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輩子不婚不生!最後的格格「不工作不談戀愛」 晚年卻因為「一個餃子」90歲猝然離世



1913年,王敏彤出生於一個皇室家庭,前清時名完顏立童記,民國後她就一直沿用王敏彤這個名字。她的血統非常尊貴,是金朝皇室完顏氏直系後人,父親完顏立賢是金世宗完顏雍第二十五代孫。其母親也不是等閑門戶之家,是最後的定王後裔毓朗的長女。


Advertisements

圖 | 前排左一 乖巧的王敏彤


出身於如此尊赫的家族貴戶,王敏彤的親生兄弟姐妹卻並不多,但她卻是家族裡最招人喜歡的一個,妹妹完顏碧琳就曾描述姐姐在長輩面前更得寵:

「在那種家庭中是以禮貌來過份要求小孩子的,尤其是女孩子,姐姐是被一切長輩所寵愛著,她永遠跟著母親,吃飯也與大人一桌因為她即馴順又生得白皙漂亮,但我卻是一個黃毛丫頭,在後院一個人吃飯,平常不叫出來見客人,怕錯了禮法招人笑話,只有在生日節日一些的日子才被打扮好了出來見世面。」


Advertisements

圖 | 前排左一 王敏彤與族親合影


仔細觀察一下,王敏彤其實還真有天生招人喜愛的資本,你可以發現她這張臉非常精緻,端正的五官,俏麗的嘴巴,纖細的眉線,永遠有力篤定的眼神,她的完美,估計只應天上有。然而讓人吃驚的是,這樣天生麗質的一個貴族格格,居然一輩子都嫁不出去。


Advertisements

圖 | 長相精緻的王敏彤


被命運捉弄的婚姻

她並不是沒有機會結婚,早在17歲的時候,母親就把她許配給了天津一位門當戶對的愛新覺羅子弟,屬於皇族某支系的貴族。王敏彤並不反對,順理成章的話,她可以過上貴婦的愜意生活。可惜有錢的公子哥都愛風流,王敏彤還沒嫁入門呢,這位未婚夫就戀上了一個京劇戲子,還把緋聞鬧得滿城皆知。

公子哥風流司空見慣,但揚得太難聽也讓人難以接受,不過介於能與王敏彤門當戶對聯姻的貴族太少,完顏家並不打算退婚,而是想息事寧人,最多婚後好好管教一下。但怎奈王敏彤卻死活不願,堅決要求退婚,最後這樁婚姻便取消了。或許你會欣賞王敏彤有不甘將就的狠勁,但在那個時代來說,她的行為並不值得稱頌,她固然沒有錯,但退婚對於一個未出嫁的女孩來說並不好聽。

Advertisements

第一次婚姻風波鬧完後,王敏彤和久居在娘家的母親回到了北京居住,也就是東四三條67號,而隔壁65號的鄰居則是一代名伶孟小冬。


Advertisements

圖 | 王敏彤與孟小冬結伴出遊


彼時的孟小冬情緒相當低落,她是因為剛和京劇大師梅蘭芳離婚才回到了娘家住的。扯一下題外話,當年孟小冬主動登報與梅蘭芳離婚,時代女子中實為罕見,人人都稱頌孟小冬敢愛敢恨,意氣剛烈,說到底就以為是梅蘭芳被孟小冬甩了。但我並不這麼認為,與其說孟小冬霸氣休夫甩掉梅蘭芳,其實更真實的是梅蘭芳首先拋棄了孟小冬才刺激了孟小冬登報離婚的反撲行為。畢竟女人的絕情,大多都是一個更絕的男人逼出來的。


孟小冬和王敏彤倆人互為芳鄰,經常出入相見,而且氣質上同為高冷,久而久之就成了一對好閨蜜。孟小冬那時候才二十四歲,大王敏彤七歲。這個妹妹的到來無疑給孟小冬低落的心情帶來了陽光,倆人經常結伴出遊,因為孟小冬,王敏彤還對戲劇躍躍欲試,跟孟小冬學了幾下演戲,不時還喜歡穿著戲服、旗袍拍照,可以看出,那時候的王敏彤是那樣的年輕,一切是那麼的完美,北京東四三條的時光,應該是她一生人最為快樂輕鬆的日子了。

Advertisements


圖 | 穿戲服的王敏彤


只不過不一樣的是,孟小冬一直都被無數男人痴迷,其中就有青幫頭目杜月笙,而完美的王敏彤卻無人側目,仍然在家裡待字閨中。這是這對閨蜜鮮明的對比,也是最大的區別。

1935年,時局的動蕩,讓王敏彤很快迎來了第二次結婚的契機,而且還是傀儡「皇帝」溥儀親自點名。

Advertisements

溥儀的弟弟溥傑因為其妻唐怡瑩不守婦道,轉賣家族財產而離婚,那麼溥傑的妻子位置就空了出來。之前日本人就曾想給溥傑安排一個日本妻子,以加強滿日關係,但礙於溥傑已有妻子唐怡瑩。而溥儀並不想日本人得逞,所以他這次著急著趕在日本人前頭為弟弟物色結婚對象,那麼身份和地位尊貴的王敏彤就成了不二人選。

王敏彤母親聽聞消息後很是滿意,帶著王敏彤北上,積極籌辦婚事。只可惜臨門一腳,消息還是泄露出去了,日本人讓溥傑娶了日本女子嵯峨浩為妻,王敏彤心灰意冷,隨母親黯然回京。


真正痴迷的人

隨著兩次婚姻都以半途而廢失敗告終,王敏彤的青春也就此終結,但心裡卻多了一個真正追求的人,痴迷上了「皇帝」溥儀。但兩人並沒有什麼深厚的感情,才僅僅見過兩次面,第一次是在9歲時溥儀和表姐婉容的婚禮上,第二次是時隔13年後在自己北上將要嫁給溥傑的時候,而且都僅僅是王敏彤一廂情願地仰慕著溥儀,溥儀對王敏彤並沒有任何意思。

1959年,這是二十幾年後王敏彤與溥儀的第三次見面。53歲的溥儀被釋放回社會,蹉跎在家裡待字閨中的王敏彤已經46歲,她再一次看到了機會。母親托親戚讓溥儀來東四三條家裡作客,餐桌上幾人相談甚歡,明眼人都能看出王敏彤和她母親的意思,但是溥儀卻沒有任何動心。後來知道王敏彤母親的真實意圖後,還唯恐避之不及。


圖 | 溥儀與皇后表姐婉容


53歲的溥儀身體並不好,確實急需一個人照顧,但絕不會是滿清遺族王敏彤,因為他決心要娶一個平常婦女,做回一個普通人,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是被重點關注的對象,他懂得如何老實,他不想跟前朝的人搭上任何關係。所以他最後娶了一個普通女子李淑賢為妻,但其實李淑賢也並不普通,後來知道她離過兩次婚,職業上也有緋聞,不過餘生需要人照顧的溥儀也並不敢離婚。

王敏彤聽聞溥儀結婚的消息大哭了一場,此前她還不甘心地到醫院開了一張處女證明來為自己爭取機會,證明自己的貞潔,但她始終都不會明白,即使溥儀主觀上願意,但因處於某種特殊處境下是不會娶她的。

1965年,溥儀患病住進了醫院,他被吩咐要重點照顧,每次探視都要取牌,而且每天只有一個牌子,但都被王敏彤拿走了,她在溥儀床邊一坐就是一下午,溥儀的妻子李淑賢只能在外面坐著生氣。後來溥儀實在煩透了,就大聲喝她:「我不想見到你,你給我滾出去!」正好被溥傑的夫人嵯峨浩撞見,場面一度尷尬。


圖 | 左一 穿旗袍的王敏彤


親手掐滅的最後婚姻

其實以王敏彤的資質,嫁一個人並不難,她不像妹妹完顏碧琳那樣新潮,一味尋求思想與經濟的獨立成為一名新女性。她並沒有什麼理想,也沒有想過去賺錢,她只想成為一個家庭主婦,但是她骨子裡透出的尊貴卻不允許她嫁給任何一個血統平凡的男人。她外公就曾說過:「從我們定王府走出去的格格是世界上最高貴的女人,若非尊貴的夫婿絕配不上。」


1967年的秋天,溥儀死了。得不到溥儀,不知道是王敏彤的幸運還是不幸,畢竟縱觀溥儀五位妻子,沒有一個是有好下場的,過的全都是無性無愛的婚姻,不是被拋棄就是被迫離開。而且第一個做皇后的婉容更慘,兩度被拋棄,最後落得屍骨無存,而最後一任妻子李淑賢也好不到哪兒去,於溥儀來說,她是什麼?溥儀給了她什麼?其實就是娶來證明自己某些思想上的作風正確,和順帶照顧一下自己的晚年。


但不管怎麼說,溥儀死後,王敏彤確實整個人都悲觀了,她放下了結婚的念頭,以至於1971年,血統同樣尊貴的溥任(溥儀的弟弟)向她明示結婚意圖,她都凄婉回絕:「他(溥任)年齡比我小,再說也不能一輩子在北府(指醇親王府)兄弟的圈子裡打轉啊。」

其實這是王敏彤最後的機會,也是最好的選擇,58歲的她如果在人生暮臨白頭之際抓住這段姻緣,即使無子無女,也可以過上一段相對溫暖慰藉的時光,至於她為什麼婉拒,估計是她對自己人生的極度失敗感到氣餒和對這個世界無盡的絕望。


圖 | 左一 年輕時的王敏彤


無法釋言的晚年

王敏彤曾為了證明自己的貞節,不失尷尬地去醫院開處女證明,然而她並不單止身體上的「乾淨」,其實她的人生履歷也真的非常乾淨。她沒有任何緋聞,沒有任何感情經歷,她不靠男人不依附男人活著,但她工作履歷卻是一紙空白,連一個值得懷疑的職業都沒有。同時她也不認為女人需要去工作,所以她漫長的人生完完全全沒有工作過一天。從小就衣食無憂,即使滿清覆滅,淪為遺族格格,她也未曾需要工作,她與母親一直變賣家中舊物為生,日子拮据但也過得去。到了後來特殊時期,她家被抄了,人被轟進了一個小偏房住,她乾脆就充耳不聞時代的腥風血雨。直到這個特殊時期過去,她開始領著街道每月給她的300塊錢,在一個堆滿了蜂窩煤,又冷又暗的簡陋屋子生活著,漸漸消耗自己無意義的生命。


圖 | 時光唏噓 老年的王敏彤


王敏彤並不是沒有改善生活的條件。她其實可以一夜暴富。她的表弟郭布羅·潤麒就曾在採訪中提到:

其實,她要改變一下生活很容易。她有一個乾隆的瓷瓶,是祖上傳下來的古董,有人給她出價到八十萬,她堅決不賣,非要一百萬。後來,不知道是為什麼,她把這個寶貝瓶給了台灣的一個親戚,卻又一分錢也不要,可能是因為祖上傳下來的寶貝,她實際上是不捨得賣的,才傳給那個親戚的吧。

其實把古董傳給親戚並不驚訝,也不糊塗。王敏彤封建的家族思想本來就根深蒂固,而且孤苦了一輩子,都快90歲的人了,把錢看得很淡,日子能過一天就過一天,也不打算要改善什麼生活條件了。加上一生未婚無任何子嗣,所以她更樂意把祖宗留下的東西傳給有血緣關係的親戚,而不是為了錢轉手於一個毫不相關的陌生人。


圖 | 晚年的王敏彤與親戚


這位親戚也非常關心王敏彤,因為實在放心不下她老病纏身還住在這間破敗的屋子裡,就說服了她住進了養老院,那裡管吃管住,還有人照顧,冬天也有暖氣,生活環境舒適不少,但是不知為何?2003年,在養老院住不到一年的王敏彤就意外地因為一個餃子卡住了喉嚨去世了,結束了90年漫長又無以言表的悲婉人生。


客觀環境的改善與最後結局的如此反差讓人感到沮喪,他表哥郭布羅都不禁唏噓:

「我這個表妹呀,不知道是個什麼命。我有時候就想,如果她不改變環境,不離開她的破房子、不離開她的寶貝瓶、不去養老院,可能還會活一些年,也許還死不了的。」


事實上,歷史滾滾向前,在激蕩的年代,一個普通人想要安身立命尚且困難,何況是那些站在歷史邊緣上的前朝遺老遺少,管你是「愛新覺羅」還是「大金完顏」,換了一個朝代,也不過只是一隻螻蟻,那種深深的無力,只需稍不留神,就會被時代的巨輪碾碎,而王敏彤,僅僅是其中一粒被碾碎的塵埃。

世事大夢一場,人生幾度秋涼,所有繁華愛恨,只不過是雲淡風輕的過眼煙雲,不管是命運的捉弄,還是歷史的蒼涼,她終於謝天謝地離開了這個她厭惡已久的世界,那些無法釋然的時間遺憾,就留給後人來評價吧。


文章參考: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