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範女婿!男星為「照顧聾啞岳父母」學手語到手麻 妻子怕小孩有遺傳「尊重丁克想法」50歲才因愛得一子






1962年,師小紅出生。

他踏入演藝圈十餘年,終於憑藉《上錯花轎嫁對郎》為自己贏得一絲人氣。

可就在事業上升期,師小紅卻選擇了息影。

Advertisements

原因是他為了照顧聾啞岳父岳母。

直到51歲,師小紅才放棄丁克,得有一子......




1962年,陝西某醫院的產房裡,一個嬰兒正哭個不停。

而旁邊的父母,還沒來得及安慰,先是盯著小嬰兒看了一會。

Advertisements

這個小嬰兒,正是師小紅。


雖然名字聽起來十分安靜,但是師小紅本人可並不是這樣。

他和其他小男孩一樣,每天上躥下跳。

聽著父母永遠的「別人家的孩子」,卻仍然非常快樂。

Advertisements


十一年後,師小紅慢慢長大,身體開始抽條。

而遠在江蘇,有一個小孩也呱呱墜地。

而這個小孩名叫謝蘭。

謝蘭的出生給家裡帶去無限希望,但是隨著她開始長大。

Advertisements

隨著弟弟的出生。

她發現作為家裡的希望,擔子實在太重。

更何況爸媽還是聾啞人。


在別人還在玩耍的時候,謝蘭便開始打工掙錢。

過早讓她接觸社會,謝蘭甚至一度沒有將來結婚的想法。

Advertisements

可是她不知道,自己如此性格「寡淡」的人,將會遇上一位熱情似火的追求者。


師小紅。




1991年,師小紅出道,參演《愛在雨季》。

從那之後,師小紅便開始了正派演員路,醫生,軍人,商人......

Advertisements

雖然國民認知度不是很高,但是在業界也算是有點名氣。


而比師小紅晚出道三年的謝蘭,並沒有因為時間問題,而埋沒於市場。

1994年,謝蘭便參加電影,和張國榮搭檔。

Advertisements

如此高起點的出道水準,也讓不少導演注意到了她。

那時候,她的人氣,可以說是在師小紅之上。


師小紅和謝蘭都是演員,兩人相遇必然是一個劇組裡。

《黃土地藍土地》的導演找到謝蘭,想讓她擔任女主。

謝蘭滿口答應下來,隨口問了句,男主是誰啊。

「師小紅」。

聽完導演的答案,謝蘭有點疑惑,這個名字不像男生啊?



等到所有演員研讀劇本,開劇本大會的時候,謝蘭才見到師小紅。

這才讓心中的疑惑大解,原來師小紅就是他,傳說中的大前輩。

在劇里,謝蘭演妹妹,師小紅演哥哥。

而在劇外,師小紅也自然擔任起了哥哥的角色。

對謝蘭頗有照顧。



但是這種照顧,僅是停留在兩人練習台詞這一階段。

等練習完一次,或者就在休息的時候。

演員們和拍攝人員都會圍在一旁,說話聊天,師小紅有時候也會在其中,默默地聽著。

師小紅邊聽邊點頭微笑,突然發現,這裡面怎麼沒有謝蘭。

他轉了轉頭,發現在角落裡,謝蘭正在安靜坐著,看一本書。



在如此嘈雜的劇組環境中,還能安心看書。

這讓師小紅對謝蘭很是敬佩,內心也產生了一種若有如無的異樣感。

自從知道謝蘭這個小秘密後,師小紅總是會時不時的注意她。

看看她在幹什麼。

看的多了,他越發覺得謝蘭安靜,也越發對謝蘭產生了不一樣的情愫。



拍戲過程中,謝蘭因為壓力太大,生病卧床。

師小紅想著她難受的樣子,忙裡偷閒在城市轉悠,終於買來藥物。

拿著葯的師小紅興沖沖的往回趕,卻在走到謝蘭門口的時候,突然來一個急剎車。

他覺得一個大男人貿然進入不太好,便把藥物放在門口。

然後敲了敲謝蘭的房門,讓她到門口拿葯。



這也算是拍戲時候,倆人僅有的交集。

拍完戲之後,劇組沒有聚餐的計劃,師小紅也沒有和謝蘭再次見面的機會。

那時候,謝蘭只是以為這個男人是萍水相逢。

沒想到有一天,她從家人的「口」里聽到了師小紅的名字。



謝蘭從外面回家,看到父母正在看她演的新劇。

雖然老兩口聽不到聲音,但是能夠看到畫面。

看著看著,老兩口突然開始比劃,他們告訴謝蘭「師小紅特別帥,高大」。

謝蘭還沒有見過父母對哪一個男主有如此大反應,心下有些意外。



看著父母熾熱的眼神,謝蘭說因為工作原因,並沒有找男朋友的想法。

並且就算找,也不會找圈內人當男友。

父母看著謝蘭靈活的手在空中比劃,失望的點了點頭。

又把視線轉到電視上去。



生活中的小插曲很快就如此過去。

而師小紅終於得來一個機會,可以見到謝蘭。




一年之後,《黃土地藍土地》得獎,作為主演,師小紅和謝蘭要去領證書。

師小紅考慮到謝蘭工作繁忙,便將她的證書一併領到手。

他看著手裡的證書,想要親自給謝蘭送過去。

但是沒有聯繫電話,他只能問便當時劇組的人員,才要來謝蘭的地址。

等到謝蘭打開家門,看到門外的師小紅的時候,特別驚訝。

她想不到,師小紅怎麼會知道自己家地址,她也沒有細想其中緣由。



正是這次機會,讓師小紅終於和謝蘭開始搭話聊天。

熟了之後,師小紅也會旁敲側擊問謝蘭對另一半有什麼要求。

但是謝蘭卻說目前沒有這樣的想法。

她說自己的父母是聾啞人,很多人都不會接受的。

師小紅聽了之後,默默地點了點頭,內心有點傷心,同時又有點心疼。

這時候,師小紅才發現自己已經離不開她。

他想要保護她。



師小紅想要去長春玩一玩,他問謝蘭要不要一起去。

「長春我去過了,你自己去吧,注意安全」。

聽著謝蘭的拒絕,師小紅只得在電話那一頭說「好吧」。

本來一路旅遊還算愉快,結果司機突然撞上了前面的卡車。



一幫人從車裡鑽出來,把司機從梁子上拖了下來。

檢查一番後,司機沒有事情,就是車完球了,眾人這才長舒一口氣。

感到大難不死的幾人,相聚在飯店。

師小紅邊喝酒,邊感嘆生命無常。

「這真是太可怕了,要是自己,我這30多歲還沒有媳婦呢」。

大哥聽了,挑眉一笑。

「你不是喜歡謝蘭嘛,還不快表白,正好現在喝酒壯膽」。




師小紅看著大哥的眼神,一咬牙撥通了謝蘭的電話。

電話一接通,他便把今天經歷說了一遍。

還沒等謝蘭緩過來,師小紅突然開始求婚。

這一切,對於謝蘭來說,是蒙的。



師小紅說了很多,但是大腦宕機的謝蘭卻沒有聽進去多少。

只記得最後兩句。

「謝蘭謝謝你相信我」。

「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

說完之後,師小紅就醉在了桌子上。



等到兩人再見面的時候,已經是一周以後。

再見面時候,兩個人多少有點臉紅。

謝蘭看著他,小聲地說。

「我同意了」

師小紅聽著謝蘭的話,抱著她不放手。

「我一定會對你好」。



2000年,兩人領證結婚。

謝蘭還是忙於工作,並且無心想要小孩。

再加上父母是聾啞人,她害怕小孩會有遺傳。

看著焦慮的謝蘭,師小紅抱著她溫柔地說。

「沒事的,我尊重你一切想法」。



為了能和妻子在一起,師小紅把一些戲給推了,只留下兩人合作的劇本。

有謝蘭在的地方,總會有師小紅的身影。

謝蘭動身去拍戲,師小紅總會先人一步,拎著妻子的包。

自己沒戲份的時候,還會給妻子做飯。

各種拿手好菜,都給妻子來了一遍。

別人都是拍戲變瘦,但是謝蘭卻在師小紅的投喂下,不減體重。



有次拍戲的時候正值情人節。師小紅也講求浪漫。

但是在大山裡沒有花,他只能跑遍全鎮,卻只看到黃瓜上的小花。

於是他把黃瓜買了下來,把黃瓜花扎在一起,黃燦燦的,送給謝蘭。

謝蘭看著花,紅暈不知道什麼時候爬上了臉。



師小紅每日和妻子恩愛,突然想起家裡還有岳父岳母。

他想了想,做了一個決定。

推掉工作,在家陪老人。





師小紅陪老人有兩個原因,一是代替繁忙的妻子,二是盡孝心。

但是岳父岳母是聾啞人,師小紅先要過語言這一關。

為了能夠順利交流,師小紅買了手語書,每天在照顧老人睡覺之後,還上網看視頻學習。

練習的多了,師小紅都會感覺手麻。

但是為了父母,他也忍了。



天氣溫暖的時候,師小紅還會拉著岳父岳母出去曬太陽。

有時候走的累了,岳父岳母在凳子上休息,師小紅還會為他們遮擋刺眼的陽光。

看著父母渴了,還沒等他們手語比劃,師小紅早就擰開了瓶蓋。

老人家看著如此勤快的女婿,心裡也樂開了花。

在公園裡經常會碰到熟人,看著一旁勤快的師小紅。

不少人以為他是老兩口的親生兒子。



轉眼間到了老人家70大壽的時候,岳母知道謝蘭平時忙於拍戲。

對於她的不能到場,也表示了理解。

而對於女婿師小紅,老兩口也隱隱約約記得,過生日那天好像也有工作。

所以這一次生日,他們內心並不指望孩子們的到來。




但是卻殊不知,師小紅早就計劃了一切。

生日前幾天,師小紅聯繫到了謝蘭,知道她在北京。

便讓她不要擔心,生日大壽一定會辦好。

岳母70大壽那一天,在酒店裡去了不少朋友。

老人碰在一起,各種家常聊了起來,場面叫一個熱火朝天。

有人問女兒女婿怎麼沒來。

岳母也善解人意,說兩人工作忙。

去不了。




說完了話,生日也要開場了。

生日剛開場,便看廳里的門被打開了,岳父岳母抬眼去看,才發現正是自己的女婿。

為了讓老人家的生日過得舒服,他連夜開著車。

還買了茅台酒,中華煙。

這讓岳父岳母非常激動,趕忙招呼女婿一起坐下吃飯。

師小紅先說了祝福,這才落座。

看著女婿的這一番心意,老兩口不知不覺紅了眼眶。



工作完的謝蘭回到家之後,才聽到父母說起這件事。

她看著父母說的時候,深情快要落淚,內心突然覺得空落落的。

過了幾天,謝蘭找到師小紅。「我想要一個孩子了」。

師小紅看著謝蘭的臉,確定沒有再開玩笑。

「但是,你這時候,生孩子有風險」。

「我知道,我也想好了」。

聽了謝蘭的話,師小紅重重點了點頭。






2012年,謝蘭順利誕下寶寶。


師小紅看著寶寶,又看著謝蘭,內心非常激動。

「你辛苦了」。



師小紅老來得子,每天看著孩子,都不願意撒手。

突然他扭頭看向謝蘭。

「你如果想工作,我可以當奶爸,沒問題」。

謝蘭破涕而笑,「我想看著孩子長大」。





師小紅明白了妻子的意思,既然謝蘭在家,那麼自己就想出去賺錢養家。

雖然師小紅開始在外拍戲,但是他心中還是有著家庭。

一次,他從新疆拍完戲回北京,本來想連夜回家,給老婆孩子一個驚喜。

結果沒有鑰匙,又不捨得敲門把妻子叫醒。

只能在下面的酒店住了一晚上。



結果等到第二天,師小紅醒來發現已經過了早上。

他本想送孩子上學,給兒子一個驚喜。

沒想到睡過頭了。

電話那頭的謝蘭聽著笑了,讓他快回家吃飯。



現在的師小紅,雖然也有戲拍,但是生活重心還是在家裡。

他會為了逗謝蘭開心,製造一些「劣質」的玩笑。

比如躲在柜子里,想要給謝蘭一個驚喜,但是卻遲遲沒有發現。

等到謝蘭打開柜子的時候,才發現蔫了的師小紅。



而自從2000年結婚以來,師小紅沒有抱怨,也沒有一點緋聞。

在娛樂圈緋聞滿天飛的時候,師小紅卻二十年如一日,愛著自己的老婆。

也孝順著岳父岳母。



回顧師小紅的人生,可以感受到他是一個有愛的人。

因為愛,大膽求婚告白。

因為愛,同意妻子不想生孩子的想法。

因為愛,想愛自己父母一樣照顧著岳父岳母。

又因為愛,現在撫養著孩子。

雖然不是很火,但卻說明了,平平淡淡就是真。

愛是濃烈的,是熱情的,也是溫情的。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