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縱丈夫偷情!何莉莉「隱忍小三43年」拒不離婚 熬死丈夫後「教科書式斗小三」獨攬70億遺產

對於娛樂圈很多女星來說,嫁入豪門過上富太太的生活,是她們畢生的追求。但想要嫁入豪門何其艱難,像吳佩慈為男友連生4胎,化身「生娃狂魔」,卻依舊沒有成功嫁入豪門。

但卻有這樣的一位女星,她當紅時嫁入豪門,為丈夫連生4胎,本以為地位穩固,卻遭遇丈夫出軌,她與小三鬥智斗勇43年,堅決不肯離婚,最終熬死丈夫獨佔70億家產,被稱為最「絕」原配,她就是何莉莉。

Advertisements


說起何莉莉,很多人對這個名字十分陌生,便是因為在她事業的巔峰時期選擇了嫁做人婦,才沒有在演藝圈中留下太多關於她的個人經歷。

但是一提到她的婚姻,卻也曾是大家津津樂道的話題之一,這段婚姻經歷一點不普通。

「我不會讓別人隨便坐到我的位置上,沒有一個女人可以威脅到我,除非那是我本人的決定」,何莉莉曾說。

Advertisements

提起何莉莉的名字,似乎被熟知的標籤只有香港船王之子趙世光之妻。


其實,在嫁入百億豪門之前,何莉莉就已在影視圈聲名鵲起,和潘迎紫等一起位列「邵氏十二金釵」之一,是鄧麗君閨蜜,還被譽為「美艷親王」,只是這所有光環都在婚後被丈夫的各類緋聞所淹沒。

趙世光向何莉莉求了三次婚才抱得美人歸,可沒想到婚後趙世光的「花心」本心暴露無遺,與多位女子傳出緋聞。

Advertisements


眾人都以為她會早日擺脫「不幸」,但何莉莉始終保持正室的姿態,一直堅守整整四十三年,還先後生下4個孩子,終究是憑著自己的聰明才智成為了最後的贏家,獨得70億遺產。


Advertisements

「美艷親王」嫁豪門

何莉莉憑著一副姣好面容,16歲時就被著名導演袁秋楓所看中,找其參演了影片《蘭嶼之歌》,從而正式進入了演藝圈。

作為新人,很少有在大劇作中露面的機會,何莉莉出道後都是演些龍套角色。當時香港影視發展正盛,何莉莉便毅然決定前去香港,進入邵氏電影發展。


Advertisements

可邵氏佼佼者比比皆是,想要出人頭地並非容易之事。為了尋求更多機會,何莉莉開始不斷學習磨礪提升自己的演技。

而有了過硬的專業能力,本該對劇本的篩選更加嚴格,何莉莉卻偏偏「劍走偏鋒」,她從來不固定自己的戲路,何莉莉明白總是演繹同一類角色會讓觀眾產生視覺疲憊,只有多戲路發展才能穩定長久。

在《文素臣》中何莉莉出演了林之女兒紅玉一角,被觀眾讚譽為「美艷親王」,還成功躋身「邵氏十二金釵」。


Advertisements

而當人們都為她的性感形象所魂縈夢繞時,何莉莉又跨戲路演繹了玉女角色,更是不顧反對出演了同志電影。

在當時的社會風氣下,人們對於女同志還心存芥蒂,大部分知名女星也是尤為排斥女同角色,擔心會對自身形象有所影響,可何莉莉卻「一意孤行」接下了愛情片《愛奴》。

身邊人都說何莉莉過於任性,影片播出必然會受人唾罵,深謀遠慮的何莉莉卻堅持大眾會去接受新鮮事物,即使一時會遭人嫌棄,但只要有一部分人接受,那麼就肯定會獲得更多人支持。


Advertisements

結果居然真的如她所言,《愛奴》雖然受到了少許人的譏諷,但讚美聲遠大於詆毀。電影不僅在法國和英國的雜誌上被賦予了高度評價,還評選為當年的世界十大名片之一,在影視界掀起了巨大波瀾。

作為主演的何莉莉亦是獲得了無數掌聲,但出人意料的是正值事業上升之際的何莉莉,卻在此時為愛情激流勇退離開了影視圈。


在《愛奴》拍攝結束後,二十七歲的何莉莉就與船運業巨子趙世光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原來早在1970年何莉莉就曾對外公開過自己與趙世光的戀愛關係,期間趙世光對何莉莉一直寵愛至極,還向何莉莉求了三次婚,何莉莉的母親也表示自己對趙世光這個女婿十分滿意。

當結婚消息宣布的時候,人們都以為何莉莉遇到了此生摯愛,息影也是值得的,可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兩人成婚後,沒有因甜蜜美滿的愛情備受關注,反而趙世光的緋聞絡繹不絕。


「大智若愚」度半生

1995年,趙世光與世界小姐落選者譚玉梅的戀情傳得沸沸揚揚,雖然趙世光再三否認雙方戀愛事實,但兩人的共處照片還有外出旅遊的圖文都被媒體所曝光,何莉莉在得知丈夫疑似背叛婚姻時,沒有與其大動干戈,只是讓趙世光向自己承諾不再與譚玉梅來往。


趙世光應了下來,還向何莉莉公開道歉,「我表示了歉意,挽回她的尊嚴,希望她可以接受,也是對公眾的交代」。

可就在議論聲平息不久,又有媒體拍到趙世光與譚玉梅同居的照片,更過分的是趙世光還帶著譚玉梅去了國外旅行,這也使得譚玉梅變本加厲,直接聲指何莉莉不懂讓步,逼迫何莉莉離婚。


面對譚玉梅的抑遏,何莉莉仍是絲毫沒有離婚的打算,還向媒體回應:「看透了,只要他喜歡,我也無所謂,不過她撈夠了應該會走」,之後就與趙世光前去日本遊玩了。

有人說何莉莉無法接受一切所以逃避問題,但實則她此舉是在側面反擊譚玉梅。

對於何莉莉而言,她是趙世光明媒正娶的合法妻子,而譚玉梅不管怎樣在媒體面前大肆宣揚自己與趙世光的戀情,還是與趙世光沒有夫妻名分,說再多也終究只是「第三者插足」。


作為正室的何莉莉反而在此時包容丈夫,與趙世光外出旅行,不論是在趙世光心中,或是在媒體大眾面前,她的「大家風範」都更勝一籌。

在持續了近十年的三角關係後,2004年趙世光因病住院,譚玉梅再無法與趙世光見面,這段感情糾葛就此了斷。

只是不料一波剛平,一波就起。次年,媒體又將趙世光與舞女程秀麗兒女吃飯的照片曝光,早在譚玉梅與趙世光相戀前,就已經有趙世光與舞女程秀麗生子的緋聞。


據說趙世光父親趙從衍離開時,程秀麗曾帶著孩子去靈堂認祖歸宗,趙世光還依據家譜給兩個孩子取了名字。

一時坊間流言四起,人們都在胡亂猜測何莉莉會如何應對,說這段婚姻必定會就此結束,結果還沒等何莉莉有何舉措,趙世光又與前秘書劉圓圓共進晚餐,還返回了同一住所。


媒體又就此事大做文章,何莉莉在採訪時被問及趙世光與劉圓圓的關係,只是簡單回覆這兩人只有工作上的相處,別無牽扯。

2010年趙世光進行了心臟手術,昏迷了整整兩日,搶救後雖脫離危險,但也無法自理,而被何莉莉說與其並無瓜葛的劉圓圓卻幾次在趙世光住院期間現身。


世人不禁嘲諷何莉莉愚昧無知,卻不明白她只是大智若愚。在何莉莉看來,花心是男人本性,而趙世光雖然花心,但對待她與孩子毫不吝嗇。

「他這個人心地好,對人留有餘地,毫不絕情,他最大的缺點就是花心而已。無論在精神上,物質上,趙先生對我和孩子,從來沒有惡劣過」。


在嫁給趙世光後,何莉莉一直投資於餐飲業,但因不具備經驗屢次虧本,趙世光知道何莉莉經營不善卻也從不反對。

當下趙世光病重,何莉莉首要是給未來做打算,與其和劉圓圓糾纏白白浪費時間,不如陪伴在丈夫身旁落個好名聲。


2016年趙世光因病離去,曾經的鶯鶯燕燕無一人受其眷顧,趙世光的70億財產全都留給了何莉莉,她與諸多「小三」整整四十三年的紛爭也就此結束。

結語

旁人眼中何莉莉的懦弱和隱退,只是她處理問題的方法而已,「我如果不胸襟大,我會很痛苦,所以我要學習做一個胸襟很大的女人」


而本身在何莉莉心中,能穩固「豪門太太」的身份,學著做一名大肚量的女人也不算為難。



96歲「花尼姑」不但吃肉,還風流成性,卻受到萬人追捧,還獲得國家級榮譽獎章?

如果所有人都按一個優秀範本活著,想想也挺無趣的。在我們心中的出家人應該是:剃盡三千煩惱絲,吃齋念佛度一生。也就濟公和尚留下一句: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可後面還有兩句:世人若學我,如同進魔道。而日本除了有奉行五戒的苦行僧外,還有能喝酒吃肉結婚的和尚。今天故事主角的一生,是名副其實的放蕩不羈愛自由。

甚至在世俗的眼光裡,根本稱不上一個好人。

她就是已經96歲的日本尼姑: 瀨戶內寂聽。

 


這人豈止不是正經尼姑,簡直就是一個「花尼姑」。

吃肉喝酒不說,曾經在錄電視節目時,和一位帥哥一起吃烤肉。對方問:「您牙都沒了怎麼吃肉?」瀨戶內回復道:「這肉嫩的跟你一樣,還需要用牙咬嗎?」


說的時候還不忘喝兩杯,拿對面帥哥的顏當下酒菜。看看人家這撩漢的本事,順口就來。


可就是這麼不正經,甚至讓人覺得違背戒律的尼姑,在日本卻大受歡迎。你或許會覺得,

她頂多是一個擅長行銷炒作的人,那就又錯了。


1956年她憑藉一部女同小說獲獎出道,之後因為作品女性意識過強,一度遭到日本文學界封殺。1963年再次憑藉《夏日終焉》,獲得女流文學獎。 1992年的《問花》,獲得日本文壇含金量十足的,穀崎潤一郎獎。至今已經出版了400本小說。


隨後她花費十年時間,將古書《源氏物語》翻譯為現代文。 國家為表彰她的功績,授予日本國家級,最高榮譽的文化勳章。


這下明白了吧, 這是一位貨真價實的文學大佬。

但人們對她的評價兩極分化,有人說她追求女性自由,有人罵她生活不檢點。

因為瀨戶內在出家前,真的是一位風流成性的人。


她的前半生如果完全寫出來,就是一部會被封殺的香豔章回小說。

概括為八個字: 沉迷男色,不能自拔。


自幼聰明卻也反叛的她,考上東京女子大學日語系後,喜歡上自己的老師——佐野淳,

在畢業證拿到之前,結婚證先拿到了手。那年她才19歲。


1944年,丈夫到中國北京大學教書,她便跟著在中國定居下來。日本戰敗後,兩人被遣送回國。丈夫去東京工作的時間,她出軌了丈夫的學生——木下音彥。


日本現在都是男權主義社會,更別說當時了。頭戴綠帽的佐野淳怎能受這種氣,隔三岔五對著她就是暴揍,偏偏瀨戶內也不是個平凡女子。一怒之下,老娘不伺候了,就跟著情人私奔。這在當時就是天方夜譚,可只是她彪悍人生的開篇。


私奔沒幾個月,木下就因為家裡反對,撇下瀨戶內跑了。為了糊口她開始找工作,好歹人家畢業於名牌大學日語系,最終加入了《文學者》雜誌社,開始寫文章生涯。


這期間她依然色心不改,跟許多作家都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最為出名的,是和當時的著名小說家——小杉慎吾,在一起長達8年之久,關鍵後者還是有家室的。你說這都叫什麼事兒?


不惹事兒就不叫瀨戶內,後來的某一天,她又遇到木下,那個當初一起私奔的男人,她就又把木下招入後宮。好嘛,這下不是小杉用稿費養她,她用自己的稿費養木下。


更精彩的還在後面,這個木下也不是什麼好人,拿瀨戶內給他的錢,又去外麵包養別人。 兩男兩女,大家在互不知對方存在的前提下,四人和諧地生活了一段時間。


最後瀨戶內覺得還是小年輕好看,就把小杉給踹了。結果沒多久,木下出軌的事情暴露,瀨戶內把他也給踹了。這段時間她寫完了那本《夏日終焉》,就是講這些亂如麻的故事。


也許是見過太多人模狗樣的傢伙,她後來放話稱:「安穩的家庭都是小說家編出來的,小說家本來都是品行不端的人。」為此她又遭受到一輪攻擊與封殺。


經歷了這麼多大起大落,她突然覺得一切都沒意思,感到人生空虛。最後找了家天主教堂,想著以後就當個修女,不涉紅塵。

捧著虔誠的心,然後被神父一巴掌拍碎。你想啊,她人早出名了,這些事怎麼可能瞞得住。人家拒絕她的理由就是: 你不檢點,髒。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瀨戶內轉頭就去寺院準備削髮為尼,結果被許多寺廟用同樣的理由拒絕。 之前從未覺得自己有什麼錯,

明明有那麼多男人,跟自己的行為一模一樣,可他們能被社會所接納,自己卻被萬人唾棄。


在她絕望到準備自我了斷之際,偶然遇到的一位僧人收下了她,從此法號 寂聽

她將自己修行的住所也起名為寂庵。這一年,瀨戶內已經51歲。


拋棄了兒女情長,可不意味著她放下了口舌之歡。她成為了一個瘋癲的酒肉和尚, 小事不計較,大事不糊塗。


有人質問她尼姑怎麼可以吃肉喝酒,她回答:吃的時候我會把袈裟脫下來。沒事兒去祭典領個舞,或者敷面膜,總之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


可是另一方面,她對政客不當的言論照罵不誤。對於日本犯下的滔天大罪,她從來不遮掩,

曾在佛教交流上會說: 對於日本帶來的戰爭,我非常慚愧,我要告訴年輕人事實的真相。


她講過一個親身經歷:「 日本戰敗那天,我在中國,帶著女兒在家裡躲了一晚上,當時覺得中國人即使殺了我也是應該的。可是第二天早上我開門出來,中國鄰居們對我還是很友好。


後來她幾次回到中國,走了許多地方。連巴金先生都曾對她說:「你連我們中國人都沒去過的地方都去了。」她甚至希望去世後能埋在中國。


逍遙的態度,加上曾經的種種經歷,讓越來越多的人慕名前來拜訪,收到了萬人追捧的她如今每場演講都一票難求。


她的經歷被改編為電視劇《女之一代記》,別人採訪她的看法,她說:「我遇到的男人比電視裡還多呢。」


92歲時她因為膽結石癌做了手術,自那之後口頭禪多了一句:「因為馬上就要不在了。」可是已經96歲的她依然生龍活虎。


如今的她依然在寫著小說,發著連載,上個電視,開個講座,人老心不老,跟著年輕人學各種新興事物。


偶爾還是會有人指責她的過去,她會直接承認:對,我出軌了。

爭吵一定是要兩個人才能發生的事,對於這種乾脆承認,根本不屑搭理外人評價的人,別人想吵都沒資格。


她的行為對嗎?按主流的眼光來看,豈止是不對,簡直是不知廉恥。可換個想法,

如果換成一個男人呢?同樣的事情,曾經的詩人詞人可沒少做。


講她的故事,既不是為了讚揚,也不是為了批判。因為無論外人如何說,她這一輩子已經過得風光無限,也承受了相應的報應結果。只是覺得她的經歷說明一個道理:

人不單只有一種活法,如果所有人都按一個優秀範本活著,這樣的世界真挺無趣的。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