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折壽20年仍換不回愛妻!他宣布「此生不再婚」 為妻子治病7年「花光積蓄」買59元褲子穿

黃日華又哭了。

在妻子梁潔華去世整整一年後,他在訪談節目《單對單》中,淚流滿面。

「我成日念經時都講,請讓她康復,要我折壽十年,二十年都沒關係。」


Advertisements

說完這句話,年近60歲的黃日華,哭得像個孩子。

2020年5月,梁潔華因血癌去世。

去得急促。

沒能搶救過來。

那之後,黃日華公開宣布:「此生不再婚。」


Advertisements

後來,他慢慢退隱娛樂圈。

偶爾出現,不是為了女兒,就是緬懷妻子。


愛上樑潔華時,黃日華已是全中國的男神。

他因兩部戲在圈內站穩腳步。

一部,是《射鵰英雄傳》。

黃日華扮演郭靖。


憨厚老實。

大義凜然。

無論是神態,還是動作,都極符合金庸筆下的靖哥哥。

因這部劇,黃日華一戰封神。

成為幾代人的童年記憶。

另一部,是《天龍八部》。

他又飾演一個鐵骨錚錚的漢子,喬峰。


Advertisements

黃日華的詮釋,完美契合原著。

灑脫豪邁。

膽略過人。

迷倒了一批女觀眾。

因這兩個角色,黃日華火遍大江南北。

而劇中這兩大痴情男的角色,冥冥中,印證著他的感情之路。

他和梁潔華是在無線藝員訓練班相遇的。

彼時,梁潔華20歲。

黃日華19歲。

兩人很快談起了戀愛。

黃日華很受女孩子歡迎。

苗僑偉稱,只要華哥出現,便有姑娘追著他跑。


黃日華也向汪涵透露:

「那時我整天不敢出去了。」

即便被萬千少女迷戀,他獨愛梁潔華。


Advertisements

拍戲空隙,黃日華滿腦子只有一件事,去找梁潔華。

好哥們苗僑偉取笑他:

「他只顧著拍拖,真的是重色輕友。」

可幸福的時光很短暫。

戀愛沒幾年,兩人分手了。

據傳,是因為梁潔華脾氣太大,總是莫名發火。

黃日華受不了。

於是選擇分開。

就在這時,黃日華被曝光與鄧萃雯相戀。


Advertisements

因此,媒體紛紛發文,指責鄧萃雯是小三,破壞黃梁之戀。

黃日華趕緊出面解釋。

說這是無稽之談,沒有的事。

他的否認,令外界都以為,他會與梁潔華複合。

然而,人們等到的,不是複合,而是黃日華的再戀。

沒多久,黃日華公布與龔慈恩戀愛了。


Advertisements

影迷們接受不了。

指責是龔慈恩的介入,才導致黃日華與梁潔華分手。

黃日華卻稱,是自己先與梁潔華分手,才和龔慈恩在一起的。

孰是孰非,已無可爭辯。

這段情,也只維持了兩年。

他沒有和龔慈恩走到最後。

因為,黃日華忽然意識到,自己最愛的,還是梁潔華。

於是他放下顏面和過往,跑去找梁潔華複合。

此時,梁潔華早已不是單身。

她有了名義上的男友。

但黃日華的赤誠打動了她。

糾糾纏纏,兩人又在一起了。

梁潔華形容這段越軌為「他曾被誘惑」。



Advertisements

好在,黃日華最終回到了軌道里。


複合一年後,兩人再也不願放開對方的手。

1988年,黃日華向梁潔華求婚。

他們分分合合,愛情長跑了8年,最終決定攜手一生。

那一天,梁潔華身著席地白色婚紗。

美得明艷大氣。

黃日華卻緊張不安。

他的手,一直不知往哪裡放。


港媒稱:黃日華終於抱得美人歸。

他們的婚姻,被無數人祝福著。

可婚姻不是戀愛。

戀愛是風花雪月。

婚姻卻是柴米油鹽。

剛結婚,兩人又爭吵不休。

尤其是梁潔華,依舊是當年那個暴脾氣。

黃日華也不肯退讓。

很多時候,他們在家裡吵得不可開交。


吵到雙方都不想說話,於是開始漫長的冷戰。

有一次,兩人又為小事吵了起來。

雙方都已疲倦,不約而同說出:離婚吧。

黃日華冷靜過後,不想離。

「人結了婚,為什麼要離婚呢,為什麼要走到這一步呢,很多事情都可以解決呢。」

從這件事,他領悟到夫妻間的相處之道。

「真的需要互相忍讓對方。」


「要忍讓,其中一方要忍讓。」


唯有退步,方能維繫下去。

1990年,他們的女兒黃芷晴出生了。

之後,梁潔華棄藝從商。

轉行當保險經紀。

她希望能全方位照顧女兒。


因曾是明星,又是一線男星的妻子,梁潔華身邊有很多資源。

沒做多久,她便成了管理人員。

年薪過百萬。

黃日華對妻子退圈,非常支持。

為了讓梁潔華安心,他潔身自好,不與任何女星傳緋聞。

傳聞,有次黃日華外出演出,聽到有人議論他與蔡少芬的關係。

黃日華一氣之下,將玻璃都打碎了。

他表明決心,不希望離家太久。

即使出差,也只到固定場所去。如機場、酒店,和工作的地方。

在女兒黃芷晴心裡,爸爸非常專一。

她說,黃日華一生只愛四樣東西。

奶茶。

踢足球。

吃麵包。


還有一樣,「喜歡我媽」。

「他在外面就是很火,但在家裡就(像)小綿羊一樣,最完美的男人。」

那幾年,娛記只要寫黃日華,便會加上三個字:愛妻號。

他是香港出了名的愛妻名人。

即便妻子被誤解,也拚命去袒護。

結婚沒幾年,有狗仔拍到,梁潔華在一次下班后,與男同事Kenny單獨熱聊。


這個畫面,令全港嘩然。

梁潔華當然否認出軌。

可緊接著,媒體又相繼曝光她與Kenny遊玩的照片。

他們一起出國旅遊。


一起逛街買花。


大眾罵聲更激烈了。

人人都猜測:黃日華鐵定會與梁潔華離婚。

但黃日華選擇相信妻子。

「她不會亂來,我對她有信心。」

為了證實妻子的清白,黃日華特意去保險公司,與Kenny拍了一張合影。

隨後對媒體說:

「我們早就認識了。」

這個舉動,挽救了梁潔華的形象。

也拯救了這段婚姻。

因為這事,自此以後,人們但凡提及黃日華,便嘲笑道:綠雲罩頂。

意思是,他戴過綠帽子。

黃日華才不在意。

同年,他母親去世。

黃日華決定離開娛樂圈。

往後7、8年裡,他極少參加大型演出。

被問到隱退的理由。

他永遠都是那句話:

「讓自己可以充電,也可以陪女兒成長。」


然而,他期待的生活,到底沒有到來。

因為,梁潔華病了。

被確診為血癌。

也就是急性骨髓性白血病。


2013年底,黃日華剛與梁潔華慶祝25周年結婚紀念日。

梁潔華便突感身體不適。

之後,持續發高燒。

她以為自己感冒了。

醫生也是這麼開藥的。

結果吃了感冒藥後,又出現胃痛。

醫生又稱,可以打針治療。

結果一打針,針口處一片淤青。

梁潔華只覺得疲憊。

她輕輕觸碰自己的皮膚,一碰,出現淤青。

最終去驗血才得知,是血癌。

梁潔華呆住了。

「簡直是晴天霹靂。」

她愣在原地,沒有反應。

黃日華率先打破沉寂:

「我不如把工作都停掉,我願意陪你打這場仗。」


梁潔華拒絕了。

「你先履行合約,先把工作完成,我有醫生和護士照顧。」

那一晚,梁潔華徹夜難眠。

擔心、恐懼、憂慮……種種思緒,令她輾轉反側。

黃日華也一夜沒睡。

他陪了梁潔華一整晚。

四周寂靜,一片漆黑。

兩人在熟悉的卧榻,從生談論到死,又談論到家人。

梁潔華很怕自己突然離世,一一交代身後事。事無巨細。

黃日華眼淚撲簌簌地流。

「你別擔心,你會沒事的,一定會康復的。你要堅強一點。」

後來,黃日華才向汪曼玲袒露脆弱,「當時心裡怕極了,但為了穩定妻子的情緒,只能壓抑住情緒,舒緩她的情緒。」

次日,黃日華陪妻子住了院。

先是化療。

在那幾年裡,梁潔華一共做了五次化療。

她的身形日漸削瘦。

頭髮大把大把地掉。

眼看著自己變禿頭,梁潔華心疼不已。

她同時被診斷出患上了抑鬱症。

每天醒來,她總在哭。

黃日華寬慰愛妻:

「我覺得掉髮是小事,會再長出來,我經常光頭,不用怕。」

為了鼓勵妻子,也為了賺取更多的醫藥費,他開始大量跑商演。


因為,商演工作時間短,且賺錢快。

每一天,他坐最早一趟飛機去商演場地,又趕最晚一趟飛機去醫院。

一下飛機,立馬去看望梁潔華。

因為是重症室,不讓外人進入。

黃日華便站在病房窗戶外,給妻子打電話。

「你沒事吧?我回來了。」

妻子的一句「沒事」,才能讓他安心。

每一天都是如此。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3年。

這期間,黃日華不社交,不參加集會,將除了商演外的時間,都用來陪妻子抗癌。

此後黃日華一心陪伴太太抗病,把好先生的精髓發揮到極致。

他曾說太太比女兒更重要,因為女兒沒得選擇,而太太是自己選回來的,自己必須對她好。


他也說到做到,花巨資陪太太治療,身體力行做到最好。


七年為妻子治病幾乎傾囊而出,短短几年內花了750萬醫療費。

曾經被記者拍到,黃日華在香港地攤上買59元的褲子穿,盡量節省,拚命賺錢只為給太太治病。


在外面黃日華的脾氣火爆是有一點名氣的,否則,「噴火華」這個花名從何而來,但在家,他對妻女就十分溫順。

女兒黃芷晴是幸福家庭長大的女孩,她說爸爸是完美男人。

2015年,梁潔華的病情才穩定下來。

她嘆服丈夫的毅力。

「他那段日子真的很辛勞,看到他真的感到很辛苦。」

「他是個很好的丈夫。」


妻子病情好轉后,黃日華才向親朋好友訴說這幾年的遭遇。

每個人都驚了。

劉德華、湯鎮業等人,第一時間給黃日華打電話,要他想開點。

黃日華答覆得鏗鏘有力:

「知道了。」

所幸,一切都好起來了。

他終於熬過黑暗,往後餘生,都是幸福時光。

但2020年,梁潔華的病情又複發了。

這一次,沒有搶救過來。


黃日華痛不欲生。

出殯當天,他的眼睛哭腫了。


在梁潔華的靈柩上,黃日華寫到:愛妻梁潔華,情意難忘。


記者去採訪他。

黃日華依然隱忍著哭泣:

「我們能夠感受到她是笑著走的。」


港媒報道,梁潔華去世不久,黃日華悲傷過度,曾想過要自殺。

但又想到女兒,最終放棄了這個念頭。

沒有梁潔華的黃日華,臉色日漸憔悴。

他徹底不拍戲了。

或許是沒有留戀了。

有一回,黃日華對友人說,「感覺人生沒有了目標,不知道今後要去做什麼。」

他極少出門。

整日呆在家裡。

黃日華坦言,他在家日夜想念妻子。

看到床會想起她。

拿到衣服也會想到她。

一天夜裡,黃日華半夜驚醒。

他蹭的一下坐起來,習慣性去摸旁邊。

旁邊空空如也。

就在那一瞬間,他終於覺醒,妻子真的不在了。

她去了另一個世界。

次日,黃日華才走出家門,赴好友們的約。

可是梁潔華二字,依舊是他心中的捨不得。

註:黃日華寫給妻子的信


梁潔華去世幾個月後,黃日華首次接受專訪。

他一談到妻子,淚眼婆娑。

「對我來說,最難忘的情境就是最難過的一關,我親眼看著太太去世的一刻。這是我最難忘的畫面。」

「我覺得緣分完了,但是感情永遠也不會消失。」


近日,黃日華又作客黎芷珊的節目。

本來是一檔溫馨治癒類欄目。

但黃日華無意間提及妻子,又忍不住哭了。

「這四十年來我跟太太過著相親相愛,相依為命的日子。

我覺得我們倆很幸福,很開心。

但自從去年她因病離開了我們之後,我不再開心。」


有時日子實在難熬,便去看妻子的照片。

他將梁潔華過往的照片全部列印出來了,足足有三萬多張。

從他們相識、相戀、生女,到結婚,一一分類整理。


每一張照片,都是一段回憶,一種情深。

現在,黃日華對生死,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生是旅途。

死也是另一種開始。

或者,在離開此生之後,在來生,他又能遇見梁潔華。

那時,不再有病魔,不會有眼淚。

只有簡單的幸福,和簡單的愛人。

一生同行,相依相偎。

生死相隨,永不分離。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