減輕父親的負擔。

正是這一紙狀告,卻揭開了郭永淳「偽豪門」的事實。

郭家雖然家大業大,但都是給外人看的空架子。

郭父只有永安百貨的0.05%股份,還沒有決策權。


而郭永淳的工資更是少得可憐,在銀行上班的他,月薪只有1萬5,生活要靠父母接濟。

這是什麼概念呢?郭永淳一個月的工資,還沒有10年前伍智恆一個月的零花錢多。

這「豪門」嫁的,可真是讓人開眼。


在雙方的官司博弈之中,最終判定郭永淳每月支付伍智恆3萬塊的贍養費。

對於一個身心健康的人來說,這個錢可能足矣。

然而對於「紙片人」伍智恆來說,3萬根本無濟於事。


05

如今在伍智恆的社交平台上,她常發布兩類內容。

一種是祈禱身體恢復,少受病痛折磨。

一種是體恤父親辛苦,滿是無奈與愧疚。


到頭來,反倒是年過70的父親,守在自己的病床前,賭上全部家當,只為換女兒多活一天。

深知自己虧欠父母太多的伍智恆,也想盡辦法掙一點生活費。

她變賣了自己所有名貴的包包、首飾,還曾兼職當翻譯。


2016年,郭永淳攜手楊愛瑾,走進了婚禮殿堂。

同樣的承諾,她說給了第二個女人。

此時的伍智恆,或許釋然已經大過不甘,她只是一遍遍地澄清:自己並非因為前夫離開而厭食,是因為生病才會暴瘦。

話里話外都在嫌棄:為了他厭食?他不值。



接受了一切變故的伍智恆,已經在用力往前走,恢復正常人的生活了。

她會和朋友見面聚會,只是無法和朋友吃吃喝喝。

她依舊愛美,儘管皮包骨頭,她也會戴鼻環,把頭髮染成喜歡的顏色。


正當一切向著好處走時,2020年6月,伍智恆在社交平台表示,自己的肝部又出了問題。

隨即消失了大半年,應該又是和病魔展開了激烈的纏鬥。

然而在2021年的春節,心情大好的她,在社交平台放出自拍。

氣色明顯見好,臉頰兩邊也長出了不少肉,看來她又一次挺了過來。


如今的伍智恆,儘管生活得備受折磨莫,和病痛作伴,她仍有求生的意志。

這份意志則來源於伍爸爸,因為他從未想過放棄。

在今年上半年,媒體在街頭拍到了伍智恆和父親出行。

畫面中,兩人互相攙扶,厚衣包裹的伍智恆看上去狀況好轉很多,已經能夠正常行走。


走到如今這一步,伍智恆是否悔不當初?她又能怪誰呢?

如果她當初能冷靜理智,在公寓4天之後,勇敢站出來保護自己。

如果她當初能聽父親的話,先完成學業,以充實自信的自己尋找良人。

如果她當初能放慢節奏,認真考察郭家,是不是真正的名流豪門。

如果她當初能淡定從容,不因一句「你胖了」就急於求成吞減肥藥。


結局會不會變得不同?

可這些都是後話了,今後餘生,她都免不了和病魔相伴。

父母給了我們強健的身體,可是我們的回報卻寥寥無幾。

我想在每個人的心理,都是想讓父母更開心更幸福。

其實他們所希望的,只是我們自己更愛自己而已。

先愛自己,而後愛人。與君共勉。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