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倫最火MV女主角!媲美劉亦菲 出道多年零緋聞,周杰倫直言:她就是初戀

周杰倫的歌伴隨著90後一代人的成長,最近發行的《說好不哭》更是聽哭一眾粉絲!而提到周杰倫MV裡面的女主角,不得不提的一個人就是桂綸鎂!


說起最美校園女星,桂綸鎂一定榜上有名。

趙寶剛說:「她有江南女性身上那種知性的感覺。」

岩井俊二提起她,也忍不住點頭:「青春的朦朧。」

而周杰倫,則更直白:「她就是初戀。」

這些誇獎,桂綸鎂都擔得起。

前幾年,中華網寫過一篇報道,提及中國「公認十大最美校服女星」,裡面提到了當前最熱,形象、氣質最好的女演員,如鄭爽、周冬雨、徐若瑄、劉詩詩、陳都靈等。

結果出人意料,排名第一的,不是以上任何女星,而是桂綸鎂。


Advertisements

更令人驚訝的是,緊跟在她後面的,是天仙劉亦菲。

可以說,很震撼了。

但,桂綸鎂就有這樣的特質,這些年,她憑藉自身實力,用通身的智慧,與夏天般純凈的笑容,與韌勁,佔據了無數少男少女的心。

明媚著一個時代。


桂綸鎂家境很好。

早前網上風傳,稱國民黨海軍司令是她的爺爺,但後來桂綸鎂又闢謠,「網上都說國民黨海軍司令是我爺爺,其實根本不是」。

即便如此,據知情人爆料,她家也是資產過億。

這樣家庭出來的孩子,必然被寄予重望。

所以從小,父母都希望桂綸鎂能成為外交官,或新聞主播,再不濟,也要當上公司白領,因為這樣體面又光鮮,還無負擔。

但,那時的桂綸鎂卻並沒有這樣的想法。

因她自小學習芭蕾、鋼琴,又常被爺爺帶去看戲劇,尤其是看《魯冰花》,於是桂綸鎂莫名有了當演員的想法。

Advertisements

後來讀到高中,桂綸鎂便加入了學校戲劇社。

到了高二,還參加了校熱舞社。

那時的她,洒脫而自在,將演員的心愿深埋於心。


但與此同時,也許是叛逆期過早到來,她總是對外界表現出不屑。

上高中不到一年,桂綸鎂突然變得很反常,以往是父母心中乖乖女的她,在這一年,做出了許多「過激」的行動。

她將校服領口拉得很低,又將裙擺往上提了又提,還交了一個混混男友。

這令父母很擔憂,不明白女兒為什麼會變得如此。但還未等他們做出反應,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將改變桂綸鎂的人生。

2000年,在台北西門町,桂綸鎂如往常一樣,準備從捷運藍線換乘到綠線,但不曾想,就在這時,一個男人走了過來,問桂綸鎂有沒有時間。

這個男人,便是《藍色大門》的導演易智言,他一眼看中了桂綸鎂的學生氣質。

Advertisements


桂綸鎂看見來人,點點頭。

隨後,易智言拿出DV,對著桂綸鎂一陣猛拍。

桂綸鎂有些靦腆,只是尷尬地笑。

易智言見此,開口問道:「你有什麼想對我說的嗎?」

桂綸鎂想了想,點頭,又使勁搖了搖頭。

就這樣,他們彼此交換電話號碼後,便離開了。

這一天,對於他們來講,都是不同尋常的一天,因為不久後,他們將聯手創造青春片奇迹。

果然沒多久,桂綸鎂就接到易導的電話,讓她去面試。

桂綸鎂聽到這個消息,有些不知所措,但她不敢告訴父母,只知會哥哥一聲,便跑去劇組。

試鏡開始,桂綸鎂出乎意料地鎮靜,沒幾分鐘,工作人員便通知她:「可以了。」

意思是,你被錄取了。

桂綸鎂驚得跳了起來,臨走前,工作人員還勸慰她,讓她回家一定通知父母,因為接下來是要上表演課的。

Advertisements

眼見瞞不住,在當天吃飯空隙,桂綸鎂還是將這事說給父母聽。

可父母一聽,不出意料地震怒,尤其是父親,大喊道:「不許去。」

桂綸鎂也不示弱,盯著父親說:「為什麼你們不能自己去接觸一下這些人,去見一見他們,然後再決定我到底要不要去?」

聽了她的話,父親不再說話,過了許久,他開口稱會親自去見導演。

到了簽約當天,父親真的來了,他看了一眼劇組,便對易智言說:「我可以給你們錢,讓你們拍你們的電影,但是你們不要再來找我女兒。」

易導似乎有些震驚,但還是拿齣劇本,一頁一頁給他講解,稱桂綸鎂的形象與女主很般配,簡直像量身定做一般。


Advertisements

父親拿過劇本,翻了幾頁沒說話,但看到一頁女主必須親吻男主的戲份時,立馬不爽了,埋怨說:「這怎麼可以?她是個學生!」

易導又解釋:「我們只拍3條。」

父親依然不滿:「別以為我不明白,拍3條效果不好,就要拍4、5條了。」

易導仍堅持解釋:」不管怎樣,就拍3條,點到為止。「

此時,站在一側的桂綸鎂已淚流滿面,父親似乎感受到了什麼,回頭看了一眼,不再多言。

最終,桂綸鎂順利與劇組簽了約。

多年後,桂綸鎂成了影後,接受採訪時說:「我想,我終於明白了父母的感受,他們一定害怕我走錯路,我沒有。」

正式開拍後,桂綸鎂一進劇組,便抱著導演大哭:「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們了。」

後來拍攝完成,她想了很久,最終還是決定問父親,自己演得如何。

Advertisements

父親沉默良久,淡淡說道:「進了電影院之後,眼裡只有大銀幕上的女兒,至於電影講的是什麼,到現在都不知道。」

桂綸鎂眼角濕潤。

但毋庸置疑,《藍色大門》極其成功,幾乎成了80、90年後的青春回憶。

當時的台媒這樣描寫這部電影:台灣小清新電影的殿軍之作。

而主演桂綸鎂與陳柏霖,因這部劇,瞬間爆火。


那一年,桂綸鎂17歲。

出乎意料地是,演戲不僅讓她成名,也讓她對自己有了思索。

自從這次演出後,桂綸鎂放下了叛逆,開始思考自己與未來。

多年後,她接受電影頻道專訪時,講過這麼一事。

當時《藍色大門》有場戲,她騎著腳踏車,一直騎,一直騎,沒有盡頭。

於是,桂綸鎂便真的一直騎,不論身後人如何呼喊,就是不肯停下來。

Advertisements

最後,全劇組的人都不說話了,只在一旁靜等她。

講完這事,桂綸鎂稱:「那時自尊心很強,有秘密不想告訴別人,導演完全明白,只說『你去吧,不要發脾氣』,我最不想被人看到的東西被他一語道破了。」

至於這個最不想被人看見的東西,桂綸鎂至今也不明白是什麼。

因為有這段經歷,後來她但凡接受採訪,都會感恩易智言,稱易智言時常告訴她:「你要很誠實的面對你自己。」

於是,桂綸鎂遵循自己的心,在高考結束後,去了淡江大學學法語。

機緣巧合下,她又得到交換生的機會,去往法國裡昂第三大學留學深造。

也是在這一年,桂綸鎂有了成長。


「在念法文系這段時間,對自己衝擊最大,因為那個來自於一個完全不一樣的思想。

那時開始接觸到西蒙波娃或沙特,才發現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情侶之間的關係,是可以有這樣的面貌的,以往你根本不會有另外的思考,它刺激了我對人另外的思索的可能性。」

留學的日子,桂綸鎂時常一人去旅行,獨自去電影院,又去看各類比賽,還總在深夜大聲唱歌。


這種肆無忌憚的做法,似乎釋放了她長久的壓抑情緒,後來畢業回到台灣,桂綸鎂說:「整個精神狀態就很興奮,感覺回歸到了自己。」

那一年的畢業感言,她這樣寫到:親愛的,你好嗎?曾經被我遺棄又拾起的你。永遠屬於你的我,將要離開你,走向永遠未知的黑洞。


也許是天生的文藝氣質,回來沒多久,她便被鄭文堂看中,邀她出演《經過》。

這是一部文藝片,很小眾,幾乎沒有激起任何火花。但堅定了桂綸鎂想要演戲的決心。

沒多久,她又得到機會,與周杰倫合作《不能說的秘密》。

並在裡面飾演少女路小雨。


我敢確信,許多人知道桂綸鎂,皆因這部電影,她與周杰倫的互動,青澀又純凈。


時而又活潑逗趣。


很招人喜愛。

電影播出後,影迷紛紛稱她是:校園女神。

因《不能說的秘密》,桂綸鎂的名氣更大了,一躍晉陞到文藝片女神。

同年,她再接再厲,又主演了《最遙遠的距離》。

這也是部文藝片,愈發奠定了她文藝女星的地位。

那時,台媒只要提及桂綸鎂,必然會提到「文藝」二字。

甚至有人直白問她:你覺得你文藝嗎?

桂綸鎂也很直白,說:「我其實還蠻樂於接受所有人給我的標籤,我覺得能透過不同人的感受,去留下桂綸鎂給他們的印象,我覺得都挺好的。」

但,自那以後,她便變了。完全走起了「反文藝」道路。

一年後,桂綸鎂主演徐克的《女人不壞》,在裡面飾演搖滾少女,張揚又瘋狂,完全褪去」文藝「二字。


因為這與她過去的形象反差太大,影迷很是震驚。

但桂綸鎂無所謂:「導演會看見一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我覺得那對我是禮物。」

她又繼續顛覆自我,在2010年,主演了《線人》。

這一次,她更大膽了,在電影裡與陸毅扮演黑幫夫妻,化煙熏妝,眼神兇橫,完全是女混混形象。


不用想,外界又生出了質疑聲。但桂綸鎂依舊我行我素。

沒多久,她還與周迅一起,聯袂主演了《龍門飛甲》。

這次,桂綸鎂徹底改造自我,從扮相、服裝、到台詞,完全改變了,變得既妖嬈又性感。


這也是她首次出演古裝武俠的角色。

不得不說,也是很驚艷了。

因這個角色,桂綸鎂還被邀請成了上海電影節亞洲新人獎的評審。

但桂綸鎂依然不曾停歇 ,在不久後,她又出演了《女朋友·男朋友》。

這對她的挑戰最大,因為要扮演一個外在粗魯無比,但內心極其纖細的女孩。


興許是有了之前的經歷,桂綸鎂力挽狂瀾,用演技,一舉拿下金馬獎與亞太影展雙料影後。

風頭之盛,一時無雙。

值得一提的是,在《女朋友·男朋友》裡,她同時很大膽,首次挑戰了情慾戲。

後來的桂綸鎂,已離文藝女星的名號越來越遠 。


但她全然不在乎。

也開始試著接受多面的自己。

「那個豐富是我可能更調皮,我可能更率性,我可能更瘋,或者是更懶惰,就是有很每一個人都有很多不同的面相,其實那些標籤我都喜歡,也都不排斥。」


2013年,桂綸鎂的戲路更廣寬了。

她嘗試演了許多多面角色。

在《聖誕玫瑰》裡,扮演鋼琴教師,身世極其複雜,需極強的情緒表達。

最終因演技過硬,她被金馬獎提名了。

後又在《白日焰火》中,演吳志貞,亦正亦邪,狂妄而奢靡。

因這部戲,她再次被金馬獎提了名。


連續多次被提名,屬於桂綸鎂的時代已然開啟。

但此時,她抑鬱了,在接受《VOGUE》採訪時,桂綸鎂坦言:「拍完前2部戲之後,消耗了太多的能量,導致身心陷入低潮疲憊的狀態。」

說到動情處,她很沮喪:「表演對我來說一直是那麼那麼快樂的事情,可是它(快樂)消失了、不見了,我沒有辦法感受角色本身,我沒有感覺了。」

繼而,桂綸鎂覺得自己的世界崩塌了,「我怎麼會把自己活成這樣?」

她想了很久,最終決定休息,又去旅行。

那段時間,桂綸鎂獨自去了南法,爬山涉水,跳傘蹦極,儘可能挑戰不可能。

她自曝,這是她最喜歡的一次旅行。

「旅行讓你理解一個角色時有更多的面,以前17歲時,可能詮釋一個角色只有5鍾角度,如今大了,你看的東西,你感受的東西豐富了之後,可能同一個角色已經有20種。」

後來回國,她終於不再慌張。反而繼續突破自我,接下了電影《美好的意外》。

在這裡,她一人分飾兩角。

前一秒是精英女律師。


後一秒變成了聒噪大媽。


在角色間反覆變換,桂綸鎂很享受,「我喜歡穿越這個設定,一個人可以在自己的身份之外,去體驗一段別人的生活,從中有所感悟,改變自己。」

憑《美好的意外》,桂綸鎂成功轉型到喜劇片行列。

前不久,她還與胡歌一起,因劇情片《南方車站的聚會》,走了一遍戛納。

這一路,除去與自我的死磕,桂綸鎂似乎走得很順暢。

羊城晚報也問她:你出道的經歷是很順的,這種成長的消磨是來自角色嗎?

桂綸鎂聽聞,笑得很淡:「角色的消磨當然有,但也不止。」


過了一會,她又補充:「演員這條路很孤獨,表演對我而言,就像捧在懷裡的那種珍貴的東西,要想辦法去保護那種單純的愉快。

或許很多人都覺得桂綸鎂非常順利,也非常幸運,但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如何面對角色,面對自己,面對生活的本質。」

說完,她又低了低頭,沒有人知道她在想什麼。

或許,也不會有人知道,就像那年,她堅持要演戲一樣。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