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前妻不檢點!離婚後丈夫「給她當警衛求復合」 突爆隱情「一紙親子鑒定書」網歎:天註定不能和好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愛不知所終,一往而殆。

愛情說來就來了,說走又悄無聲息地走了。

不管是情侶還是夫妻,都應該明白與其痛苦的堅持,不如洒脫地放手。


01

十五年前,31歲的邱正威認識了在理髮店工作的廖朵,廖朵不僅長相甜美,身材苗條,還比邱正威小六歲。


Advertisements

在廖朵的主動追求下,邱正威很快淪陷了,不久後他們就結了婚。

婚後七個月,廖朵生下了一個4公斤重的兒子。

不是十月懷胎嗎?這七個月就生下孩子,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邱正威的心裡雖然有過一絲狐疑,但是他不想傷害兩個人的感情,就選擇了隱忍。不過這件事,始終是他心裡的一個疙瘩。

有一次,邱正威喝多了酒,他借著酒勁兒問過廖朵:「你七個月就生下了八斤重的大胖小子,這孩子是我的嗎?」

廖朵並沒有多想,她說:「孩子長得那麼像你,是不是你的,你還不知道嗎?」

邱正威被廖朵懟的啞口無言,他仔細看著兒子邱濤和自己的照片,確實覺得眉毛眼睛都很相似,於是他也就不再提此事了。

不過後來邱正威發現,廖朵竟然背著他,跟一個小她五歲的油漆工好上了。

Advertisements

雖然廖朵解釋說,她只是一時糊塗,只要邱正威原諒她,她以後一定會好好過日子。

但是從此,廖朵的人品在邱正威的心裡卻大打折扣。

他再次開始懷疑,兒子是不是他親生的?

懷疑的種子一旦種下,就會生根發芽。

在以後的生活中,兩個人經常吵架,有的時候還會大打出手。

在兩個人結婚的第十個年頭,一次大吵後,邱正威和廖朵辦理了離婚手續。

離婚後的兩個人並沒有分開,他們像正常夫妻一樣過日子,住在一起。邱正威一度以為,有沒有那一紙婚書都無所謂。


02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兩人離婚後的第五年,廖朵突然把邱正威趕了出來,之後她換了門鎖,並搬去了別的地方住。


Advertisements

邱正威曾多次聯繫廖朵,廖朵都表示她已經和邱正威分手了,並讓邱正威不要再糾纏她。

一頭霧水的邱正威又氣又急,他要求廖朵和他見面談,誰知廖朵竟然說她已經有了新的戀情,不方便再跟邱正威聯繫。

無奈的邱正威只好向記者尋求了幫助。

邱正威告訴記者,自從被攆出來之後,他只好租了一個單間,單間裡除了一張床、一把椅子,還有一包他的衣服,再無其他任何東西。

為了養活自己,也為了打聽廖朵的消息,邱正威在廖朵和男友租住的社區,找了一份警衛的工作。

後來邱正威了解到,廖朵的新男友是叫胡松林,胡松林沒有穩定的工作,家是外地的。

邱正威想不明白,廖朵看上了胡松林什麼?他更搞不懂廖朵竟然會為了胡松林搬離自己住了十多年的家。


Advertisements

廖朵直言,跟邱正威在一起的十五年簡直就是一場噩夢。邱正威不上班,整天只知道在網路上賭博,輸光了就朝她要錢,她如果不給的話就會挨打。

說著,廖朵指著腿上的一塊疤痕說,這就是他給我打的。

「那你就背著我找別人嗎?」邱正威氣急敗壞地說。

「我沒有找別人,我只是跟他合租而已。」廖朵淡定地解釋。

「你有房子不住,跑到這裡跟別人合租,那不是有病嗎?」邱正威回懟。

信不信由你,說罷,廖朵就上了一輛銀灰色的小轎車揚長而去。


03

那輛銀灰色的小轎車是胡松林的,自從兩人在一起後,胡松林就對廖朵車接車送,兩個人看起來非常恩愛。


Advertisements

那麼胡松林和廖朵究竟是什麼關係呢?

胡松林表示,他只是廖朵的朋友,朋友之間相互幫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你們都睡到一起了,你還說只是朋友。」邱正威厭惡地說。

「你哪隻眼睛看到了?」胡松林毫不示弱地說。

廖朵和邱正威共同的朋友周先生則說,廖朵已經不是第一次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了。

邱正威以前是做生意的,和廖朵在一起後,心思都在廖朵身上。但是廖朵總是不讓人省心,時間長了,邱正威根本沒有心思做生意,更沒有心思工作。

在周先生看來,邱正威之所以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完全是拜廖朵所賜,他勸邱正威及時止損。


04

邱正威為廖朵付出了一切,他就想問明白廖朵為什麼要這麼對他?還想搞清楚,兒子到底是不是他的?


Advertisements

「兒子剛滿十五歲,正值青春叛逆期,你不怕這麼做,會傷害他嗎?」廖朵憤怒地說。

「如果兒子是我的,你讓我怎麼做都行,哪怕是下跪道歉都行,如果兒子不是我的,那你就要給我賠償,還要把這十五年的撫養費還給我。」邱正威說。

為了解開邱正威的心結,廖朵和兒子邱濤同意去做親子鑒定。


Advertisements

幾天後,鑒定結果顯示,邱正威確實是邱濤的親生父親。

直到此時,邱正威才長舒了一口氣,他表示自己以後一定會好好對待兒子,不過他希望廖朵看在兒子的份上,再給他一次機會。

對於邱正威的要求廖朵直接拒絕,她嗤之以鼻地說,她早就知道邱正威拿孩子的事情做文章只是為了挽留她,她不可能再陷入這個牢籠,否則的話她的後半生都沒救了。

最後,調解以失敗告終。


結語:

婚姻的結局無非有兩種,一種是相愛的人即便生離死別,也會永遠在對方心中。

另一種則是不相愛的人,即使苟且一生,也是同床異夢。

所以婚姻並不是生活的全部。

如果夫妻之間的感情真的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那麼洒脫的轉身好過無休止的糾纏不清。

不過在現實婚姻中,有些人卻無法接受感情的失敗,更放不下曾經所愛。

正如故事中的邱正威和廖朵一樣,兩個人糾纏了十多年,最終抵不過現實。

信任是婚姻的基石,懷疑是婚姻的殺手,夫妻之間一旦產生懷疑,就很難消除。

但是打鐵還需自身硬,想要取得信任就要做一個值得別人信任的人。

而廖朵顯然是不合格的。

受到傷害和打擊的邱正威從此一蹶不振,他從意氣風發的店鋪老闆淪落到警衛,讓人唏噓不已但是卻不值得同情。

愛而不得,不如坦然放手。

感情不是等來的,也不是求來的,而是吸引來的。

你若盛開,蝴蝶自來。



文章來源: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