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航墜機一家三口都走了!失聰媽媽攜夫「帶患病女兒去求醫」 救命航班「成送命航班」親人哀痛:不用治了


我願意講述:姐姐姐夫都在那架飛機上,還有1歲半的外甥女

來源:冰點周刊


誰能想到,剛找到了給孩子能治好病的醫生,這病就不用治了。救命的航班變成了送命的航班。這是他們第一次坐飛機,也是最後一次。



Advertisements

MU5735黑匣子已找到一個。視覺中國供圖。


編者按:3月22日晚,一位年輕人向我們表示,希望媒體能真實報道他們家的事,讓姐姐一家三口能被社會看到。下面是他的講述。


自述:王白楊(化名)

整理: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尹海月


我是MU5735航班乘客的家屬。我的姐姐谷函宇26歲,姐夫郭增強28歲,他們的女兒郭予沫1歲半,一家三口都乘坐了MU5735航班。


我希望,媒體能夠真實報道我們家的情況,有媒體報道了航班上有6名親屬同行,乘客中年齡最小的十幾歲,我也想讓姐姐一家三口能被社會看到。


我們是雲南省玉溪市紅塔區人。爸爸得知飛機出事的消息,當場就暈倒了,幾分鐘後才醒過來。我們家人3天沒合眼了,都想儘快要一個結果,知道他們的情況。

Advertisements


3月21號上午11點多,臨上飛機前,我姐還給我媽拍了登機牌照片,照片里也有我外甥女。她還給我媽發了兩段視頻,一段視頻里,外甥女在候機廳里蹦蹦跳跳。另一段視頻里,外甥女被口罩遮住眼睛,我姐夫幫她往下拉口罩,我姐咯吱笑。


他們乘坐這趟航班,是帶孩子去廣州看病。孩子1歲時,脖子下邊出現一個紅點,裡邊總流膿水,為了趁機擠出來,家人騙孩子,說天上有飛機和小鳥,讓她抬頭看。


我姐帶孩子去昆明的大醫院看,查出來是「腮瘺」。醫生建議不紅不腫的時候去做手術,但是可能會有後遺症、併發症,導致面癱、嘴斜,脖子上邊的疤痕也會變大,伴隨孩子一生。


我姐想帶孩子去醫療條件更好的城市治療。她在網上看廣州一個醫生比較好,掛到了這位醫生3月22號的出診號,決定3月21號飛去廣州。

Advertisements


本來,他們原定乘坐上午10點多的航班,但那趟航班臨時取消,他們改簽到MU5735航班。


我和堂妹都不敢想象,飛機墜落時,會不會影響我姐助聽器的正常使用?姐姐會不會頭疼?她是一名先天性失聰患者。


她原本叫「谷帆」,「帆」音同「煩」,人如其名,出生後,她是一個活潑開朗、話多的小女孩,後來,家裡覺得她哭鬧,去找了算命先生,把「帆」字從名字里改掉。那之後,她真的不哭鬧了,1歲多時,被診斷有聽力問題。

家人帶她去了很多大城市治療,效果甚微,實在沒有辦法,姐姐只能依靠助聽器生活,但是只能聽到別人發出聲音,聽不懂說什麼。她很堅強,學會了唇語和一些手語。


她讀初三時,由於聽力問題與英語聽力考試無緣。但她靠讀唇語學習,幸運地考上了高中。然而,等到她讀高二,實在跟不上學校的節奏,只能選擇休學,早早進入社會工作。

Advertisements

對這件事,她一直遺憾,讓我好好讀書,幫助她完成上大學的夢想,努力賺錢,讓爸爸媽媽過上好日子。

她這麼早上班,也是想幫家裡分擔經濟壓力。2003年,爸爸患上腎衰竭,做了多次手術,沒有辦法,只能靠透析保命。爸爸生病之後,家裡積蓄漸漸花光,還欠上債務。媽媽在一家工廠當操作工,一個月能掙1000元到3000元。


想著幫家裡分擔,姐姐也去了媽媽那個工廠做工,加工香煙爆珠。那裡的工作很枯燥,同事都是四五十歲的人,姐姐找不到人聊天,想換一份工作。但她害怕找不到穩定的工作,一干就是7年。

姐姐上班之後,常常給我零花錢。她是我的精神支柱。讀高中的時候,我一個月回家一次,她總是給我一個擁抱。後來我讀大學,她常常問我什麼時候回來。我們會分享秘密。

Advertisements

她也曾為自己的命運苦惱,說特別想像我這樣,能夠聽懂別人講什麼,可以交好多朋友,而她沒什麼朋友,因為總擔心聽不懂別人在說什麼。

結婚後,她辭職了,專心在家裡帶孩子。


她跟我姐夫是相親認識的。姐姐以前談過幾個男朋友,因為耳朵有問題,男方家裡邊不同意,最後都不歡而散。她知道父母希望她早早成家,和我姐夫在2020年2月份辦了婚禮,那會兒正是疫情,婚禮從簡,宴席就設了幾桌。

姐夫老實,話少,對孩子和我姐姐特別好。他的工資都是我姐在保管,每晚只要我姐想吃東西,他都會出去外邊買。

知道有了寶寶,男方家跟我家都非常高興。懷孕前,我姐跟我說,他們去做產檢的時候,諮詢過醫生先天失聰會不會遺傳,醫生說不會遺傳,她放下心來。


有了孩子後,姐姐把心思全部轉到了孩子的身上,她性格文靜,每天除了帶娃,就是看什麼對孩子比較好,給孩子買玩具、早教書。她朋友圈裡的照片幾乎都是寶寶。她上傳孩子的百日照片,寫道,「今天的太陽很溫暖,今天的心情很開心。」她拍下寶寶肥嘟嘟的小腳,說,「你看起來很好親,mua!」

Advertisements


小外甥女活潑開朗,膽子也很大。她是我爸這邊家族的第一個孩子,大家都很喜歡她,叫她「小寶」,給她買金銀手鐲、自行車、玩具機器人。她每長大一個月,我姐就會給她拍一張照片,作為紀念。


等孩子大一點,會說一兩個字的時候,我姐有時候聽不懂孩子在說什麼,有點著急,跟我說,很害怕因為她的聽力問題,耽誤了孩子。


她希望孩子可以健康成長,向著她感興趣的方向走。以前姐姐因為聽力問題,在學校里被區別對待,她想給孩子灌輸的理念是,遇到不公被欺負,一定要打回去,不能因為是女孩子就不反抗。

我倆獨處時,她總跟我暢想未來,想我以後工作了,給她買一個平板電腦,帶她去拍一套寫真,有時她也會惆悵,她應該如何給孩子樹立好的人生觀?

孩子的病一直是她的心事,這次去廣州也是為了徹底給孩子治好。

Advertisements


他們去昆明給孩子看病那段時間,我爺爺也在昆明醫院看病。3月20號下午,爺爺走了。當時我姐姐也在,小外甥女還跟我爺爺玩。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見我姐。


3月21日上午11點多,谷函宇發給媽媽顯示有登機牌的照片。

知道飛機出事後,家裡好幾個人都在打東航緊急求助熱線,工作人員記錄了我們的信息。

3月21日晚上,我們想去昆明長水機場,剛出去,當地的工作人員就過來勸導我們,讓我們先別去。到了晚上9:30左右,當地社區和派出所的人過來通知我父母采血,做DNA檢測。

3月22日晚上,東航來了兩名工作人員,鎮政府工作人員叫我們過去談談。因為家裡邊這兩天在辦爺爺的喪事,我們晚上9點多去的,他們提著慰問品,叫我們等待,說後期可能會安排我們去當地了解情況。

現場一直沒有搜尋結果,我們只能等待。


那天鎮上書記來看我們,我爸對著書記哭:三個!今天中午才給爺爺立的碑,家人的名字都刻在上面,三個人的名字剛刻上去,馬上又要畫三個框,那是我的女兒女婿!


這兩天以來,我覺得自己像做了一場夢,總感覺第二天醒過來,姐姐就會打電話給我。我覺得這件事情一點都不真實,先是爺爺逝世,後來聽到航班消息,我只是獃獃愣在那裡,想打通姐姐的電話。


姐姐,不是說好一直陪伴嗎?誰讓你離開我,離開這個家庭了?


還有我1歲多的外甥女,你還這麼小,為什麼要經歷這種令人難以承受的事?你明明有大好的時間,你的生命也是無盡精彩,為什麼上天要在你人生前進的路上無情阻攔你?我都沒帶你出去玩,上次給你看玩具,也還沒給你買,山河無情,你才一歲半啊。要是可以的話,我願意與你交換這存世的席位。

誰能想到,剛找到了給孩子能治好病的醫生,這病就不用治了。救命的航班變成了送命的航班。這是他們第一次坐飛機,也是最後一次。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