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鳥不像反成雞!美院教授「名畫賣了360萬」被批是兒童水平  放大10倍看「鳥的眼睛」專家:神來之筆

參謀將軍「對穿腸」說:「你畫的分明是小雞吃米圖。」「哦,在小雞頭上加個光圈,不就是鳳凰了嗎。」祝枝山邊說邊用手裡的毛筆畫那個光圈。如果評選最搞笑的畫家,陳百祥飾演的祝枝山絕對是第一。


「畫鳥不像反成雞」本該是影視劇中才有的橋段,然而誰也不曾想到,這一幕會在現實生活中上演——一位美院教授把鳥畫成了雞,並為其取名「畫了只鳥」,最後該畫賣了360萬台幣。

川美教授:葉永青

Advertisements


01

這位教授叫葉永青,現在是四川美術學院的教授、畫家。早前我們可能沒有聽過他的名字,但如今在藝術圈名氣不小,這主要歸功於近年來他輾轉多個國家舉辦個人畫展。據介紹,葉永青先後在新加坡、英國、法國、美國和德國等十餘個發達國家辦過個人畫展,他也因為辦展名利雙收。畫鳥反成雞還賣360萬台幣的事,就發生在他的一次展覽中。


「畫了只鳥」就是這場展覽的名稱。展覽中葉永青的鳥畫獲得了業內外一致好評,很多人認為鳥雖然不是很像,但畫法前無古人,甚為罕見。畫展即將結束時,進入了意向買賣環節,其中有一幅很像雞的鳥畫,最終竟以360萬台幣的認購價被買走。

價值360萬台幣的鳥畫

Advertisements

認購消息一出,網路上掀起了一輪吐槽,很多網友認為畫鳥成了雞還能賣360萬台幣真是滑天下大稽,還有不少網友表示不服,認為這種畫自己每天可以畫幾十張,因為只要有幼兒園的繪畫功底就行,也有網友說葉永青就是藝術界的「馬保國」——諸如此類的批評和質疑不勝列舉。


那麼,網友的觀點是否正確呢?

02

面對網路質疑,葉永青本人自始至終未作任何解釋,不過,卻有兩位專家為他仗義執言。


Advertisements

一專家說,葉永青的鳥畫是藝術,藝術不是普通大眾能夠理解的。藝術面對的是兩種人群,即外行和內行。外行欣賞繪畫作品的時候,往往會比較畫是否足夠逼真、畫中內容是否足夠豐富多彩、繪畫程度是否足夠精細。但對於內行來說不是這樣,要看作品是否能夠傳神,能夠表達作者的個性、情懷和心境。


透過表象看到更深層次的本質,才能決定一件事物的好壞,僅從一個角度評價是不合理的。若按此論,專家的駁詞和解釋是正確的,因為我們不是專家內行,所以不能看到事物的本質無法決定好壞。

價值360萬台幣鳥畫頭部放大

Advertisements

另一位專家則說,繪畫不是說畫得像就一定好,如果只是追求像不如用照相機。動物畫最主要的是畫眼睛,因為眼睛最能傳神。葉永青的這隻鳥的眼睛畫得非常好,交叉用筆十分精細,使得眼睛自然而透著神采,也充分表現出了他在畫此畫時的心境。


相傳古有一人畫了條龍不敢畫眼睛,有人問其故,答曰:「恐飛走。」專家眼睛傳神之謂,想必就是借用這個「畫龍點睛」的傳說。沒人知道專家說的是否正確,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在專家這網友的觀點是錯誤的,或者說專家不認可網友的觀點。

謝永清的其他鳥畫

Advertisements


03

何謂普通大眾?不具備專業知識的芸芸眾生者也。何謂專家?具備專業知識的佼佼者也。一件鳥畫藝術品,普通大眾看不懂發表主觀意見,當屬正常行為,但對此專家卻一味將人分成內行與外行,而不是為其解釋和說明,所謂何故?專家不應該像老師一樣,為普通大眾解疑答惑嗎?


再者,以偏概全、以點概面的學術行為不嚴謹。一件鳥畫藝術品,不從整體到細節,亦不從細節到整體,僅看鳥的眼睛就斷定好壞,無異於盲人摸象,何談學術權威?倘若是只盲鳥該如何解釋呢?真不知道專家是怎麼想的。

謝永清的其他鳥畫

Advertisements


不過,在當下倒有一個有趣的「專家現象」值得一說。但凡一件事、一個意見、一段話,只要說是專家說的,網友定會「談虎色變」。比如,某養生專家說「不能空腹吃飯」、某武術專家說「我不敢用內力怕傷人」、某汽車專家說「不建議汽車上高速」等。對此,網友給出的評價皆驚人的一致——胡扯八道!


其實專家這個職業沒有錯,錯在一些自以為是的「專家」,站在某個領域的制高點,以為自己說的話就是權威,殊不知滿紙荒唐言、滿嘴跑火車,是他們把專家搞臭了。

事實上,專家不是不可以幽默搞笑,但明明畫的是一隻雞硬要說是神鳥,明明是醜態硬要說是藝術,幽默豈不成了忽悠,搞笑豈不成了搞怪,盡顯無知又讓人倍感無聊。對此你們怎麽看?歡迎留言討論!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