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歲成港姐冠軍!24歲惹怒成龍被「雪封」 結婚當天被富商通訊丈夫:「你老婆曾被我包養過」

1995年,嘉禾不僅斥資2億為成龍量身打造了一部《霹靂火》,還給了他充分的創作自由。

可是在這部電影拍攝完成之後,成龍卻將袁詠儀給「封殺」了,自此讓她的事業一落千丈。

在此之前,袁詠儀早就憑著自己的一張嘴得罪完香港電影圈,吳君如更是明說:「第一次看到袁詠儀,我就想給她兩巴掌!」

可就是這麼一個女人,被張智霖獨寵29年,她究竟有什麼魅力?

今天,我們來聊一聊「靚靚」袁詠儀的故事。


Advertisements


1971年9月,袁詠儀出生於香港西環,祖籍是廣東省東莞市。

在她前面還有一個哥哥,因為父親、姑媽、姑丈和表哥等人都是警察。

家裡對待男孩子都比較苛刻,但是對女孩卻比較寵溺。

因此,在妹妹出生之前,袁詠儀註定要成為被家裡慣壞了的小公主。


Advertisements

大概是出生在男多女少的家庭,漸漸長大的袁詠儀性格比男孩子還要野。

每當父親被調到家附近的街道巡邏,她總會微微弓著身子、一雙小手背在身後,老氣縱橫地跟在父親屁股後面對街坊鄰居指指點點。

如果父親不在,袁詠儀就會跟在外公身後「耀虎揚威」。


Advertisements

袁詠儀的外公在柴灣經營一個豬肉攤,做生意之餘還愛多管閑事,要是遇上看不順眼的人,他就會脫下自己的木屐敲別人的腦袋。

而小小年紀的袁詠儀也機靈得很,學外公一樣她肯定吃虧,可是街邊的餐廳就遭了殃。

每天和外公出去喝早茶,她總會用手指戳一下別人的蛋撻,很囂張地來一句:「喂!你家蛋撻不夠靚喔。」

因此,她也被街坊鄰居取了一個外號,叫「柴灣一霸」。


Advertisements

就這樣,袁詠儀在和一幫男孩子踢足球、爬樹、打鬧的日子中長到了15歲。

父母早已看透,要想讓女兒讀大學,還不如讓她去摘月亮更現實一點。

因此家裡早已為她安排好前程,一年後畢業就到船務公司去上班,可是充滿不確定性的袁詠儀卻跌跌撞撞地進入了影視圈。


Advertisements

1986年的暑假,中學畢業的袁詠儀看到一張海報,電影《飛躍羚羊》招募臨時演員。

這是一部由鄭則仕執導的青春體育題材電影,而剛好當時的袁詠儀喜歡跑步,並且一百塊錢一天,於是她就去報了名。

在這部電影里,袁詠儀只是一個跑龍套,鏡頭都沒有幾個。


Advertisements

袁詠儀在電影里的出色表演引來了副導演的注意。

副導演有意帶袁詠儀入行,於是問她:「你想不想拍戲啊?」

袁詠儀覺得,拍戲最多只能做到三四十歲,而自己打工做到七十歲都沒問題,而且當時的香港影視圈名聲不太好。

於是,她一臉嫌棄地回應:「不拍,別來煩我。」

那個被袁詠儀拒絕的副導演,是先後拍過《肥貓流浪記》、《葉問》等一系列電影的葉偉信。


Advertisements


拍攝完《飛躍羚羊》後,袁詠儀在家人的安排下進入了一家大機構當起了船務文員,一干就是三年。

不安分的心在平淡的生活中躁動,文員的日子有點乏味了。

1990年,袁詠儀看到香港小姐參賽的海報,參賽的人有機會出國拍外景,她的心裡頓時冒出一個念頭: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在徵得父母同意後,袁詠儀興沖沖地參加了選美比賽。

雖然她也不失為一個靚女,但是參加選美比賽的哪個不是儀態萬千的大美女?

袁詠儀從不指望自己能拿冠軍,索性她就一路玩著來,誰知玩著玩著就進入了決賽。

或許是評委們從沒見過性格如此外放的佳麗,學歷最低的袁詠儀就這樣稀里糊塗地拿下了冠軍。


如果說三年前的楊超越是錦鯉附體,那麼31年前的袁詠儀可以稱得上是港媒的寵兒。

比賽完之後,袁詠儀和曾志偉一同出席某個開幕儀式。

當著眾多記者的面,曾志偉指著袁詠儀來了那麼一句:「不明白為什麼選了一個那麼丑的港姐冠軍出來。」


袁詠儀聽后直接翻白眼,氣氛陷入尷尬。

這時記者出來解圍:「不是啊,我們覺得她很靚啊,靚靚給個鏡頭。」

就這樣,袁詠儀多了一個「靚靚」的外號。


走完一系列的港姐流程之後,袁詠儀被簽到了無線電視旗下。

一開始她滿懷期待,想著會有源源不斷的電話打到家裡找她去拍戲。

可是等著等著,直到在電視上看到第二名的戲在電視台播出,她還不知道要做什麼。


後來袁詠儀實在不耐煩,她打電話到公司質問:「簽了我又不聞不問,現在算怎樣?」

後來實在沒辦法,無線電視就把她安排到《勁歌金曲》節目上當主持人。

可是袁詠儀根本沒有當過主持人,又不會唱歌,不到幾個月她又從主持人的位置撤了下來,可是公司卻看到了她的表演天賦。


從主持人的位置下來之後,袁詠儀接拍了電視劇《我愛玫瑰園》,並在該劇擔任女主角。

對於無線而言,只要作品出得夠快就行,根本不在乎劇本合不合理。

但是對於性格耿直的袁詠儀來說,看到不合理的地方她就會直白地說出來,因此得罪了不少導演和場務,讓人覺得她耍大牌。

以至於《我愛玫瑰園》拍攝完成之後,袁詠儀就開始被無線雪藏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一位長相併不算英俊的富商出現在她的生命中。



1991年9月,袁詠儀生日那天拍完戲回到住宅,一打開門看到整個房間擺滿了20種不同的花。

送花的是被譽為「神童輝」的香港商人羅兆輝,他的表白方式粗暴而浪漫。

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加之當時袁詠儀事業不順,羅兆輝「暴髮式」的表白讓她一下子陷了進去。


在袁詠儀開工期間,羅兆輝會突然坐飛機過去只為了和她吃一頓飯。

袁詠儀要出去旅遊,羅兆輝也會幫她安排好出行車輛和酒店。

除了供吃喝玩樂,據說羅兆輝每個月都會固定給袁詠儀50萬的生活費。


嗅覺靈敏的記者很快聞到了不一樣的氣息,袁詠儀被富商「包養」的消息不脛而走。

通過曾曾爆料,此時的袁詠儀才明白,原來羅兆輝早就已經結婚。

可是生米已經煮成了熟飯,她也只能將錯就錯。


袁詠儀之前在業內的名聲就不太好,再加上當下被富商「包養」的醜聞,公司進一步對她實行了雪藏。

如果你以為袁詠儀即將進入頹廢的時期,那就大錯特錯了。

有時不得不感嘆袁詠儀的命是真的好。


1992年,新藝城公司出現明顯下滑的趨勢,曾志偉從公司出走,與陳可辛共同成立新公司。

當時公司要製作一部名叫《亞飛與亞基》的電影,這部電影由柯受良執導,梁朝偉和張學友共同主演。

曾志偉和陳可辛剛好是這部電影的製作人,恰好當時袁詠儀與無線的兩年合約即將到期,於是曾志偉就將她收入麾下。


《亞飛與亞基》這部電影一經播出,就獲得了大量掌聲。

才被雪藏幾個月的袁詠儀更是憑藉該電影斬獲了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的獎項。

自此她又成了一塊「香餑餑」,可是袁詠儀口無遮攔的毛病並沒有一點點改善,就連大佬向華勝也被她嗆過。



當年,向華強和向華勝的永盛公司出了一部《絕代雙驕》。

袁詠儀在這部電影裡面的鏡頭寥寥無幾,真正拍攝的時間只有兩天,可是向華勝出手大方,給足了她片酬。

殺青當天,穿著一身西裝,戴著金絲眼鏡的向華勝也來到了現場。

他看到拽里拽氣的袁詠儀,嘬了一口雪茄沒好氣地說道:「si靚妹,拍我的電影只拍了兩天,卻收我整部戲的片酬,你賺大了。」


袁詠儀聽完氣不打一處來:「你還好意思說,我的鏡頭就只有那麼一點點,什麼拍了兩天,我去了足足28天。」

身為大佬級別的向華勝當然不會和一個小女生計較,但在場的人可是都驚出了一身冷汗。

向華勝是什麼人?敢當著這麼多人面嗆他的,估計也就只此袁詠儀一個。


袁詠儀嗆向華勝的事媒體沒有怎麼報道,可是在那個圈子可是引起了不小的波瀾。

當年永盛把《黃飛鴻之鐵雞斗蜈蚣》交給王晶來執導,讓他大跌眼鏡的是,向華勝不僅沒有計較袁詠儀頂他的嘴,還讓她進入了自己的劇組。


有一次拍攝,監製答應了袁詠儀幾點放她走,可是等了大半天都沒有輪到自己上場,無聊的她直接在片場睡過去。

王晶看到後好心提醒,袁詠儀直接跳起來把他大罵了一頓。

李連杰和向家的關係不必多說,眼前這個「小閻王」可是連向華勝都敢嗆的人,身為導演的王晶上不敢得罪,下也不敢太過於嚴厲,別提多委屈了。


1993年,袁詠儀參演了由陳勛奇執導的《邊城浪子》,在這部電影里她遇見了張智霖。

通過近距離地接觸,袁詠儀被張智霖的幽默和風趣撩動了芳心,彼此也算得上是看對了眼,只是當時雙方都各有男女朋友。

等這部戲拍完之後,兩人再也按耐不住跳動的心,袁詠儀向羅兆輝提出了分手,張智霖也結束了當時的戀情。

而因為和張智霖的戀情,袁詠儀也由紅轉黑,一度被認為是第三者。



和張智霖在一起之後,袁詠儀事業愛情雙豐收。

幾年的時間裡,分別和劉嘉玲、梁朝偉、劉德華和周星馳等當紅演員都有過合作。

或許是一切都來得太順利,讓袁詠儀愈發地膨脹,這种放飛自我的性格也終於讓她嘗嘗到了苦果。


1994年,袁詠儀在高志森執導的電影《年年有今日》里與吳君如產生交際。

吳君如老爸是馬會的主持,被人稱作「財神」,其實力和人脈可想而知。


第一天進劇組,看到袁詠儀當時沒大沒小的樣子,吳君如心裡非常不爽她。

後來通過陳可辛兩人成為了朋友,吳君如才直白地告訴她:「第一次見你時,我真想給你兩巴掌。」


94年年尾,嘉禾豪擲2億給成龍投了一部《霹靂火》。

這部電影一連換了兩個導演,期間耗費了很多的人力物力,後期甚至需要成龍自己墊資,輾轉世界各國才得以拍攝完成。

袁詠儀在這部電影里飾演一個記者,可以說是妥妥的女一號,據說成龍給她開出了500萬的片酬。


可是到了後期製作的時候,成龍讓她過來補幾句台詞等了大半天不見人來。

最後這部《霹靂火》上映之收穫了1.5億的票房,如果按照比例分賬片方回本不到6000萬。

也正是因為這部電影,讓嘉禾元氣大傷,讓其進一步加速了衰落。


或許是因為票房的原因遷怒到了袁詠儀的身上,成龍一氣之下放出話來說要封殺袁詠儀。

之後可能覺得不夠解氣,成龍又到香港導演協會把袁詠儀給投訴了.

其他的演員和製片人也紛紛加入了抵制的行列,這也讓袁詠儀陷入了非常尷尬的處境。

後來在曾志偉的牽線搭橋下,袁詠儀才和成龍冰釋前嫌。

而成龍也是夠可以的,含沙射影了二十幾年,始終都不肯說清楚。



讓袁詠儀慶幸的是,在被香港電影圈抵制的那段日子裡,身邊還有一個張智霖。

1998年,袁詠儀開始接拍電視劇,與趙文卓合作了一部《花木蘭》。

這部劇集再次讓她火了起來,似乎花木蘭就該是袁詠儀這樣的。


磕磕絆絆那麼多年,袁詠儀的事業跌宕起伏,可是身邊卻一直站著一個讓她有恃無恐的張智霖。

2001年2月,這是袁詠儀和張智霖相識到相戀的第9個年頭,兩人終於攜手走進婚姻的殿堂。


據傳,兩人結婚當天羅兆輝把電話打到張智霖那裡:「你老婆曾被我50萬一個月包養過。」

張智霖:「聽到你這番話,我以後會更加地愛她。」

面對這樣的男人,連羅兆輝也自行慚愧,之後站出來稱讚張智霖是一位很好的男人,以後不會再去打擾他們。

後來被記者追問,張智霖款款深情地回應道:「我只是遺憾沒有更早地去認識她,不能更早地去保護她。」


在外人的眼裡,袁詠儀是「買包狂魔」,是一個貪慕虛榮、愛耍大牌、脾氣差的女人。

可是在張智霖心中,她是他的影后老婆,剛接冠軍妻子。

在她名聲最差、事業跌落到低谷的日子裡,他仍然不離不棄。

就像他唱過的那首《天梯》:

千夫所指里,誰理登不登對

仍挽手歷盡在世間興衰

袁詠儀的一生所幸,是遇到了張智霖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