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親生勝似親生!女婿意外成植物人「岳母住院照顧10年」不棄 今「用親情喚醒對方」:愛有奇跡

「醫生快來啊,我女婿能動了!」床上的病人醒來,任增琴喜極而泣,在病房內大喊醫生。躺在病床上的人叫高千軍,是任增琴的大女婿,2006年在工地被鎚子砸傷,成了植物人。此後,他昏睡了10年。

在這10年裡,全是岳母任增琴負責照料。期間,任增琴也曾絕望過,她盼望高千軍儘快醒來,苦日子趕快到頭。許多人都說,任增琴的照顧不會超過三個月。畢竟只是女婿,又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但是,10年過去了,任增琴還在照顧,沒有一絲鬆懈。

醫生多次表示,高千軍能蘇醒,是一個奇迹。病人昏迷、喪失意識長達九年之餘,沒有長褥瘡,四肢沒有萎縮,這可真是人間奇迹。

(任增琴)

Advertisements

女婿沒出事之前,一家人相親相愛,是令人羨慕的家庭。女兒楊萍萍和高千軍,雖是相親結婚,但卻恩愛無比。高千軍非常照顧岳母家。頭次到岳母家,看見弟弟妹妹年齡還小,都在讀書,地里的農活都靠岳父岳母時,他就有些心疼老兩口。

此後,為了減輕岳父岳母的負擔,他主動包攬了家裡的農活。直到結婚後,出事前,一直如此。農忙時,他連自家農活都顧不得干,就直接跑來給任增琴家幹活。農閑在家時,他經常領著孩子們來看姥姥和姥爺,讓兩位老人能享受到天倫之樂。

外出打工回來,他也總是買來各種各樣的禮物,拎著大包小包送去岳母家。任增琴家的鄰居,看到高千軍對老兩口十分孝順,羨慕不已。直誇他們命好,找了個好女婿。

任增琴看著女婿,也是越看越喜歡。她經常說:「這個女婿比親兒子頂用」。可是,好日子並未持續多久,全家人就迎來了將近10年的陰鬱日子。

Advertisements

2006年10月21日,高千軍出事了。這一天,任增琴剛想外出幹活,就接到女兒的電話。

女兒哭泣著說了一件事。

原來,高千軍在攪拌混凝土時,一把鎚子從樓上掉下,不偏不倚,剛好砸在他的頭上。

他當場就被砸倒在地,昏了過去。

現在,人已經被送往醫院急救,還不知道具體情況怎麼樣。

任增琴呆住了,拿著手機的手控制不住地發抖,大腦一片空白。

稍後,她才回過神來,強作鎮定地安慰女兒幾句,便掛了電話。

但任增琴一直心神不定,在院子里來回走動。

一連幾天過去,女兒都沒打電話過來。

她更加焦慮,擔心女兒和女婿。

本想打電話問問,可她不敢,她害怕女兒沒空接,也害怕給女兒增加壓力。

當下,她什麼都做不了,只能心煩意亂地等著。

(任增琴)

Advertisements

終於,任增琴盼來了女兒的電話。

媽,千軍的命保住了,可一直昏睡不醒。

醫生說他腦袋受了重傷,怕是這輩子都會是『植物人』了。

聽到「植物人」、「再也不能醒來」后,任增琴整個人嚇出一身冷汗。

她身體控制不住地往後倒,只有用一隻手死死抓住旁邊的桌子,才穩住了自己。

她聽得懂植物人的意思,就是一輩子都很難醒來的病。

任增琴深呼吸了一下,平緩語調,開始安慰女兒。

一家之主突然人事不省,她一個年輕女人家,肯定又慌亂又恐懼。

閨女,事情已經來了,咱們面對現實,別太難過,要往好的方面想。

不管怎樣,我和你爸一定會幫你。

作為母親,她也只能通過這樣的安慰,給女兒一點力量。

一個月後,女兒楊萍萍從外地把丈夫帶回家,轉到家附近的鹿邑縣醫院。

Advertisements

任增琴老兩口一起去了醫院,看望女兒和女婿。

她看見了女兒腫起來的眼睛、消瘦的模樣;

又看到女婿直挺挺躺在床上,再也聽不到他那聲清脆的「媽」。

任增琴的心,就像被刀捅了一樣,疼痛不已。

這輩子,她經歷過大風大浪,自認為早已經看淡一切。

但如今,親眼看到自己的女婿成了植物人,她著實難以接受。

她三步並作兩步,直接趴到高千軍的病床前,哭著推搡女婿。

她想把女婿推醒,結果只是徒勞。

親戚們都陸續趕來醫院探望高千軍。

原來能幹、孝順,有責任、有擔當,如今毫無意識、成了病人。

人生如戲,今非昔比,大家都不免酸楚和感嘆。

更多的,是憂心。

(任增琴在醫院照顧女婿)

Advertisements

畢竟,楊萍萍才26歲。

如果繼續和高千軍在一起,以後的生活又該如何?

一個年輕的女人,又要忙著照顧丈夫,又要拉扯孩子長大,她怎麼忙得過來?

不用親戚們提醒,任增琴比誰都清楚當下的困境。

女兒還年輕,如果改嫁他人,也能找到好女婿,可肯定苦了兩個外孫。

如果想維持婚姻,女兒就成了守活寡,家裡、醫院兩頭跑。

可拋開其他,女兒女婿離婚,拋下女婿一人,任增琴過意不去。

畢竟,高千軍的父母已經70歲,身體又不好,還經常需要吃藥。

就算他們想照顧高千軍,恐怕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假如狠下心,就這樣拋下女婿不管,那他以後的日子可就太苦了。

凡是能想到的方方面面,任增琴都在腦子裡過了無數遍。

思來想去,想去思來,想找個萬全之策。

但沒有哪一個方法,可以做到十全十美,都照顧得到。

Advertisements

無論外人如何看待和猜想,離婚的主動權都在楊萍萍手裡。

經過多日糾結,她並沒有選擇和高千軍離婚。

她不能拋棄丈夫不管,他是孩子們的父親,他們是夫妻啊。

任增琴老兩口非常支持女兒的做法,為了替女兒分憂,任增琴主動要求照顧女婿。

以前,每到農忙需要人手的時候,家裡無論是收麥子,還是收玉米,都是他幹活最多。

做人要講良心,現在女婿有難,我們要一報還一報。

做好決定后,一家人開始分工。

任增琴守在醫院,盡心儘力伺候高千軍;

丈夫在家照看農田;

女兒萍萍外出打工掙錢;

孩子們暫且留給爺爺奶奶照看。

(楊萍萍和高千軍)

Advertisements

許多鄰居聽說他們的選擇和安排后,私底下嚼舌根,都說他們一家人是傻子。

現在不離婚,以後,有她苦頭吃。

可一家人顧不得這些閑言碎語,他們已經馬不停蹄地實施起全家計劃。

任增琴為了能更好地照顧高千軍,不用來回折騰,她帶著被褥去醫院長住。

照顧病人本就是個體力活,更何況還是完全不能動彈的植物人。

任增琴在照顧女婿時,常常累得氣喘吁吁。

一周時間,她就瘦了許多,整個人都有些面黃肌瘦。

為了能讓高千軍吃上飯,她會在熬粥時,把各種蔬菜、肉、雞蛋都攪成糊糊。

然後,再用瘦弱的肩膀,撐住150斤的高千軍,拿勺子一點一點喂進去。

為防止飯水流到床上,她還不斷地放下飯碗,給女婿擦嘴。

每一次,她都要喂上半個多小時,一天需要喂四次。

每次喂完,任增琴心裡發慌,兩手發酸。

可照顧病人,光喂飯是不夠的,還需要為病人清理個人衛生。

長期卧床不起的人,最怕起褥瘡。

任增琴擔心女婿生褥瘡,每隔2小時就要給女婿擦一次身體。

一天下來,最少要擦上10多次。

給病人擦身體還不是最難的,最難的是伺候高千軍排尿、排便。

植物人是沒有知覺的,大小便失禁,需要家屬幫忙排便、排尿。

為防止女婿尿床上,任增琴都用手縫的尿墊,不停地給女婿換,一天最少要換6個。

每次換下來,任增琴馬上就得清洗乾淨。

不然,病房很快就會產生異味。

植物人的腸道蠕化系統非常差,導致大便乾燥,經常排不出來。

為讓女婿排出大便,任增琴都會擠上開塞露。

然後戴上塑料手套,一點點摳出來。

起初,她噁心得直吐。

但沒辦法,她必須得咬著牙去做。

後來,她慢慢習慣了,不再犯噁心,甚至覺得手套太滑,不太好摳,乾脆直接用手。

每次結束后,手上都沾滿大便,病房裡的人覺得噁心,她卻習以為常。

我早就把他當成了兒子。

但這樣的事情,又有幾個母親可以做得到。

(任增琴照顧女婿)

等忙完清洗工作后,任增琴就趴在病床上,對著女婿的耳朵跟他聊天,還放他喜歡的歌《老鼠愛大米》。

她知道,這些事情都有助於喚他醒來。

一天忙活下來,任增琴常常渾身酸痛,整個人就像虛脫了一樣, 躺在床上動一下都覺得累。

就這樣,日子一天天過去,任增琴守著床上的女婿已經9年多。

這9年來,任增琴盡心儘力伺候著高千軍,給他端屎端尿,也算是對得起女婿了。

每一天,她都祈禱著女婿醒來,甚至出現幻覺,女婿正在喊媽,笑著叫她回家。

可發愣過後,看到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的女婿時,她只能長嘆一聲。

她還有多少個9年啊?

她感到了害怕,她怕自己等不到女婿醒來的那一天。

雖然苦守在病人床前,比下地幹活都累。

況且,她也不是鐵人,9年的時間,3000多個日夜啊!

但她不抱怨不委屈,只要女婿能醒來,她願意熬下去。


晚上,睡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任增琴也想到過放棄。

可第二天天一亮,一想到那個大聲喊媽的大小夥子,她照例打起精神,照顧女婿。

她不想因為放棄過早,讓兩個外孫沒有完整的家庭,也不想讓女兒再改嫁他人。

她也不想對不起女婿,對不起他以前的孝心。

然而,2015年,任增琴這個別人眼裡的鐵人,還是因為過度勞累病倒了。

女兒和丈夫逼著任增琴回家休養,等病好了再來。

她被逼無奈,只好回家幾天。

可到家沒一會兒,任增琴就心神不寧,坐不住了,她一直惦記著女婿。

一天看不見千軍,我心裡就少了點什麼。

在家煎熬到第3天,趁丈夫上街買東西的空當,她竟偷偷跑回了醫院。

當丈夫回到家,再喊妻子無人應答時,他不想也知道,妻子到底去了哪兒。

他也急忙趕往醫院,果真看見妻子在伺候女婿。

這一次,無論女兒和丈夫如何勸,任增琴都死活不肯回家。

昨天夜裡我做了個夢,千軍在喊我『媽』哩。

我覺得這是個好兆頭,說不定孩子這幾天會醒來。

起初,看到她的這份勞苦用心,臨床病人的家屬,都誤以為兩人是母子關係。

直到後來,聽見外孫叫任增琴姥姥時,他們才驚訝地發現,病床上的人只是她的女婿。

這老太太身上有股勁兒,這股勁兒能把石頭捂熱。

有這樣的好岳母,女婿保不齊哪天真會睜開眼睛喊媽了。

(任增琴操勞的雙手)

病床上的高千軍,能感受到岳母這種深深的期盼嗎?他會醒嗎?誰也不知道。

2016年5月,是任增琴最開心的日子,苦守10的植物人女婿,終於有了反應。這一天,任增琴照常給高千軍喂飯,趴在床上跟高千軍聊天。不管千軍聽不聽得見,她都拿著外孫的照片指給女婿看,在床前絮絮叨叨講個不停。

千軍呀,你的大女兒馬上該上初中了,兒子也要上六年級了。

兩個孩子都很可愛,也很努力,你這個當爹的別老躺在這裡了,醒醒跟媽說說話吧。

一如往常,任增琴講得口乾舌燥,高千軍無任何反應。

女婿沒有回應,任增琴難免傷心。

眼淚不經意間奪眶而出,滴在被褥上,碰巧也滴到了女婿臉上。

任增琴邊哭,邊給女婿擦掉眼淚。

沒成想,她竟然看見女婿的睫毛在動。

任增琴揉了揉眼睛,唯恐看錯,確定之後,驚喜得尖叫起來。

千軍眨眼了,他會動了,有意識了……

顧不上其他,任增琴趕忙跑去喊主治醫生。

她要趕緊讓醫生確認,只怕錯過女婿醒來。

醫生聽到后,以為她又出現幻覺,還勸她不要多想。

但經過再三檢查后,醫生也認為,高千軍確實有蘇醒的徵兆。

癱瘓在床的病人,終於快醒了。

10年前,他喊她媽,幫她幹活,只怕她累著。

10年後,他還能再次醒來,喊她一聲媽嗎?

醫生表示,這是一個奇迹,一個被岳母創造出來的奇迹。

起初,千軍的右腦神經已不可能恢復。

長時間內,記憶也難以恢復。

但是,在任增琴十年悉心照顧下,他現在能蘇醒就已經是奇迹。

任增琴立馬給女兒打電話,告訴她這個好消息。

電話的另一頭,女兒早已哭成了淚人。

自從高千軍出現要蘇醒的徵兆后,任增琴照顧女婿更加用心,她整天都樂呵呵地跟女婿講話。

女兒看到任增琴的辛苦后,心疼中夾雜著心酸。

辛苦媽媽了,她待千軍像兒子。

每次看到她搬千軍150斤的身子按摩時,我看了心裡很不舒服。

我媽以前很強壯,體重有145斤,是個能幹各種農活的農村婦女。

因為日夜操勞護理女婿,她瘦得很快,現在只有106斤。

(任增琴給女婿聊天)

同年,8月15日中秋節,闔家團圓的好日子,任增琴一家也迎來了團圓。

這10年,每一個全家團圓的節日,都是全家人傷心的日子,唯獨今年不同。

任增琴為讓女婿沾沾喜氣,攪碎了一塊月餅,用溫水浸濕后,再放到勺子上,給高千軍喂下。

雖然,高千軍的眼睛沒睜開,但眼角卻流出了淚。

他肯定知道,這是家的味道,也是愛的味道。

從此,病房裡不再死氣沉沉了,任增琴的臉上有了笑容。

兩個孩子也經常放學後來到醫院,陪爸爸說話、聊天。

妻子楊萍萍也經常來,雖然丈夫只能聽見,但她還是高興,不停地在丈夫耳邊講個不停。

對於其他人來說,這樣的聊天方式可能有些枯燥乏味。

但對於他們來說,卻是難得的幸福。

日子一天天過去,高千軍慢慢恢復意識,已經能睜開眼睛。

任增琴為了讓女婿說話,每次喂飯、擦身體時,她總是逗他幾句,讓女婿喊媽。

高千軍也能像嬰兒一樣,「啊,啊」幾句,答應著任增琴。


任增琴「10年如一日照顧女婿」的事迹傳開后,被選進「中國好人榜」,還提名全國「第六屆道德模範獎」,獲得「河南省十佳母親」稱號。

許多記者都慕名來到醫院,採訪任增琴。

聽到別人誇她時,任增琴面露笑容,將話題從自己身上移開,說起臨床女孩的善良。

剛才那個是閨女,她才善良呢,我都看見她哭;

我難,她比我更難,她連個換班的人都沒有,她家有個傻娘。

言語之中表達出,自己不是最難的,有人比自己還苦。

從未上過學的她,卻說出溫暖人心的話,做出令人敬佩的事。

醫院是個檢驗人心的地方,映照出每個人的良心。

在這面鏡子前,每個人的人性都顯露無疑。

(任增琴在家照顧女婿)

2017年1月12日,高千軍告別病床,正式出院,回了自己的家。

當時,雖然還是重度癱瘓,但他已能坐直身體,不用人扶了;

眼睛也能睜開看人,陪同家人說說笑笑。

任增琴10年堅持,終是得償所願。

如今,高千軍的身體比以前好了很多。

看得見,聽得到,就像重新活一次一樣。

任增勤說,只要自己身體還好,就一定會繼續幫女兒照顧女婿。

世界上,除了母親,竟還有一位岳母,也有如此樸實,卻博大的愛。

此時感覺,無論用什麼語言,都表達不出對她的讚美和感謝。

唯有祝福這位善良的母親,慈愛的岳母,晚年幸福……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