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轉身「兒子不見了」!夫妻苦尋5年找到愛子「卻不敢相認」 催淚原因令人感動:母愛如山

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的心頭寶,恨不得時刻陪在孩子身邊!共享天倫之樂~

誰也說不清楚,劉國慶和張梅的兒子是怎麼走失的。劉國慶只記得,大約是十年前,他和老婆張梅帶著兒子強強去縣城坐火車,去市裡走親戚。他們在火車站給孩子買東西吃的時候,一轉身卻不見了兒子。那年強強只有4歲,他們發瘋似地四下尋找,後來把鄰近幾個省份走遍了,也沒找回兒子。

從此,劉國慶和張梅過著以淚洗面的日子,張梅由於悲傷過度,人處於半瘋顛狀態。後來,他們又增添了一個女兒,但沒有兒子,他們的生活總缺少點什麼。他們除了繼續尋找兒子,生活已過得一貧如洗。


Advertisements

時間一晃,五年過去了。家家戶戶都建起小洋樓,只有劉國慶還住在破爛的瓦房。這些年為了找兒子,他花光了家裡所有的錢,也沒時間外出打工。

這天,劉國慶在村東頭跟鄰居們拉家常時,同村的阿三跑過來對他說:「國慶,我看見你兒子了,他在市裡第一小學上學,好像是被一戶有錢人家收養了,是個大老闆,你快去看看。」

鄰居們都認為這是個天大的喜訊,劉國慶聽說後更是不能控制自己,馬上就想坐火車趕去市裡。當然也有不相信的村民問阿三:「你會不會看眼花了,時間過去這麼久,你確定他就是國慶的兒子強強?」

阿三說:「我完全可以確定。他小時候我抱過他,強強手臂上的胎記我也認識,所以我不會看錯。」

既然阿三說得這麼肯定,劉國慶認為他也不會說謊。他決定先去市裡看一下,如果屬實,再回來告訴老婆。

Advertisements

第二天,劉國慶坐火車趕到市裡,他東打聽,西打聽,終於找到市第一小學。他在校門口整整等了一下午,終於等到學校放學。

校門口圍了很多接孩子的家長,他也擠在人群中,希望奇跡出現。終於等到孩子們出來了,劉國慶睜大眼睛一個個仔細看,突然一個熟悉的面孔躍進他的眼簾,迎面而來、穿著整潔的孩子真的是強強,劉國慶激動得差點流出淚來。他上前幾步,正要叫一聲強強,一個老伯卻在他前面接住強強,給他穿衣,還給他遞吃的,強強最終被老伯牽著坐上小車走了。


Advertisements

劉國慶有些失望,但他馬上叫了一輛計程車,跟上老伯,他要看看老伯和強強住在哪裡。

到了一個別墅區,老伯的豪車直接開了進去。劉國慶則在大門口下了車,他想進去,保全卻不要他進,說他不是這裡的住戶,他不能入內。劉國慶眺望了一眼老伯住的地方,地方既然找到了,他也沒什麼擔心的了。他決定回去跟老婆商量一下,怎麼把兒子要回來。

劉國慶回家給老婆一說,張梅也是大喜過望,第二天她就要去市裡找兒子。

劉國慶帶上老婆再次回到市裡,他們在學校門口和別墅區大門分別蹲守了幾天,還近距離跟孩子接觸了幾次。他們確定這孩子就是自己的兒子後,劉國慶對張梅說:「我們去找員警幫忙,把強強要回來。」


Advertisements

張梅在別墅區的圍牆外看了一眼老伯的樓房,她冷靜下來,想了一下說:「國慶,我看不必了,畢竟強強離開我們有5年,他認不認我們還不好說。他在這家生活很好,老伯一家對他也很好,把他當親生一樣看待。我們把他接回去,以我們現在的條件只能虧待孩子,孩子不會習慣。不如,我們先不認他吧。」

劉國慶大驚,問她:「你瘋了,自己的兒子都不要!你想哪樣?」

張梅又說:「我沒瘋。失去兒子才差點把我逼瘋。現在兒子找到了,我心情也放鬆了。老伯家的條件這麼好,我放心強強在老伯家生活。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來看他,陪陪他,只要他快樂、健康地成長,難道你我還不放心嗎?」

劉國慶認為老婆說的有道理,但他還是有一點沒理解說:「每天來看他?我們哪有那麼錢往返市裡?」

Advertisements

張梅說:「我們可以在這裡做點小生意,比如賣菜、賣小商品。既保證了自己的生活,又照看了兒子。」


Advertisements

劉國慶聽從了張梅的意見,跟她在城裡做點小生意。後來,他們從蔬菜市場進些蔬菜拿到別墅區來賣。強強每天上學、放學,他們都能看見。雖然兒子就在身邊,但他們從來沒敢上前相認。如果老伯過來買菜,他們會半賣半送,還會問強強一些學習和生活上的情況。一來二往,他們跟老伯一家也混熟了,他們跟孩子親近,老伯也沒放在心上。

一晃,又一個五年過去了。劉國慶和張梅強忍著內心,沒有與兒子相認。兒子就在眼前,兒子快成人了,卻不能相認,這是多麼令人悲傷的事。

有一天,老伯再次走到他們菜攤前,突然對他們說:「我知道你們是誰,我也知道你們是來找兒子,可這麼多年,你們為什麼就不跟自己的兒子相認呢,非要讓我這個老人先說出來呢?」

劉國慶和張梅大吃一驚,問他怎麼知道。

Advertisements


老伯說:「早知道了,你們賣菜的時候我就知道了。我還派人到你們老家去調查過,果然不出我所料,你們是來找孩子的,我就想看看你們什麼時候開口。你們真忍得啊,自己的孩子為什麼不認呢?至於這個孩子怎麼來到我身邊,我現在跟你們解釋一下。這孩子是那年我坐火車出差,在火車上撿回來的,估計是人販子丟在火車上,沒人要,所以我把他帶回來。我一邊派人找孩子的父母,一邊培養他,沒想到,時間都過去十年了。你們放心,現在孩子十多歲,他是你們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我會一如既往對他好。」

劉國慶和張梅滾出眼淚,雙雙跪在老伯面前說:「大伯,你是我們全家的救命恩人,謝謝您!」


9歲女孩放學路上失蹤!10年後在「鄰居家中」被找到 母親「再見時」卻已不敢相認

「遠親不如近鄰」是一句廣為人知的俗語,千百年來,堅持與鄰為善,與鄰為伴,鄰居成了我們日常生活社交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因為是鄰居,人們就會放下警惕心,理所當然的認為鄰居是友好的,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誰都無法真正的去猜透一個人,人性總是最沒有底線的。

根據官方公布的相關資料表明,在已經審結的案件中,熟人作案比例高達75%,也就是說,在10起案件當中,就有7起是熟人作案,這個比例是非常高的,日本曾有一個九歲女孩失蹤,10年後在鄰居家中被發現。

日本這起案件,被改編成了漫畫、小說,其中一本名為《新瀉少女監禁事件》的書非常暢銷,看到這本書時,多數人都以為只是一本犯罪小說,從沒想過這會是一起真實的案件。


1990年11月,日本新潟縣三條市,年僅9歲的佐野房子已經讀小學4年紀了,她成績優秀,聰明伶俐,每次放學都是自己一個人回家,父母都非常放心。然而就在一個在普通不過的日子中,佐野房子沒有按時回家,一開始父母都以為是佐野房子在路上貪玩耽擱了,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天色漸漸變得陰沉,壓抑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佐野房子的父母也意識到不對勁,他們沿著放學路上一路找尋,問遍學校的老師、家長,但依舊沒有消息,當他們意識到佐野房子可能被綁架後,立刻選擇了報警。48小時,也是營救佐野房子的最佳時機,若是錯過了這個時期,想要找到佐野房子就非常難了,日本警方成立了「女子小學生所在不明時安案對策本部」,他們排查了所有的線索,但還是沒有結果。

立案半年後,警方將佐野房子定為失蹤,但他們心裡清楚,佐野房子很有可能已經被殺害了,警方投入了資源越來越少,一年後,基本上已經停止了尋找。但是佐野房子的家人並沒有放棄,母親每天都會在街上張貼尋人啟事的告示,日復一日,他們從未放棄過尋找佐野房子,在沒有找到佐野房子屍體之前,她就有可能還活在這個世界上。

時間一晃10年過去了,若是佐野房子沒有失蹤,現在也已經是一位19歲的大姑娘了。10年時間也足以讓人能夠接受,佐野房子失蹤的現實,然而「失蹤」事件,卻出現了轉折點。

佐野房子的鄰居叫佐藤宣行,30多歲的他依舊跟母親住在一起,由於事業不成功,一直在家中啃老,他甚至還會對父母拳腳相向,父親因為受不了兒子的虐待,搬了出來,他一直跟母親生活在一起。

佐藤宣行的人生是左鄰右舍家長中的反面教材,2000年1月,佐藤宣行的母親終於受不了兒子了,她以精神病為由,讓醫院強行介入給兒子治療。精神病醫院工作人員沖入二樓房間時,在角落中發現了一個女孩,那個女孩身體瘦弱,面色枯黃,明顯的營養不良,她蹲在角落中瑟瑟發抖,女孩的手臂、腿都有非常嚴重的淤青,顯然她遭到某種虐待。

工作人員立刻制服了準備逃走了佐藤宣行,又聯繫了警方,醫院的工作人員處理了一下她身上的傷口,勸了好久才將她帶出房門。佐藤宣行監禁少女的事很快就傳開了,佐野房子的母親也趕了過來,雖然那個女孩模樣有些變化,但她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那個女孩就是佐野房子,可她不太敢認。

當佐野房子艱難的叫出一聲「媽媽」時,她忍不住淚崩了。原來10年前,佐野房子在回家的路上碰上了佐藤宣行,她被邀請到她家中,本來只是「玩一玩」,但沒想到遭到了毆打,佐藤宣行將她綁了起來,藏在了閣樓中,一旦她哭喊或者不聽話,就會遭到一頓毆打。

這10年她遭受了各種各樣的虐待,生不如死,雖然離家只有一步之遙,但對她來說,卻難以跨出那一步。被解救後警察問佐野房子為什麼不逃跑,就幾步的距離,而佐野房子稱:「他經常打我,我很怕他,現在即使門不鎖,我走到門口腿都軟了,根本沒有力氣和勇氣邁出這一步。」

醫生稱她是在反覆被毆打時患上了「習得性無助」,這種癥狀的表現為消極、恐懼,遇到事情不會主動逃避,而是絕望地等待痛苦的來臨。佐野房子被攙扶著走進醫院,瘦弱的她連走路都困難,當醫護人員拿了一瓶運動飲料給她喝時,她稱:「這是我這生中喝過的最好喝的東西了!」讓人聽了不禁心酸。

這件事情在日本曾轟動一時,人們無法想象一個女孩長達10年之久與一個惡魔生活在一起,每天都受盡折磨及性侵。而這個案子被人們稱為地獄屋案」,佐藤也因此被判入獄,不過只有短短14年,從2002年開始入獄,現在估計又開始新生活了,而對女孩的傷害,有可能讓她一輩子都活在陰影中。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