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全累倒!46歲「背豬工」18年背10萬頭豬 「肩膀磨出繭」為5子女撐起一片天:父愛如山

有這樣一群人,他們看似平凡普通,卻做過一些不平凡的事。用自身行動讓他們的愛與堅持,影響到更多人。


他是一個有著 1米63個頭,體重110斤的中年人,每天從事著 罕見的背豬工職業。

背豬這個工作他 一做就是18年,他 每天都要背上萬斤的豬肉送到各個攤位上。

他就這樣一個人 背出了一家7口的生計,背出了孩子們的學業,也背出了一座2層小樓。

 

(一)背豬的工人

Advertisements

1975年,朱啟伍出生在一個普通農村家庭,從小他的家裡就不富裕,甚至 沒有錢供他上學,所以他早早地就輟學了。

由於沒有什麼學問,也沒什麼一技之長,他只有 和家裡人一起靠務農來維持生計。

時光飛逝,朱啟伍 很快到了適婚年齡,成家後的他漸漸感受到來自生活的壓力,

妻子跟著自己吃苦算了,難道忍心讓孩子也吃苦?


Advertisements

你知道「背豬工」是做什麼的嗎?從字面上理解就是:背豬的工人。

 


也許你會好奇,在科技這麼發達的現在,怎麼還會有這種工種?

其實 一個人背豬省下了多個人抬豬的人工費用和時間,是比較實際的一種做法。

Advertisements

第二天天不亮,他就背著背簍到農貿市場門口等著,老工人們看見他孱弱的身材後,偷偷笑了笑。

運豬的車很快就到了,他就學別人一樣 緊靠著車鬥單膝跪地,突然,

一隻 300多斤的豬重重壓到他的背上,這 突如其來的重力差點壓得他癱倒在地,還好他用手撐了一下,沒有摔下去。


Advertisements

在 旁邊的人攙扶下,他才能站起來。站起來後,他 穩了穩背上的豬,

踏出沉重的步伐,步履蹣跚地往市場裡走去,在肉攤卸下後再趕忙去背下一頭豬。

當時農貿市場裡有 40多個豬肉攤位,剛上任的他還要背著重重的豬四處問路,在無形中增加了他的負擔。

沒幾天,他的 肩膀就被背簍的肩帶勒出了血痕,可他並沒有打退堂鼓,一想到自己孩子的未來,還是咬牙堅持了下來。

肩膀痛他就墊塊毛巾,腰痛他就貼上膏藥,那時候背一頭豬差不多可以賺1元錢,

做這份工的人還是很多,為了多賺點錢,他還另外找了一份零工做著。


Advertisements

漸漸地, 越來越多的背豬工嫌這一行太苦太累,就不做了,只有他留到了最後。

他 成了這個農貿市場唯一的背豬工,自然賺得更多,隨著豬肉的漲價他的工錢也漲了,

後來每背一頭豬可以得15元到20元的工錢了。

工錢的增多同時讓工作量加大了不少。工友們相繼離去後,

朱啟伍 一個人每天要背20多頭豬,生意好的時候甚至要背30多頭豬。

一頭豬普遍都是三、四百斤左右,最重的能有五百斤,30多頭豬就意味的是上萬斤的重量。

 


Advertisements

從市場口到攤位有幾十米遠,就這幾十米,他走了十幾年,每個攤位他現在都熟記於心,不再走冤枉路了。

肩膀雖然已經磨出了繭,背簍肩帶加寬點就好了。腰傷卻是無法避免的,不過他已經習慣了。

也有人覺得: 背一頭豬走幾十米遠就能賺十幾二十元錢的工作很好做,

就想也來試試賺這份辛苦錢,但是沒做幾天就覺得太累而堅持不下去。


Advertisements

其中不乏一些比他更年輕、更力壯的人,但沒有一個人留下來, 現年46歲的朱啟伍依然是這個市場裡唯一的背豬工。

市場裡,很多攤位老闆都跟他很熟,偶爾還喊他幫忙做點事情,或是看下攤位,或是搬個東西。

他總是 笑呵呵的去幫忙,事後卻不收取任何報酬,所以市場裡的人都很喜歡這個老實善良的背豬工。

市場負責人也曾用其他方式搬運豬, 用過一段時間的板車來拉豬。


但是 板車運豬很麻煩,在卸車的時候需要好幾個人合力把豬抬下來放到板車上,推進市場後還要三四個人把豬抬到案板上。

用板車並 沒有減少多少工作量,還浪費了大量的人工,所以靠單人背豬既簡化了工作流程還節省人工。

背了這麼多年的豬肉,他 也曾覺得累,動過放棄的念頭,

但是看著家裡的孩子個個都有書讀他就覺得很開心,於是歇息片刻後,他又回歸到自己的崗位上。

現如今,朱啟伍 最大的女兒已經成家生子,最小的孩子在讀初中,成績還不錯……

每次在電話裡聽著妻子說起家裡的孩子,他就很滿足。


子女們漸漸長大,也開始參加工作了,孝順的他們總會時不時的給家裡寄錢, 

子女們都勸父親不要再做這份工作了,早日回家和家裡人團聚。

但他有自己的計畫: 前兩年賺的錢在老家蓋了兩層小樓,老么讀書還需要錢,

自己還是能再再堅持堅持幹幾年,等到自己真的年紀大了體力跟不上了再說。

朱啟伍就這樣在這個平凡的崗位堅持著, 從沒想過自己還能「火」一把。

一位店鋪老闆把他背豬肉的過程拍下來,傳上了一個短視頻平臺,

當天這條視頻的點贊量就突破了十幾萬,網友們還紛紛留言討論。


這是一個普通的父親,為了家庭和孩子,在自身條件並不好的情況下只有選擇幹重活維持生計。

這又是一個不凡的父親,以一己之力扛起家庭重擔,將風雨全部擋下,把溫暖的陽光留給家裡的每一個人。

為了不讓孩子走自己的老路,他 吃了很多苦,這些苦卻化作甘甜的糖果,甜進了每一個子女的心裡。


父親,是這個世界上最令人崇敬仰視的男人。父親肅默沉穩的愛,是歲月沉澱的恩典,是我們一生的感動。

父親高大的身軀,像一座雄偉的山,支撐起一個溫暖的家,支撐著一種安然歲月。

風雨人生路,父親,曾帶我們蹣跚起步,曾為我們保駕護航。

父親的肩頭,馱著我們幸福歡樂的童年,托起我們對未來的愛與嚮往。父愛如山,一生感恩。

父親可能不善言辭,可能不會對子女直接表達自己的感情,

但父親的愛,博大又深邃,沉靜的力量貫穿了我們的歲月。


父愛如山!小六發病不良於行「殘病父當他雙腿 」連背6年 以「資優生考上名校」報答恩情

由於父親無怨無悔的付出,兒子用優異成績來報答父親的恩情,家人間的真摯情感讓人動容。

張玉坤背著行動不便的兒子走過六年,讓兒子完成了從國中到高中的學業。


濰坊青州,有一對行動不良的父子。兒子上小學六年級時突然發病無法行走,從此,父親變成了兒子的雙腿。從國中到高中畢業,整整六年時間,他背兒子上學放學,風雨無阻,儘管他也是一個左腿先天不良的人。今年高考,兒子以637分的成績被山東大學錄取,一個行動不便的父親鍥而不捨終獲回報,而且還要繼續背起孩子走進大學校園。


一場突發意外,改變了生活軌跡

7月30日上午,來到青州市雲門山街道南崖頭村,55歲的張玉坤早早地在村口等候,一拐一拐地將記者帶到他的家。

張玉坤的家普通得有些簡陋,房子是他在20多年前蓋的。大門口的柴火整整齊齊地從地上一直碼到房頂。張玉坤告訴記者,這些都是他從周邊拆遷點上撿回來的,他和妻子張明霞靠賣粽子和江米糕維持生計,用這些撿來的柴火煮粽子可以給他們省下一大筆燃料費。

張明霞前一天下午在家包粽子、煮粽子,第二天一大早便出去售賣。即便兒子成了別人眼中的「優等生」,她也沒有一刻放鬆,因為生活還要繼續,她要把一個個粽子換成兒子的學費和生活費。

生活的改變還要從七年前說起。張連川是他們的第二個孩子,他原本是個身體健康的人。2012年,張連川在讀小學六年級,有一天突然感到走路吃力,還經常摔倒,去醫院一檢查被確診終生不良於行,從那之後,張玉坤夫婦就帶著兒子四處求醫,可即便是北京的大醫院也對此病束手無策。

父親也是殘疾人

毅然背起兒子

剛開始張連川還能自己扶著牆走,後來連站都站不起來了。這該怎麼上學呢?那時,「一定要讓孩子繼續上學」的想法始終提醒著張玉坤,因為他明白,這是孩子未來的希望。

一蹲一起,這是張玉坤背兒子時的動作,也飽含了父子倆的默契,這一背就是六年。

從上國一開始,張玉坤就背著兒子去學校。兒子考進青州一中後,學校離家遠了,張玉坤於是先用電動車把兒子拉到樓下,再背兒子上三四樓的教室。

「父親年紀越來越大了,以前他能一口氣把我背上樓,後來中途得歇一歇。」談起父親這些年背自己上學,張連川有些哽咽。為節省時間,也不想麻煩別人,他在教室一坐就是半天,幾乎不喝水、不上廁所。

在張玉坤看來,背兒子上學是他作為一個父親在陪兒子寒窗苦續過程中唯一能做的事。「我最大的遺憾就是兒子不能走路了」,張玉坤說,「兒子不能走,我就是他的腿。」

然而,張玉坤自己也行動不便。原來,張玉坤的左腿先天發育不完善,比右腿短5公分。他脫下自己左腳的鞋子,拿出鞋子裡邊一個厚厚的墊子說:「墊著這個,背兒子的時候就能穩一些。」

大學通知書裡,有父親的功勞

父親的鍥而不捨也為張連川的學習增加了無盡動力。「我只有努力學習才對得起父親的堅持。」張連川說。

高考分數公布的那天,張玉坤和兒子一起查的分數,637分!這和張玉坤預料得差不多。「兒子學習一直很穩定,我對他的學習一直很有信心。」張玉坤驕傲地說。

在張玉坤看來,兒子的優異成績完全是自強不息、努力奮鬥換回來的。張玉坤說,學習的事情我不懂,全靠兒子自己學,「兒子考上重點大學了,我的付出也有意義了。」

在兒子張連川眼中,父母和家就是生活的一切,給了他前進的動力。張連川說,父親的樂觀和持之以恆讓他很少覺得自己是個特殊的人,在班裡他的學習成績名列前茅,和同學們相處融洽,大家有不會的題都愛找他問。

前不久,他通過手機了解了最近熱映的一部電影,電影中講述的父子親情以及一個父親陪兒子成長的過程讓他感同身受。張連川覺得,沒有父親這些年來的堅持和付出,他也許考不出這麼好的成績,「我的大學錄取通知書裡有父親的功勞。」

談及未來,張連川說,他希望大學畢業後能儘快找到一份工作,接過賺錢養家的重擔。

山大提供保潔員崗位

父親繼續背兒子上學


每當翻開兒子的錄取通知書,張玉坤就喜不自勝。張連川考上了山東大學,而且通知書是山東大學招生人員親自送來的。張玉坤提到,他的大兒子只上到國中就沒念了,沒想到二兒子還是塊「學習的料兒」,「他愛學習,我就為他服好務。」

為了獎勵孩子考了好成績,張玉坤給兒子買了一台智慧型手機,張連川愛不釋手。儘管被山東大學錄取讓全家人都激動不已,但唯一的慶賀僅僅是吃了一頓餛飩,「別人帶著孩子出去旅遊,我們身體不行,經濟條件也不允許,吃碗餛飩也挺好。」張玉坤憨笑著說。

鑒於張連川的特殊情況,也為了能讓張連川安心學習,山東大學提出可以為張玉坤提供一份大學宿舍保潔員的工作,這樣一來,他既可以有一份收入也可以繼續照顧兒子。

對張玉坤來說,校方解決了他的大問題,能陪兒子去濟南讀大學是最要緊的事情,「我要繼續背兒子上大學。」

當你老了,總有一天會背不動他的,那時候怎麼辦?面對提問,張玉坤頓了頓說:「那一天遠著呢,等背不動的那一天再說吧!」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