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伴娘愛上新郎!大家閨秀「淪為情婦」懷孕後被拋棄 「獨身50年未嫁」走後葬在愛人必經路口

「只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你一看....」愛情來得那麼突然!

曹誠英出生於一個大戶人家,她也是中國農業系的第一位女教授,在16歲那年,曹誠英作為胡適三嫂曹細娟同父異母的妹妹,成為了胡適婚禮上的伴娘。

因為這次伴娘的經歷,曹誠英這位大家閨秀,與新郎胡適糾纏了幾十年的時光,雖然他們都在內心深處經過了矛盾與掙扎,但終究是抵不過濃濃的愛意,在那個年代開始了一段婚外的戀情。

不僅如此,曹誠英在倆人同居的不久之後,就懷孕了。本以為能夠得到一個完整的愛戀與婚姻的曹誠英,卻沒想到,感受到的只是愛人對自己愈來愈淡漠的態度。最後,他們就只能分手了。

那麼,胡適與曹誠英之間有著怎樣一段往事?他們是如何相識、相知然後分開的?後來的曹誠英怎麼樣了?

Advertisements

曹誠英


這還要從胡適那段被包辦的婚姻故事講起。

家庭包辦婚姻

在胡適十幾歲的時候,他的家人就自作主張,給他定下了一門娃娃親,成婚對象就是在臨近村的「小腳千金」江冬秀。

對於十幾歲的小孩胡適來說,他還不太懂這種指腹為婚的婚姻會給他帶來什麼影響,他只是在內心深處覺得有點好玩。

Advertisements

1904年,胡適就跟隨自己的三哥前往了上海讀書,而江冬秀則是留在家裡,等待胡適學成歸來與自己成婚。

1906年,胡適成功考進了中國公學開始讀書。後來,他又作為「庚子賠款」的第二期公費生,不遠萬裡赴往美國讀書,先後在康奈爾大學以及哥倫比亞大學攻讀了農學學位。

在1917年,胡適返回國內,在北京大學擔任教授的職位,又兼任了《新青年》的雜誌編輯,因發表《文學改良芻議》,倡導「白話文」,領導新文化運動,胡適在社會上擁有了一個較高的地位。

後來,經濟條件較好的胡適就回到了家鄉安徽績溪,聽從母親的安排,準備迎娶已經等待自己多年的未婚妻江冬秀。


Advertisements

因作伴娘內心暗生情愫

1902年,曹誠英出生在了績溪旺川的一個大戶人家中,因為曹誠英是胡適三嫂同父異母的妹妹,比胡適小了11歲,所以對胡適來說,曹誠英也算是他的表妹了。

1917年,在胡適與江東秀的婚禮上,曹誠英是作為伴娘之一出現的,正值十五六歲年紀的曹誠英熱情開朗、活潑大方,也給胡適留下了一個很深的印象。而胡適本身也長得眉清目秀,又是大名鼎鼎的新文化運動的領袖,自然也是迷倒了萬千少女,曹誠英也不例外。

在婚禮上的短暫接觸中,性格外向的曹誠英,非常大膽地走到了胡適的面前,表示自己對他很是尊敬,希望以後在學習上遇到問題時,能夠向他請教。之後,胡適就將自己的通信地址給了曹誠英,倆人開始了信件的往來。

胡適

Advertisements

1918年時,內心已經對胡適芳心暗許的曹誠英,從小也被父母給包辦了婚姻,雖然她極不滿意這門婚事,但因為這是父母的媒妁之言,所以也只能被迫接受。在這一年,她嫁給了鄰村一個大戶人家之子胡冠英。

結完婚之後,曹誠英就考入了浙江第一女子師範學校學習。在這期間,曹誠英與自己的新婚丈夫,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任何接觸,更別說產生什麼感情了。

而在杭州女子師範讀書的這期間,曹誠英因為受到胡適在文學上的影響,所以她平時也非常喜愛寫詩。之後,她還加入了到了汪靜之所創建的文學社團「晨光社」。

而有時候,曹誠英就會將自己寫好的詩,用信寄給胡適,希望請他為自己的寫詩技巧進行一些指導,並幫助自己對詩作進行一下修改。胡適每次也都會很樂意地在信上邊,針對曹誠英所提到的要求,表達自己的一些意見。就在一來一往的多次交流之中,倆人對彼此之間也有了一個很深的了解。

Advertisements


離婚之後表露情意

曹誠英在結婚之後的三年時間裡,一直都忙於自己的學業,鮮少與丈夫胡冠英有親密往來,所以這幾年曹誠英也一直沒能婆婆所願,給夫家生個一兒半女。婆婆也因為這件事情,對曹誠英十分的不滿意,頗有怨言。

為了能繼續延續家裡的香火,在婆婆的授意之下,胡冠英竟納了一房小妾。這個舉動徹底惱怒了曹誠英,她是接受「五四運動」新思潮影響下的新青年,自然不能接受這傳統的一夫多妻制,她毅然決然地跟婆家鬧翻了,最後與胡冠英結束了這三年的婚姻。

Advertisements

離婚之後的曹誠英感受到了一身的輕鬆,在沒有了婚姻的枷鎖之下,她對胡適的愛意也表現得更加積極。

在杭州女子師範學校讀書的學生們,有一部分都是安徽籍的,所以當時他們想要擬訂編輯《安徽旅杭學會報》,但很難選定可以為報紙寫法刊詞語的人。對此,曹誠英自告奮勇,親自邀請來了胡適來為他們寫刊詞,胡適得知這一消息之後,也是非常爽落的答應了曹誠英這一請求。

兩周之後,曹誠英就收到了胡適從北平寄來的發刊詞,曹誠英既感動又心動,內心對胡適也是更加崇拜了。曹誠英在之後寫給胡適的信件中,也慢慢開始向其傾訴內心的感情,而胡適也在其中接受到了表妹曹誠英的好感,心中對她也漸漸有了一絲異樣的情感。


Advertisements

西湖畔的心領神會

1923年4月,胡適從北平前往上海,參加關於新學制課程起草委員會的會議,在會議結束之後,胡適就以旅遊的名義,從上海專門趕到了杭州,但實則是特地看望已經離婚的表妹曹誠英。

曹誠英對胡適的到來也感到驚喜不已,她沒想到胡適會特地來到杭州看望自己,此時她心裡也感知到了胡適對待自己的那一份特殊的好感。

後來,在曹誠英的陪同之下,胡適前往了曹誠英的學校——杭州女子師範學校進行了參觀遊覽,他們倆人在這一期間相處得非常愉快,他們一邊欣賞杭州的美景,一邊談論著關於學習、生活上的一些事情。

在這親密的交談之中,他們一起度過了非常愉快的的時光,也產生了感情的變化,為此胡適還作了一首白話詩《西湖》:

十七年夢想的西湖,不能醫我的病,反使我病得更厲害了。這回來了,只覺得伊更可愛,因而捨不得匆匆就離別了。前天,伊卻未免太絢爛了!我們只好在船篷陰處偷覷著,不敢正眼看伊了。

來紀念這次倆人之間的旅行回憶,而這首白話詩,雖然明面上是在寫關於西湖的美景,但仔細一讀的話就會發現,詩中的許多字眼,都是在暗喻胡適與曹誠英之間的感情。

詩中的第一個「伊」字,雖然看似是在表達對西湖的不舍,但實則是,胡適在偷偷寄予對曹誠英的感情。而詩中的一個「病」字,則是指胡適在與曹誠英相見,並互相表示愛意之後,心中因為對曹誠英的感情之深,而產生了相思病。

在詩中展現出來的難以控制的感情,也漸漸將倆人給拉進來了情網之中,他們終於展開了這段禁忌的愛戀。


濃郁的熱戀期

回到北平之後的胡適,時不時地都會想起曹誠英,雖然倆人有頻繁的書信往來,但還是不能抑制住彼此內心深處的濃濃愛戀。

1923年6月,時隔兩個月之後,胡適又踏上了前往杭州的旅程,當時胡適是利用了北大五年一次的休養機會,才來到了杭州遊玩。其實,胡適也仍然和上一次一樣,都是假借遊玩的名頭,來到杭州主要是為了看望表妹曹誠英。

在遊玩了十幾天之後,胡適就送走了因公事要返回北京的蔡元培等人,而他自己則以身體欠佳,而且假期的日子還未過完為由,留了下來。後來,胡適就將表妹曹誠英,給帶到了杭州南高峰煙霞洞旁的清修寺,還將行李也一併帶了過來,打算在這裡住上一段長的時間。

當時因為胡適重要的身份地位,又加上僧人對他也是非常的仰慕,所以他們就將一排齋舍的東邊齋房,給了胡適居住。而後又將曹誠英,給安排到了中間的房間,但其實,他們兩個人在這裡已經算是同居的狀態了。


就這樣,在清修寺這個幽靜的寺院裡邊,胡適與曹誠英就像恩愛多年的夫妻一般,一起讀書賦詩,一起漫步在這寺間的湖光山色之中,他們的愛情也漸漸變得美妙了起來。對於胡適來說,在清修寺與曹誠英之間的那段時光,也是他一生中再也沒有度過的美好生活。

在這期間,胡適的眾多好友徐志摩、陶行知、任叔永等人也都曾前來探訪過胡適,他們之中的愛情老手徐志摩,自然也瞧出了胡適與曹誠英之間不同尋常的關係。

很快五個月過去了,胡適因在上海有事,又加上曹誠英離開學校太久,也要回去上課的緣故,兩個人就結束戀戀不捨的同居生活,迎來了分別。感情非常濃厚的倆人在分別之時,竟互相依偎著痛哭了起來,今當離別,不知何日才能相見的思緒使得胡適黯然神傷。

互相惜別之後,胡適就立即動身,從杭州的火車站出發,乘火車前往了上海商務印書館的編譯所。後來在深夜時分,胡適才抵達了下榻的旅館,進入房間的第一件事,胡適就拿起紙筆開始給曹誠英寫信,訴說著他的心情,他在這一路的腦海裡,都滿載著與曹誠英分別後的傷感與濃濃的思念。

而曹誠英也跟胡適是同樣的心理狀態,她一路上也都沉浸在離別的不舍中,在到達目的地之後,就開始在信中表達自己對胡適的思念。在這之後的十幾天內,雙方一直都有在書信上的往來,情感難自抑時,甚至在一天之內,都能收到對方的兩封信件。後來兩個人還在上海、杭州兩地,斷斷續續進行了多次的見面。


戀情浮出水面髮妻以命威脅

1923年的11月底,胡適因為要處理在北京大學的事情,回到了好久未進門的北平家中。而當時在北平城內,由於徐志摩的緣故,胡適與曹誠英之間戀愛同居的關係,也早已傳遍了北平城。

當時的曹誠英已經懷上了胡適的孩子,所以胡適回到家中就不得不向江冬秀攤牌了,並且執意要跟她離婚。

江冬秀聽聞丈夫胡適,與自己曾經的伴娘曹誠英之間,竟背著自己有這種關係,並且還有了孩子之後,本就十分惱火。尤其當她又從丈夫口中聽到他要與自己離婚的消息,這個多年以來辛苦操持家務、扶養孩子長大的農村婦女,一下子就炸了鍋。

氣急敗壞的江冬秀,就當著胡適的面衝進廚房,拿起剪刀,對他說道:「離婚可以,我先把同你生的兩個孩子給殺掉,然後我再自殺。」

聽到髮妻竟拿她和孩子的生命威脅自己,胡適被嚇了一大跳,瞬間面如土色,連忙奪下江冬秀手中的剪刀,並好言相勸到自己不會離婚。江冬秀自從知道胡適與曹誠英之間的事情之後,對待胡適的脾氣是相當暴躁,動不動就發起脾氣來,且從來不避諱外人。


其中有一次,胡適帶來了一位同事石原皋來家中做客。期間,江冬秀在談及自己與胡適之間要鬧離婚的事情時,又想起了自己這十幾年來對胡適的辛苦付出,承受了漫長的等待和忍受,但還是遭受了這麼多的流言蜚語與背叛。

氣不過的江冬秀,就轉身拿起一把剪刀,朝著胡適就給扔了過去,這一舉動把胡適給嚇了一大跳,他再也不敢再談及關於離婚的事情。而後,曹誠英也因為胡適無法光明正大與自己在一起的緣故,就去做了墮胎手術。


無法公開的結合走向淡漠

1925年,曹誠英順利從杭州第一女子師範學院畢業了,為了離愛人胡適能在距離上近一些,她準備考取北京大學。但曹誠英一想到,胡適的妻子江冬秀也在北平,這樣做可能會引起她的嫉恨,給倆人在招致更大的麻煩,所以她就暫停了這個想法。後來在胡適的建議之下,曹誠英準備前往南京讀書。

經胡適的出面介紹之後,曹誠英以一個特別生的身份,進入了南京的東南大學學習,而且還是就讀於胡適曾經所學習的農科系。但後來由於北伐軍入滬的緣故,南京地區的社會秩序非常的混亂,所以學校也暫時關閉了,無奈之下,曹誠英就去上海找了一份兼職的工作。

此時的胡適,也漸漸地希望曹誠英能夠忘記自己,開始新的感情生活,但這對曹誠英來說是何等的艱難。縱使胡適開始在感情上邊,漸漸對待曹誠英顯得淡漠了。但曹誠英依然會將自己的感情寄托在詩裡或者信裡,送到胡適的手中。

因為一直想要走完胡適當年學農的未竟之路,所以曹誠英一直不斷地提高著自己的學業水平,將無法與愛人結合的痛苦,轉化為了她的學習動力。

曹誠英

1928年,曹誠英又考入了南京中央大學農學院繼續求學。三年的時光轉瞬即逝,畢業之後,曹誠英就直接留在了學校,開始了任教生涯。在這期間,胡適也曾來看過曹誠英,雖然倆人不能夠繼續再走下去,但往日的那段情份還是依然在的。

曹誠英在學術上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她曾經發表的畢業論文也被譯成了英文,最後發表在了美國的一家的農業雜誌上。曹誠英的這一優秀成績也被胡適關注到了,在胡適的推薦之下,他與中央大學一起聯合保送曹誠英,前往美國進行公費留學。

1934年,曹誠英進入了胡適曾經的母校——康奈爾大學的農學院,開始了學習生活。在美國期間,胡適也拜託了自己的另一位戀人韋蓮司,對曹誠英進行了照顧。

1937年,曹誠英成功獲得了康奈爾大學農學院遺傳育種的碩士學位,學成歸來後的曹誠英,前往了安徽大學農學院,擔任教授職位,同時她也是中國農學界的第一位女教授。

1938年,曹誠英又被調任到了四川成都,在四川的農學院擔任遺傳學的教授職位。1939年時,曹誠英還與胡適因為工作上的緣故有著一些聯繫,在信中她給胡適講述到了,自己已經得到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的補助,而且也已經進行了棉種細胞以及遺傳上的研究。

但自己提交第一次報告後,她的研究工作卻因為國內爆發的抗日戰爭,而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響,所以她們只能先暫停結束一部分的遺傳研究。為此,曹誠英擔心這場研究無法順利完成。學校為了支持曹誠英所做的研究,最終特地給她撥了500元的儀器費,對此曹誠英表示十分的感激。


不聽規勸自此鴻雁斷絕

曹誠英在苦苦等待胡適的這幾年時間裡,漸漸徹底失去了希望,後來在抗戰初期,她也曾有過相戀的對象,而且倆人都已經到了要結婚的那一步了。

但是由於曹誠英與胡適之間的那段婚外戀,鬧得人盡皆知,所以結婚對象的家人在了解曹誠英的過往之後,就堅決拒絕接受曹誠英嫁入到自己家中,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曹誠英為此深受打擊,心灰意冷之下,她竟萌生了想要出家的打算。隨之而來,曹誠英的身體狀況也越來越不好了。


1941年,曹誠英在中央大學的朋友吳素萱,決定不能看著朋友就這樣消沉下去,知道胡適與曹誠英關係的吳素萱,就充當起了倆人之間的信使。吳素萱在信中,將曹誠英目前的身體心理狀態都告知了胡適,希望他能從中相幫一下。而胡適收到這一消息之後,也立即給曹誠英寫了一首詩寬慰她,希望她能夠振作起來。

1943年,曹誠英的身體狀況才漸漸得到了好轉。後來,曹誠英就來到了遷至重慶的復旦大學,開始了任教。

在解放前夕,一次歡送胡適的宴會上,曹誠英也特地趕來歡送胡適。為此,曹誠英還給胡適帶來了一枚戒指與一點美鈔。而後,曹誠英真切地規勸到胡適,希望他不要執意跟著蔣介石,流亡到美國。但胡適沒有聽從她的規勸,還是堅持走了下去,自此糾結了大半生的兩個人就徹底的鴻雁斷絕了,再也沒有了往來。


1952年之後,曹誠英就被調往了瀋陽農學院任教,專註於研究農學的她還成功研究出一種高產的馬鈴薯,這種馬鈴薯至今都一直在東北地區進行大面積的種植。

退休之後,曹誠英就返回了自己的家鄉,並在績溪山進行落戶,從此獨自過完了餘生。在纏綿病榻之時,她還將自己的所有積蓄都捐給了故鄉,希望能為故鄉做一些基建工作,給百姓帶來一些貢獻。


1973年1月18日,曹誠英因患肺癌在上海與世長辭,享年71歲。而這位老人在百年之後,親自選擇安葬的地方,竟是在績溪旺川楊林橋邊的那條公路旁,只因為那條路,是每次胡適回家都會經過的地方。


惹不起的新娘!伴娘團「舉5個證書」霸氣撐場 網友看清「證書上的內容」服了:新郎要小心

隨著社會的發展,互聯網發展也是越來越快,許多人都喜歡把身邊的事情拍成小視頻發到網上,分享身邊的故事。


前幾天,有一位網友在網上分享了一對新婚夫婦的婚禮視頻,新娘及伴娘團走紅。視頻中,新娘坐在床上,手中拿著一張紅色的紙,上面寫著密密麻麻的字,身旁的5個伴娘手中各舉著1個證書,非常有氣勢。網友們看到證書以及紙上的內容後,倒吸一口冷氣,叮囑新郎要小心,新娘惹不起。


原來新娘手中拿著的是一份婚前協議,5個伴娘手中的證書則是律師證,新娘本人及伴娘都是學法律的,並且都是學霸。網友笑著調侃說:新郎以後說話可得注意了,每句話都可能變成呈堂證供。


網友的調侃讓這條視頻的評論區變得更歡樂了。不過開玩笑終歸是開玩笑,夫妻兩人的感情還是要好好經營,也希望新娘的專業知識不要在婚姻生活中用到。夫妻間好好經營婚姻,也會讓孩子受益良多。


1.孩子有良好的性格

孩子性格的形成與幼年時期的經歷密切相關,而孩子小時候大多與自己的父母生活在一起,若是夫妻兩人能將婚姻經營妥帖,那麼就會給孩子一個溫馨的港灣,讓孩子在充滿愛的環境裡安心的長大。這種環境會讓孩子對夫妻關係、責任和家庭生活有深刻的理解,有利於孩子形成完善的人格,對孩子以後獨立成家也有很大幫助。


2.孩子有更多的安全感

生活在這個世界上需要有自我保護能力,但若是過度地進行自我保護,就會把其他人排斥在外,無法溝通交流,這對孩子的人際關係有很嚴重的負面影響。


自我保護意識過強的孩子大多生活在不和諧的環境中,其中家長的感情不和是導致這種現象的重要原因。如果夫妻能夠把婚姻生活經營好,那麼孩子也將從這和諧的家庭環境中獲得更多的安全感和支持。


3.孩子有正確的婚姻觀

孩子最直觀了解到的婚姻生活便是自己的爸媽,如果夫妻的婚姻生活並不和諧,這能會讓孩子對婚姻產生質疑。要是家長將情緒發泄到孩子身上,對孩子的影響就不僅僅是生活、學習那麼簡單了,可能會讓他們在心底裡厭惡夫妻生活。很多人成年後有「恐婚」的心理,這與幼年時的生活氛圍不無關係。

夫妻感情好,家庭氛圍會更和諧,孩子也會受父母的影響,對婚姻充滿嚮往,也會懂得如何經營感情,有一個正確的婚姻觀。

不管婚前多麼激情甜蜜,婚後都將回歸到平淡的生活當中,夫妻只有認真經營婚姻,才能讓這段感情走得長遠,才能給孩子創造更好的生活環境。希望夫妻都能認真經營自己的婚姻,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