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段婚姻全破碎!《夜上海》原唱身世坎坷「14歲成名獲新生」 遭丈夫「奪財產不認兒」37歲香消玉殞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個不夜城……」民國三十六年的上海,浮華如夢,金雕玉琢。在那個黃包車的年代裡,上海的大街小巷已經被汽車所充斥,繁榮的經濟,川流不息的人群,這裡是許多人夢開始的地方,或許也是悲慘一生的起點。

撲朔迷離的身世,曾多次被騙

Advertisements

《夜上海》的原唱為周璇,她天真善良的面容再配上一副百靈鳥般的歌喉使得她在十六歲時,便紅遍了大上海的十里洋場。

找尋她生命中的記憶,曾今,她一直都將周文鼎視作自己的父親,二房鄺太太是自己的母親。她還有兩個同父異母的哥哥,一起居住在上海繁華的北京路外灘。如果不出意外,她將會在這樣幸福的大家庭中一直生活下去。可幻想越是美好,破滅時就越是難捨。

二哥告訴她:「阿爸不喜歡她,是因為你不是阿爸養的!」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這句話常常在她腦海中迴旋,使得半夜驚醒,為了解真相,她找母親求證。終於,在她的苦苦哀求下,母親告訴了她真相。

1920年8月,江蘇常州,一位蘇氏的尋常人家,誕生了一位女嬰,她長相甜美,善良可愛,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取名蘇璞,小名義官。父親畢業於金陵大學,是常州的知名教師,母親畢業於金陵女子大學,是一名護士。

Advertisements

本該享受美好童年的蘇璞在3歲時被染上惡習的舅舅騙到金壇縣王家,改名王小紅。但不久,王家家道中落,夫妻離異,她又輾轉被送到了上海周姓人家,更名周小紅,就是如今的周家。

知曉真相的周璇,內心五味雜陳,她希望能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於是去找周文鼎幫忙,不務正業的周文鼎表面上答應幫助她,實際的打算是將她拐賣到青樓換錢,若不是得到被迫幫傭養母的幫助,她以後的生活將無法想像,一代著名歌唱家已將隕落。

Advertisements

茫然、空虛、孤獨種種的負面情緒一直縈繞著她,她不知道自己來自哪裡,又將去往何處。可嘆的是,後續這樣的悲慘身世伴隨著她一生,如宿命般纏繞,剪不斷,理還亂。在她人生的最後時光裡,這件心事還是難以忘懷,時時提起自己命苦,見不到自己的生父母了。


異於常人的天賦

和悲慘的身世相比,她的工作或許是幸運的。她從小就喜歡音樂,常常跟著他人哼唱。1932年,12歲的她站在一個乾果攤前,聽到留聲機中的一首歌,便被其吸引跟著唱,她年幼空靈的嗓音夾雜著寒風飄蕩在空中,使得寒冷的上海都有了些許溫暖,引得匆忙的行人側目,當然這也吸引了當時明月歌劇社鋼琴師張錦文的注意,並邀請她加入社團。

後來,在明月歌劇社表演歌劇《野玫瑰》時,由於她精妙的表演和美妙的歌聲,社長黎錦暉送給了她一個流芳百世的名字--周璇。

Advertisements

這個名字對於身世悲慘,不知真名的她相當於重獲新生,代表著她被這個世界重新接納,這是她後半人生的開始,也是她藝術生涯的起點。

使得周璇真正「名滿上海」的是在她14歲時,上海各電台聯合舉辦的歌星比賽,周璇以50票的微弱差距惜敗給了當時一位老牌歌星白虹,但此時的周璇尚且年幼,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就連著名的作家白先勇先生都曾回憶到:「我的童年在上海度過,那時上海灘到處都在播放周璇的歌,家家『花好月圓』,戶戶『鳳凰于飛』」,這樣「如金笛沁入人心」的金嗓子,是對周璇歌聲最好的讚美,處於歌舞昇平時代的上海,周璇空靈純潔的聲音成了許多人必不可少的慰藉。

周璇不滿足音樂界的成功,在影視方面,她也天賦異稟,憑藉著《馬路天使》使得本就出名的她更加名聲大噪,鮮活的人物形象躍然呈現在銀幕上,就這樣,她成為了上海首屈一指的歌壇、影壇明星。

Advertisements


絕望的愛情

「婚姻就像一座圍城,外面的人想進去,裡面的人想出來。」出於對身世可悲可嘆的周璇,將自己人生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婚姻中,就像每個女孩都希望遇見自己的白馬王子一樣,她的渴望來的更加強烈。

她帶著這種「飛花逐月」的愛之美好嫁給了第一任丈夫嚴華,嚴華是北京人,父母很早便離去,自己獨自一人來上海打拚。兩人相似的命運,一個「有家不知」,一個「無家可歸」,本應該互相體諒,一路白頭的走下去,但似乎是周璇的天賦引來了命運的妒忌,使得身世悲慘的她,愛情也不得善終。

能歌善舞的周璇不僅沒有因為結婚而使得名氣有所降低,反而愈發受人歡迎。20歲的周璇,在這一年中完成了六部電影的拍攝,可是因為疲勞過度,使得肚子裡的孩子沒了。名氣的壓制再加上拍戲中炒的緋聞,使得嚴華被蒙蔽了雙眼,對周璇產生了猜忌。

Advertisements

在愛情裡最可怕的便是兩人的相互不信任,儘管周璇很儘力的解釋,但嚴華還是無法相信,最後,這段美好溫情的婚姻也走到了終點。離婚後,兩人一生也未在見過一面,不知在成陌路人後,他們是否想起過那些花好月圓、歲月靜好。

嚴華過後,她的第二任丈夫石揮,由於石揮婚後的負心,這段婚姻就如同新翻開的扉頁即將合上般,並沒有持續太久,在石揮模仿一段影片《飄》的告別動作中結束。

與朱懷德的婚姻才是她命中的一劫,也是她後續發病的鋪墊。朱懷德是一個商人,是一個處心積慮、唯利是圖的商人,他看中的並不是愛情,而是周璇的「身纏萬貫」。他利用周璇兩次婚姻離異的空隙,百般殷勤,悉心照顧,獲得了她的芳心,同居於香港後,便將她的財產以做生意為藉口轉移至上海,當然,朱懷德也隨著這些財產一起轉移了。

Advertisements

周璇發現端疑後,想過忘卻,但是這個時候,她發現自己懷孕了,她是多麼希望有一個自己的孩子能陪伴自己一生,因此對於這個孩子她格外珍惜,也不希望孩子沒有了父親,於是在香港便一工作一邊準備孩子的降生。

1950年,她帶著降生的孩子回到上海尋找朱懷德,但此時的朱懷德已經翻臉不認人了,竟問出:「這孩子,恐怕和你一樣,是領來的吧?」這句話深深的傷害了周璇,本就是一生遺憾的身世之謎,竟被丈夫當做笑料。於是她立刻宣布離婚,當然愛情結束了,她的金錢也被揮霍殆盡。唯一的安慰便只有那唯一的孩子了,這也是她繼續活下去的信念。

最後一次婚姻的慘敗也使得周璇患上了心理疾病,在1951年徹底爆發了。她主演的電影《和平鴿》有一個片段,情節似乎觸動了周璇,她全身顫抖,用盡全身力量哭喊起來,之後周璇住進了醫院。

在醫院治療的這段時間裡,《和平鴿》的美工唐棣一直照顧著她,我相信這是一段美好的婚姻,但唐棣卻被人指認「欺詐和非禮」等莫須有罪名,被判三年。周璇受不了刺激,在病將好之際,舊病復發,這次再也沒有痊癒過。

終於,1957年9月22日晚,飽經苦難的一代歌後周璇閉上了眼睛,與世長辭,年僅37歲,帶走了一生全部的疼痛和遺憾。

四段婚姻,四段悲劇。就像印證著「自古紅顏多薄命」這句話,本該享有溫暖家庭生活的她變成「眾裡尋親千百度,驀然回首,空無一人在此處」,本該擁有幸福婚姻的她最終也遺憾落敗,抑鬱成疾。

《夜上海》、《天涯歌女》……這些數不清的歌曲講述了上海的繁華,也記錄下了周璇的一生。


相關畫面:

影片來源:YouTube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