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終於團圓!女孩3歲走失「30歲與父母相聚」  網路發文尋親「雙方距離僅2公里」見證奇蹟

分別了整整27年,終於在過年前團聚!

2018年駱榮枝夫婦通過網路發布尋親信息,附上女兒3歲時的照片,文中特別提到女兒「喜歡吃草莓」。

「真甜!小時候我就愛吃!」30歲的女子小虹(走失時原名丹丹),吃著母親駱榮枝遞過來的一顆大草莓,眼含熱淚,邊吃邊說。14日上午,鎮江潤州警察分局內,這對離別27年的母女相擁而泣,讓在場眾人無不落淚……27年裡,雙方都經歷了什麼?又是何種機緣讓其團聚?所有疑問,在昨天相聚現場得以解開。

Advertisements

1993年一場意外:3歲女孩鬧市走失,數千人尋找無果

1993年5月18日上午11點,童法桃回到鎮江中華路上他承包的工程工地,卻沒看見3歲的大女兒丹丹——丹丹原本和表哥在一起玩的。

「上世紀90年代初,鎮江市中心的中華路非常繁華,路上全是人,尋找丹丹猶如大海撈針。」童法桃說,他讓工地上幾百名工人停工,並求助同在鎮江承包建築工程的老鄉,發動各自工人和朋友尋找。「當時有幾千人吧,大家分頭到碼頭、火車站和汽車站尋找,都沒找到。」

Advertisements

絕望之下,當天下午夫妻倆到潤州警察分局中華路派出所(現更名為金山派出所)報案。

鎮江潤州分局金山派出所所長曲波告訴記者,上世紀90年代技防設施普遍比較落後,儘管警方盡了最大努力,但仍舊沒有消息。

「女兒剛丟的那一兩年,基本上不上班,就是到處找。」說起這麼多年的尋女之路,駱榮枝夫婦有著道不完的苦楚。他們把女兒的照片印在尋人啟事上,貼遍了鎮江各地並承諾:提供線索找到丹丹者,酬金3萬元——這幾乎是童法桃家的全部積蓄。

Advertisements

◎1996年,插曲:「錯認」了一個女孩,並資助她上學

1996年夏天,童法桃聽老鄉說,句容白兔鎮有一戶人家,從外地帶回來一個女孩,和丹丹年紀相仿。夫婦倆找這戶高姓人家。可不管他們如何解釋,對方就是不同意他們見女孩。「第二次再到高家,對方叫來很多人打了我們一頓!」駱榮枝說,「不得已,我們就只能遠遠地看著她,姑且就把她當做是丹丹,只要她能好好地活著,我們就滿足了……」

2000年左右小高養父因病離去,童法桃夫婦做了小高家人工作並承諾:認小高為女兒但不帶她走,還資助她上學。

童法桃夫婦把對女兒的無盡思念和愧疚,都傾注到小高身上。直到小高到南方上大學。

2019年初,此前不同意做親子鑒定的小高終於答應去做DNA鑑定。最終排除了他們的親緣關係。

Advertisements

「就是一個心理寄託吧,把她當做女兒,我們對丹丹的愧疚會少一些。」對於這麼多年在小高身上的付出,夫婦二人心甘情願。


2004年,遺憾

女兒曾上網尋親,雙方最近距離僅僅2公里

在童法桃、駱榮枝夫婦苦尋女兒時,丹丹也在淮安找他們。全程負責尋親的金山派出所警察鄭晶告訴記者,丹丹就在距鎮江200多公里的淮安生活,改名小虹。小虹養母仲女士告訴警方,小虹在1993年5月被50多歲的李堯順從鎮江帶回淮安。李堯順說,孩子是在一個菜場撿到的,無人來找,就帶回撫養。

鄭晶說,沒過幾年李堯順因病離去,臨終將小虹託付給仲女士夫婦。小虹此後一直和外婆(仲女士母親)生活。

Advertisements


二年級就輟學的小虹告訴記者,大概在十一二歲的時候,她聽鄰居說自己是領來的。2003年,13歲的小虹曾離家3天尋找生父母未果。隨後,她跟隨做小生意的養父母到了鎮江,邊打工邊尋親,2010年回淮安結婚。

「我是2004年到的鎮江。」小虹記得,她在黃山菜場做餐飲服務員,拿到第一月工資就迫不及待請同事到網吧教她上網發文:「我希望在網上找到尋親線索。」

那時,黃山菜場距離其親生父母所在的中華路只有2公里!

2020年,相認

Advertisements

DNA配上了,分離27年後得以團聚

2015年,童法桃夫婦和小虹不約而同地各自向警察機關求助。但命運又跟他們開了個玩笑,小虹的樣本因為某些問題未能檢測成功。警察通知重新採集時,小虹已東渡日本打工。

2019年11月底,小虹在派出所再次提出採血尋親,她的DNA信息被成功錄入資料庫。2019年12月26日,金山派出所接到江蘇省警察廳部門通知:淮安的小虹與鎮江童法桃夫婦DNA符合親緣關係!

2020年1月2日,潤州警察分局組成專門小組,趕赴淮安市建淮鄉,對小虹及養父母情況進行實地調查。1月7日,警方安排的二次DNA比對結果出來,確認童法桃夫婦與小虹符合親緣關係!坐在派出所會議室內等結果的夫婦倆喜極而泣。

昨天上午,小虹一家三口及親友都被接到鎮江,於是就有了溫馨團聚一幕。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